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厲少太野?嬌軟小妻狠狠拿捏 > 第34章 我問你,你媳婦呢?

你個臭小子,我遲早有天要被你活活氣死。”厲老爺子捂著胸口怒其不爭瞪向厲燚,眉眼里全是濃濃的失望。

厲燚斜眼一瞥選擇視而不見他失望,繼續吊兒郎當抽出支煙往嘴里叼。

然后又啪嗒一聲邪佞點燃,這才慢悠悠道,“老厲,說吧,到底出什么事了?”

聞言厲老爺子當場暴跳如雷,“你小子還有臉問我出什么事了?我問你,你媳婦呢?”

這個混賬東西,他怎么都沒想到領完證后的他越發放肆風流了,以前好歹這臭小子還只是晚上來帝尊鬼混,但現在呢,青天白日的,瞧瞧這小子……

“不知道啊,怎么了?”厲燚散漫不羈回,那淡然閑情的樣子根本沒有半點在意沈顏汐,氣得老爺子又掄起桌上東西朝他砸。

斥聲,“不知道?你個臭小子到底還有沒有心,別忘了沈丫頭可是你媳婦,自個媳婦不知道疼不知道寵就算了,你還在她被人欺負時在帝尊鬼混胡來,你你你,簡直不像話。”

“行了老厲,說重點,那豆芽菜到底干什么去了?”

“她在沈家獨自打怪獸呢,你小子要是現在過去或許還能給她收個全尸,要不然,哼,你這輩子就等著打光棍吧,不,你連打光棍的機會都沒。

因為如果那丫頭出事你個臭小子也別想茍活,別忘了你們現在不僅是夫妻,還是一體,她若有個好歹,呵呵呵,你就隨老爺子我去陰曹地府繼續花天酒地吧。”

老爺子憤怒罵咧完直接甩手離開,那氣得不輕的嶙峋背影全是嘆氣的失望。

厲燚薄唇狠狠吐了口煙,隨后幽邃犀利的眸子掠過抹晦暗不明的冷意。

打怪獸?就那女人那點三腳貓功夫?得,看來他得去沈家撈人,不然以老爺子對她的在意只怕真會動削他的心思。

“厲少,我們……”

“滾,沒看著老子有事要辦?”厲燚冷聲打斷一公子哥話,隨后邪痞將指尖香煙彈進煙灰缸,便闊步離開了。

沈家。

“沈仲良,你還是個人嗎,那是我媽的東西,你憑什么燒,還給我,你把東西都還給我。”

沈顏汐紅著眼眶看向前面接近瘋狂的沈仲良,全身氣得發抖,指甲狠狠鑲嵌進掌心嫩肉她已經沒有任何知覺。

她就這么定定看著前面那燃著明明滅滅星火的火盆,脆弱的幾乎跌倒跪地。

她沒想到沈仲良會這么瘋狂,瘋狂到當真敢燒了媽媽東西。

還有駱雪漫那個女人,她剛剛進來時就不該只是扇她耳光和扯她頭發,她應該按著她的腦袋往火盆里燒,讓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老公你看我臉被她打的,這事不能這么算了,還有你的脖子,再不給她點教訓下回她不得更放肆。”

駱雪漫陰狠著一雙眸子看著沈顏汐咬牙道,嘴里涔著毒辣的冷意。

這個小賤人,仗著她有幾分身手沖進客廳就對她和沈仲良一頓毒打,還說是為那要死不活的老太太,氣得她恨不得活扒她一層皮。

“這逆女確實放肆,是該教訓。”沈仲良這會臉也疼得厲害,所以看向沈顏汐的目光格外冷。

沈顏汐抬頭對上他寒冽瘆人的陰沉目光,嗓音嘶啞,“沈仲良,你有什么氣沖我來就好,燒我媽東西算什么。”

“沖你來是嗎,好啊逆女,今天我就讓你好好長長教訓,省得你日后目無尊長,沒大沒小。”

話落他沖駱雪漫,“你去,給我狠狠教訓那逆女幾下。”

駱雪漫得到指示,陰惻惻勾著唇角朝沈顏汐走去,此時的她臉色猙獰的就像夜半女鬼。

這小賤人不是挺能打嗎,有本事再起來打啊?哈哈哈,不敢了吧,沈仲良手上握著她母親遺物,她要是敢造次那些東西就會被燒成灰燼。

而她那么在意那些東西,哼,只怕她這會就是拿刀毀了她那張臉她也不敢反抗。

想到毀臉,駱雪漫心里突然涔出個陰狠毒辣的計謀,那就是借著教訓的借口把她臉活活抓爛。

啪。

清脆的巴掌打在沈顏汐臉上,果然如駱雪漫所想,她不敢反抗半分。

驟的她臉上笑容越加扭曲嗤聲,“小賤人,你剛剛不是挺狂的嗎,來啊,有本事還手啊。”說著又一耳光甩過去。

而自始至終沈顏汐一個字都沒說,她赤紅的眼睛只是盯著遠處那個火盆,心臟如同被冰雪覆蓋。

沈仲良不愧是她父親,因為他總是知道怎么掐住她的命門和一擊致命的地方,就比如她現在手里拿著的那張媽媽和她的合影。

“不要燒,沈仲良你不要燒。”沈顏汐看著他指尖捏著那照片往火盆送時,顧不上臉頰疼痛崩潰吼道。

一本相冊那么厚,可卻被沈仲良那個畜生燒得干干凈凈,而眼下他手里那張已經是最后一張了,如果燒成灰燼,那……

“不想我燒照片也行,只要你乖乖打電話讓厲家給我兩個億。”沈仲良涼薄冷情說道。

視線再落到駱雪漫狠揪住沈顏汐頭發的手上,他聲音沉了沉,“行了,悠著點,不管怎么說她現在也是厲少的人。”

駱雪漫卻不以為意狠狠又扇了沈顏汐臉一巴掌,聲音尖酸,“她算個屁的厲少的人,就她這不得寵的賤樣,只怕死在我們手里厲少也不見得會為她撐腰。”

沈仲良煩躁,“我管厲少會不會為她撐腰,但眼下兩個億彩禮才是大事。”說著又瞇眼看向沈顏汐,“逆女,你現在就打電話讓厲少給錢,要不然,哼,你媽的東西一樣都別想留。”

“我打,沈仲良你別燒我媽東西,我現在就打。”沈顏汐幾乎是抖著手撥的厲燚號碼。

只不過電話響了好幾聲那邊也沒人接聽,頓的她身體如至冰窖。

沈仲良見電話沒接通,陰暗的怒意再次涌至頭頂,張嘴剛要訓斥,誰知手機就叮咚一響。

而當他看到上面的轉賬信息時,他整個人興奮的幾乎沖上云霄,兩個億,兩個億竟然真的到賬了。

天哪,這幸福簡直來得不要太突然,不過剛剛厲少不是沒接這逆女電話嗎?那錢?

“厲少可能有事無法接電話,不過我已經發信息跟他說了彩……”

“原來如此。”沈仲良未等沈顏汐話完就笑呵呵打斷,他就說錢怎么會突然到賬,原來是這逆女發信息給厲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