爆文小說網 > 偏要搶姜明珠周禮 > 第1210回 道貌岸然
    明悅這回聽明白了——谷雨喜歡過周仁。

    不,準確來說,她現在還喜歡周仁。

    聽見周若說的那后半句話,明悅忽然就聯想到了自己身上——谷雨躲著不見周仁,心態大概跟她躲著不見陳博遠差不多。

    知道谷雨喜歡周仁之后,明悅并沒有那種生氣或者是想要譴責她的念頭,聽周若的意思,谷雨喜歡周仁應該挺長時間了,起碼比她成為周仁未婚妻的時間要長——從這點上來看,就更像她和當初的陳博遠了。

    明悅想著這些事情,胸口不太舒服,她駐足在原地,很長時間都邁不開步子。

    幾分鐘之后,周仁和周若兄妹兩人交談結束,轉身要各自回去的時候,就碰上了明悅。

    明悅的狀態一看就是在這里站了挺久了,周若腦海中警鈴大作——她剛才的玩笑話不會是被聽見了吧?念及此,周若馬上開口跟明悅道歉:“嫂子,對不起,我不該跟大哥開這種玩笑。”

    “……沒關系。”明悅回過神來,對周若擠出一抹笑,“我相信你選朋友的眼光。”

    周若覺得明悅說這話是為了給她面子,她正要再道一次歉的時候,周仁開口了:“周三,你先回去吧。”

    周若朝周仁看過去,兩人視線對了幾秒,她讀懂了周仁的眼神,便不再多言,跟明悅打了聲招呼,先行離開了。

    周若回到主宅以后,院子里就只剩下了周仁和明悅兩人在,夜里的老宅十分安靜,只聽得見風聲和蛐蛐的鳴叫,和樹葉沙沙的聲響交錯在一起。

    周仁邁步往明悅面前走了一步,垂眸看著她,眼神晦暗不明,“怎么又出來了?”

    “我手機忘在主宅了。”明悅解釋了一下自己出現在這里的原因,“抱歉,本來是想上來跟你么說句話,沒想過聽你們聊天。”

    明悅的這番解釋換來的是周仁的沉默。

    他的目光一直落在她臉上打量著,看不出情緒,可是壓迫感很強,明悅感覺他可能是生氣了——最近一兩個月她才認識到,她大部分時間都猜不出周仁的想法。

    “你放心,這件事情我會直接當不知道。”明悅說,“你這種條件有人喜歡也很正常,我不會因為這個就跟你鬧。”

    為了體現自己的誠意,明悅先聲明了一下立場。

    周仁忽然笑了,“可以,你是個非常優秀的合作對象。”

    明悅還沒來得及細品這句話是褒是貶,周仁已經轉身了,“我去給你拿手機,你先回去吧。”

    “不用麻——”明悅一句話還沒說完,周仁已經大步流星離開了。

    她站在原地盯著周仁的背影看了一會兒,又想起他走之前的那句話,琢磨了半天都沒明白背后的意思,想來想去腦子疼,所幸就不想了。

    明悅回到小洋樓之后就先去洗澡了,她泡了快四十分鐘,出來的時候,發現周仁已經洗完澡在臥室的床上坐著了,他原本在低頭看手機,見她出來,便將手機放到了床頭柜上。

    周仁指了指枕頭的位置,“你手機放那兒了。”

    “謝謝。”明悅走到床邊坐下來,拿起手機開始翻看。

    她剛剛打開微信,腰就被一雙強有力的手臂纏住,緊接著,男人微涼的嘴唇便貼上了她的側頸,他的手抵在她小腹的位置,緩緩往下。

    明悅馬上便意識到了他要做什么,他太了解她的身體了,輕易幾下便弄得她發軟,手機都掉在了床上。

    “泡澡舒服么?”周仁的手指穿過她睡衣的下擺,灼熱的氣息散在她耳邊提問。

    “挺舒服的。”明悅努力讓自己的氣息聽起來平穩一些,然而她話音未落,周仁忽然冷不丁地在她腰間的癢癢肉上捏了一把,明悅立刻哆嗦了起來,曖昧地叫出了聲。

    周仁聽完之后邪氣地笑了笑,“嗯,聽出來了。”

    明悅被他調侃得臉頰漲得通紅,恨恨地咬牙擠出一句話:“……你能不能別這么下流。”

    “這是情趣。”周仁一如既往地用了這四個字來回答,手指曖昧地打圈兒,“并且我可以肯定,你也很喜歡,是不是?”

    明悅差點兒又被他撩撥得叫出來,她及時咬住了嘴唇,狠狠地朝他瞪過去——當然,狠是她自己認為的,她眼下雙頰緋紅、眼神迷離的模樣,落在周仁眼底跟催化劑沒什么區別。

    不像生氣,像欲說還休的勾引和調情。

    周仁笑著壓低聲音,重新問一遍:“喜不喜歡?”

    “你好討厭啊。”明悅攥住他的睡衣,聲音已經帶了哭腔。

    周仁:“既然我這么討厭,那……我先走?”

    他忽然松開了她,作勢要起身離開。

    兩個人睡了這么長時間,明悅還是第一次碰上這種情況,之前周仁雖然也會說這種話威逼利誘,但從來沒真的停下來過,明悅已經習慣了道,她以為他是做不到中途停下來的。

    已經到這一步了,明悅大腦有些發熱,趁他走之前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臂,她抓得很用力,白皙的手指陷入他小麥色的皮膚里,指關節都在發白。

    周仁垂眸掃了一眼,嘴唇微掀,“不是討厭么,放開。”

    “我不是那個意思。”明悅欲言又止,她雖然算不上傳統,但到底沒太多經驗,之前這件事情都是周仁在主動,有些話她也說不出口。

    可周仁這次好像完全不給她臺階,也不“慣著”她了,咄咄逼人地問:“那你是什么意思?”

    “你不是都知道嗎?”明悅反問。

    “那又怎么樣。”周仁聽出來她有些氣急敗壞了,那一瞬間,他竟然有種痛快淋漓的感覺。

    在這段關系里,他終于也看到了她的情緒。

    周仁捏住她的下巴,指腹擦著她嘴唇,“我要你親口說給我聽。”

    明悅更生氣了,張嘴就咬他的手指。

    周仁沒躲,任她咬著,循循善誘地教她,貼在她耳邊說了好幾句下流到不堪入耳的話,那些粗鄙的字眼,聽得明悅腦袋都要炸開了。

    “我之前真是……看錯你了。”明悅罵他,“道貌岸然。”

    周仁十分淡定,“不想說是么,先松開我,我去樓下睡。”

    他一邊說,一邊要拂開她的手。

    “換幾句話行不行?”明悅紅著眼睛看著他,“我說我喜歡你行么?”

    周仁的動作停住,掌心抵著她的手背。

    他垂眸深深地看著她,聲音沙啞:“你說什么?再說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