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末日崛起 > 第1867章、我喜歡這里
    “哇,哇,哇,這種感覺太爽了,我喜歡這里,我以后要呆在《坤木城》,哪里都不去了,就在這里歷練,哈哈,殺,殺,殺1在于魔獸廝殺之時大呼小叫,除了袁小猿,就沒人干得出來這種事。

    金絲大環刀綻放出一道道恐怖的刀芒,光芒閃過,魔獸紛紛倒地,一擊斃命。袁小猿殺得興起,根本不考慮后果,哪里的魔獸多,就沖向哪里,戰意之濃烈,連鄒闊海都比不上,不過,受到他的影響,所有人都變得瘋狂起來。

    在劉危安對陣法進行再次升級的時候,袁小猿閑著沒事,跟著大家一起進入陣法殺魔獸,一開始沒想那么多,等到進入了陣法,立刻發現了陣法的好處,不僅迷惑魔獸,讓魔獸的感知下降,還有壓制魔獸煞氣的能力,如此一來,魔獸的實力無形中就下降了不少,這正符合他的胃口。

    他的刀法剛猛有余,靈活不足,這個缺點,他師傅跟他說過多次,他自己也清楚,但是他就是不愿意改,他喜歡做戰場上的將軍,一往無前,出刀之后,只有兩種結果,敵人死亡,或者自己死亡,回刀防御這種事情不符合他的性格。

    被陣法壓制的魔獸,靈敏不足,袁小猿便喜歡這種硬碰硬的打法。而更加讓袁小猿驚喜的還是平安軍之中的弓箭手,箭無虛發。

    這些弓箭手,幾乎個個都是神箭手,他們很少對付魔獸,大部分是救人,《坤木城》的傷亡率那么低,主要原因便是這些神箭手的存在,這讓袁小猿徹底沒了后顧之憂,可以肆無忌憚大開殺戒。

    他甚至不去理會消耗了多少內力,人在陣法內,只要是力竭虛脫,大喊一聲‘救命’,便會有平安軍的高手出手相救,安全性基本上能得到保障,第一天,袁小猿瘋狂殺戮了接近八個小時才走出陣法休息,八個小時,他自己都不知道殺死了多少魔獸,反正就是一直殺一直殺,只要眼前還有魔獸,他就不后退,最后累得拿刀都吃力了,才不得不停止。

    走出陣法,肚子立刻咕咕咕叫,他立刻來到《魔方樓》大吃一頓,等到吃飽付錢的時候,傻眼了。

    “還要付錢嗎?多少錢?”

    昨天這一頓是劉危安請客,他一直生活在《神刀宮》,從來不需要用到錢,下山之后,也見到師兄們購物付款,但是一切大小事務,由師兄們代勞,他也沒有付錢的習慣,如果不是店小二提醒,他都走了。

    “201.8金幣,給您抹個零算200金幣1店小二道,面對這樣的大客戶,抹零是允許的。

    “這么貴?”袁小猿吃了一驚,之前師兄們付錢,他也是見過的,四個師兄弟,吃一頓,基本上不超過10金幣,這么他一個人反而吃得更多?

    “這是因為大俠您點的菜都是五級以上的魔獸,高級魔獸的價格確實要比較貴一點,還有就是《坤木城》的物價會比其他的城池貴一點點,第一次來《坤木城》的客人對此都是不了解的,不過,以大俠您的實力,掙的只會更多。”店小二對于這種質問價格貴的客人,已經見怪不怪了,幾乎每個第一次來這里的人,都會質問這個問題。

    《坤木城》的物價,確實貴。

    “我沒錢。”袁小猿小聲道,他沒有帶錢的習慣,唯一的一點錢,打造金絲大環刀的時候用了。

    “大俠出門忘記帶錢了,這不要緊,我們店里可以抵押或者典當。”店小二道。

    “我找找看有什么東西。”袁小猿在空間戒指里面找了一會兒,發現除了師傅賜予的東西,就是洗換的衣物,除此之外,空空如也,他十分心虛地問店小二:“可以賒賬嗎?”

    “大俠您說笑了,本店小本經營,概不賒賬。”店小二還是帶著微笑,態度很好,“您看,是否有什么朋友在《坤木城》,可以讓你的朋友——”

    “袁少俠,您的錢結算出來了。”便在此時,一個平安戰士走了進來,手上提著一個蛇皮編制的袋子,做工粗糙,造型難看,但是這種蛇皮袋,很能裝。

    “我的錢?”袁小猿一臉詫異,下意識接過蛇皮袋,打開一看,金光燦燦,全是金幣,怕有五六千金幣,不禁吃了一驚,“這是什么金幣?怎么回事?”

