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妙手大仙醫陳萬裏唐嫣然 > 第606章 你要補刀?

蒼家祖宅竟然在蒼元州治下的一個小鎮!

這略微有些出乎陳萬里的意料。

“我蒼家乃是武道世家,若居于鬧市,不利于族內弟子修行。

而且,來往蒼元的武者都如你一般前去拜訪,繁瑣至極。整個鎮子都是我蒼家一族,又有大陣庇佑,正好免得被打擾!”

蒼景粱哪怕做了階下囚,說起蒼家還是優越感滿滿。

“我可不是去拜訪,是去殺人的!”陳萬里冷笑一聲。

直接把蒼景粱氣得臉色鐵青。

仇墨千正好悠悠轉醒,聽到這一句,差點沒兩眼一翻又昏過去。

“陳萬里,你,你瘋了!”仇墨千憋了半天,才憋出這么一句。

在他看來,男人嘛,對女人就是小頭熱的時候,大頭跟著發熱,真遇上大事,女人如衣服,隨手可換!

像陳萬里這種,為了女人,身家性命都壓上,簡直就是瘋子!

陳萬里嘲弄的撇了撇嘴,別說是他陳萬里的女人,就是他陳萬里的一條狗,也不是旁人該伸手的!

“弄輛舒服的車來,沒問題吧?!”陳萬里扭頭問蒼明悅道。

蒼明悅面露尷尬,她在蒼家是不受重視的一支,父母都只是幫蒼家管理公司,也就比工薪階層稍微強點。

只有一輛二十來萬的代步小轎車,他們五個人坐就顯得擁擠了。

陳萬里索性讓蕭戰去租車公司租了輛奔馳商務。

在蒼元州城里,豪車倒是不少,但下面的縣鎮,這樣的豪車卻是很惹眼。

陳萬里只圖舒服,也不在意別人的眼光。

車上,陳萬里對蒼明悅道:“有話你說便是了,一路上我看你都欲言又止的!我這個人恩怨分明,對蒼家主事不爽,還不至于牽連你!”

蒼明悅俏臉微微一紅:“我蒼家有三位宗師老祖,兩位都是宗師六段圓滿的高手,他們是地隱宗的內門弟子,還有一位是御法真人。

雖然兩位老祖回地隱宗了,但是肯定也在趕回來的路上。

加上半步宗師十余人,入道真人十余人。還有內勁巔峰的武者,數十人。”

“蒼明悅,你個叛徒!”蒼景粱怒吼一聲。

卻被蕭戰一巴掌扇在嘴上。

蒼明悅抿了抿嘴,看向陳萬里,繼續說道:“蒼家這時可能也得到消息了,附近也有一些供奉蒼家的武者,他們也可能會派人支援。

我猜測十多個內勁武者,三兩個半步宗師也是有的。

你們只有兩人,你真的要去嗎?”

她對蒼家談不上什么家族情分,家族待她如敝履,但總歸是在那里長大的。

一方面,她也并不忍心蒼家被陳萬里夷為平地。

一方面,她也知道,陳萬里此行是為了救人,男人沖冠一怒為紅顏的現實版,她也不希望陳萬里出事。

她本就是善良的性子,此時也只能提醒一二。

蒼家是正兒八經的武道世家,不但家族族人大多修武,還廣收弟子門徒。

“你們蒼家人還真不少!”陳萬里搖頭。

“不過是讓我多殺幾個人,我陳萬里說踏平你蒼家,必讓你蒼家除名!”

蕭戰默默盤算了一下,三個大宗師,他頂多拉扯一個?

不行,一個都夠嗆!那幾十個半步宗師就夠他頭疼了。

陳萬里真準備一挑三?還是有什么后手?

不對,之前好像還說有個什么陶大師,那就是一挑四?

蕭戰突然感覺此行未必有陳萬里說的那么輕松,眉眼里多了一股緊張。

陳萬里倒是十分淡定,閉目開始運轉功法,一遍一遍的淬煉起了肉身。

以他現在的戰力,先天之下,應該沒有敵手!

