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島上風景怡人,到處都布置的很夢幻。
姜星寧卻提不起什么興趣,對即將發生的一切,都沒有任何期待。
司夜琛一直注意著她的反應,心里難免落寞。
他溫聲問姜星寧,“怎么,不喜歡這里嗎?”
姜星寧回神,搖了搖頭,“沒有,只是坐飛機累了,有些疲憊。”
她隨口問了句,“不過,你是什么時候布置的這里呀?這個島可不小,這么短的時間,能把這里布置的這么好,怎么做到的?”
司夜琛嘴角勾了勾,意味深長道,“嗯,誰知道呢......”
姜星寧愣了下,有些納悶。
不過,她的心思也沒在這兒,所以見對方沒有多說的意思,也就沒有多問。
因為這場婚禮是假的,她沒有邀請什么人,除了家人,也就只有林溪。
婚禮定在了晚上,姜星寧沒有多少時間休息,就被安排著去化妝換婚紗。
她本來以為,就是簡單走個過場,卻不想化妝的人手眾多,婚紗也令她驚艷萬分。
當她化好妝,穿著婚紗走出化妝間的時候,意外看到了司夜琛。
“哎,你怎么沒去換婚服?”她看著男人身上的銀灰色新裝,有些納悶。
熟料,司夜琛卻說,“我今天是伴郎,怎么能穿婚服?”
這下子,姜星寧徹底懵了。
而當司夜琛將一起都告訴她了之后,她簡直震驚不已。
連日來的壓抑和痛苦,在這一刻全部都煙消云散。
她的眼中涌動著激動的淚水,眼前全是霧蒙蒙的一片。
“你是說,阿爵身上的蠱蟲,已經被引出來了,他已經沒事了?真的嗎?你沒騙我,對不對?”
司夜琛挑眉,“我怎么會騙你。”
他眼底的情緒復雜,笑容卻是發自內心的。
“星寧,去吧,賓客門都已經到了,他現在就在禮堂等你,等著你嫁給他。”
聽到這話,姜星寧再也忍不住,提著身下的婚紗,朝禮堂跑去。
當她到達禮堂門口的時候,看到了那些熟悉的親人,那熟悉的笑臉。
三小只都穿著小禮服,興奮地拍著手。
“媽咪好美哦!快快快,爹地已經等不及啦!”
秦雪和霍震霆,還有徐婉秋和霍老太太,都是一臉欣慰的笑,紛紛送上祝福。
姜星寧覺得自己仿佛在夢中。
她腳步不停,終于走進了禮堂。
禮堂的盡頭,霍寒爵一身婚服西裝,英俊倜儻的一塌糊涂。
他嘴角掛著淡淡的笑,朝姜星寧伸出了手。
“寧寧,過來。”
姜星寧眼眶一陣陣發紅,腳步慢下來,好似每一步都走的很用力。
當她的手終于放進霍寒爵的手里時,立刻被霍寒爵用力握住。
男人帥氣的臉上,是溫柔的笑,聲音也是一樣的寵溺。
“寧寧,你終于嫁給我了。”
姜星寧再也忍不住,用力點頭,淚如雨下。
外面陽光明媚,島上風景秀美。
禮堂里笑聲不斷,一對新人在眾人的祝福下,完成了神圣的儀式。
從今以后,再也沒有什么,能將他們二人分開。
永遠,都會攜手走下去......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