    “這是您今天殺死的魔獸,您沒有時間處理,我們平安軍就代你處理了,尸體折算成金幣,這是您的收入。”平安戰士解釋。

    “還有這種好事?”袁小猿頓時喜笑顏開。

    “一般人是沒有這種待遇的,您是城主的朋友,城主說了,您只要負責殺魔獸就可以了,其他的,我們會做好后勤工作。”平安戰士道。

    “劉危安這個朋友,交得值1袁小猿油然而生一種驕傲感。


    齊長旭、錢燕燕也是一樣享受這樣的待遇,不過,兩人的社會閱歷比袁小猿豐富,很多事情都是自己處理,并不會交給平安戰士。

    一木和尚是出家人,可是,他殺魔獸,絲毫不比其他人溫柔,他的佛光照耀,效果比傅見鱈的笛聲還好,缺點是籠罩范圍太小,一木和尚不貪財,殺死魔獸,并不需要收益,只需要平安軍管飯即可。

    他吃得很清淡,只吃素,不吃肉,不過,他對益氣湯情有獨鐘。

    ……      “聽說你身體抱恙,我過來看看,你的氣色不是太好。”劉危安炯炯的目光落在風儀情的臉上,風儀情從小處于深閨之中,吃穿住行都由丫鬟照料,所以保養得特別好,肌膚粉嫩,白里透紅,天生有一股柔弱的氣質,宛如江南水鄉養出來的大家閨秀。

    不過此刻,風儀情的臉色略顯蒼白,看不見血色,如同白紙,那種柔弱的樣子讓人生憐,又長又細的睫毛輕輕顫抖,聲音甜美依舊。

    “我沒事,可能是下雨忘記關窗,略感風寒,休息兩日便沒事了。”風儀情有些不好意思,不敢看劉危安的眼睛。

    “生病可不是小事,習武之人愈發需要注意。”劉危安把手上的濃湯放在桌子上,走了過來。

    “是不是有什么心思?想家了嗎?等我忙完這一陣,送你回去。”

    人與人之間實際上是很奇妙的,有些人,相處的時間長了,只會激發許多矛盾,而有些人,卻是日久生情,劉危安抓風儀情在身邊是當做人質,可是,長時間的相處,他早已經沒有這樣的想法,風儀情也沒有被當人質的覺悟,在平安軍,她享受著大小姐一般的待遇,唐叮咚的待遇都沒她好。

    所以,劉危安也早忘記了贖金這件事。

    “我做了一個很可怕的夢,夢見家里被仇家偷襲,死了很多人。”風儀情說起這個夢,仿佛又想起了夢境里的絕望,嬌軀不由自主顫抖起來。

    “你這是思家過度,才會胡思亂想。”劉危安啞然失笑,身上抓住了風儀情的手,她的手心有汗水,很潮水,手指頭冰涼。

    “抱歉啊,這些日子,忽略了對你的關心,我答應你,等到城池建立之后,我帶你回家。”劉危安認真地道。

    “可能是我想得太多了。”風儀情有些不好意思,劉危安的時間都是身不由己的,從見到劉危安開始,他都被各種事情找上門,幾乎沒有休息的時間,不是在生存,就是在生存的路上,很多時候,劉危安是沒有選擇。

    劉危安能做出這種承諾,她很感動。

    她也清楚,噩夢只是一個夢而已,風家是四大守護世家之一,作為這片大陸最頂級的家族,是不可能被人攻破的,偷襲或許存在,但是不管什么樣子的敵人,只要進了風家,都會被消滅的,她的擔心完全是多余的。

    在這片大陸上,只有別人擔心被風家打擊,還從未有過風家需要擔心別人打擊的事情。

    “你是第一次離開家,想念家也是正常的,每個人都會想家。”劉危安不由自主想起了地球,如果他也有家的話,應該是在地球吧。

    “害得你擔心了。”風儀情很愧疚,劉危安這么忙,還要因為她一點小事而操心。

    “根據心理專家的話,人在極度疲倦的時候,會不由自主想起一些比較思念的人或者事情,你應該是前段時間與魔獸廝殺的太累了,現在《坤木城》基本上穩定下來了,可以不用那么拼命了,大家都能放松一下。”劉危安道。

    “其實真正拼命的是戰士們,我所做的只是微不足道的一些事。”風儀情有些不好意思,她并沒有那么偉大,至少她從來沒有受過傷,不管再危急的關頭,至少都有一個神箭手盯著她,清除一些她照顧不到的風險。

    “宮家的宮申燕在城內,你要不要去見一見?”劉危安轉移了話題,同為四大守護家族,他以為兩者應該相熟。

    “其實我們四家很少走動的,我平日不出門,他們或許是知道我的,但是不認識我,而我也不認識他們。”風儀情并不愿意去與這種實在沒有交情的人見面。

    “是我了解錯了,還以為你們是親戚呢。”劉危安笑著道。

    “是有姻親關系,不過,都是利益交換。”風儀情道。

    “我明天外出,你去不去?”劉危安提出邀請,忙碌起來,風儀情就不會胡思亂想了,時間也過得比較快。

    “去1風儀情根本未加思考,脫口而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