蒼家并無成就先天的高手,他并不擔心。

只是地隱宗那邊,卻不知會不會有先天高手出現。

想到這里,陳萬里對實力的提升又升起了無限的渴望。

若成就金丹,他能施展的神通術法會上一個層次。

到時可謂一念之間,神通殺人。

施醫布道的事情,還得抓緊啊!

陳萬里默默思忖著這些。

車子上了高速一路疾馳,讓蕭戰頗為意外的是高速路上車流格外的多。

以蕭戰的經驗,這種縣級高速上,不該有這么多車。

蕭戰半路故意把車子駛入了服務站。

一進服務站,蕭戰就發現不對勁了,來往的武者似乎格外多。

雖說都不是什么高手,但絕對都是練家子。

“原以為這漢東陳大師是不敢來了,沒想到真的沖冠一怒為紅顏,不聲不響進了蒼元,滅了元家威風,還要殺上蒼家!好威風啊!”

“威風個屁,這叫壽星上吊嫌命長,上趕著送死!”

“咱們現在過去,還能看個現場的熱鬧!”

“要不要開個盤口賭一賭,陳萬里VS蒼家,勝負?”

“我怕你輸掉褲衩!”

“千里赴死為紅顏!這真特么是現代男人少有的極限浪漫了!”一個女人嘀咕句。

“屮,浪漫個吊,命都沒了,要浪漫做什么?”

“我聽聞陳大師自出江湖,還未嘗敗績!”

“是好大的威風,那幾個在元家見過陳大師的家伙,說什么都不肯跟我一起去蒼家看熱鬧,光是聽到這名字,就瑟瑟發抖。”

“聽聞陳大師才二十來歲,能如此威風,真想一睹其風采啊!”先前開口的女人又說道。

“……”

聽著幾個武者的議論,蕭戰才知道是去蒼家的事情已經傳開了。

不過陳萬里放走了那些人,傳開了倒也不意外。

但這些人能上趕著去看熱鬧,也夠讓陳萬里無語的,真是不怕死。

轉念卻也明白,想必都是來參加丹藥大會的武者,聽了消息,此行未必沒有渾水摸魚的想法。

一群人議論的火熱,眼見蕭戰,陳萬里帶著蒼明悅朝著餐廳走去。

陳萬里倒是不惹眼,但蕭戰魁梧雄壯,是橫練的功夫,一身功夫是藏不住的。

蒼明悅又格外漂亮惹眼,一走過來,好幾個武者眼神就都瞟向了她。

三人一走近,就有人跟蕭戰打招呼道:“兄弟,你不會也是去蒼家的吧?”

蕭戰點了點頭:“對啊!”

“帶女朋友一起去看熱鬧啊?不怕嚇到她嗎?”有人試探的朝著蒼明悅努嘴。

“我不是他女朋友!”蒼明悅辯解道。

“哦,原來是小白臉的老婆啊!”武者不以為然的瞟了眼陳萬里,哄笑了起來。

陳萬里倒是沒生氣,笑道:“這路上的武者,不會都是去看熱鬧的吧?不怕被殃及無辜嗎?”

“哈哈,差不多吧,你小子一看就不是練武的,不懂咱們的想法。

你問問你大哥,能一睹宗師之戰,他不眼熱啊?”說話的人朝著蕭戰方向揚起下巴,儼然以為蕭戰才是領頭的。

“外面都把漢東陳大師傳得神乎其神的,想看他栽跟頭的人,也不止一兩個啊!”有人插嘴道。

陳萬里笑了:“看來你也很希望陳大師栽跟頭嘛!”

“嗐,我不光想看他栽跟頭,還想看看有沒有機會補上一刀,真要補上刀,蒼家得送我一顆洗髓丹吧?哈哈哈哈!”

說話的家伙咧著嘴就是一頓口嗨。

蕭戰和蒼明悅嘴角直抽搐,當著正主的面,你要補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