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厲少太野?嬌軟小妻狠狠拿捏 > 第32章 老子能硬一夜,你要觀摩不?

造娃老厲你口味這么重的嗎?”厲燚聽到老爺子說造娃時直接嗤笑。

然后在老爺子還沒來得及動怒前又道,“想看我和這女人造娃你直說啊,我倒是無所謂,反正燈一關都一個樣,不過她,嘖嘖嘖,要胸沒胸要屁股沒屁股的,真是難為老子了。”

厲燚這話傷害性不大,侮辱性卻極強,聽得老爺子不禁震怒拍桌子,斥聲,“你小子說什么?再給我說一遍。”

人家都說女孩臉皮薄,沈丫頭自然也不例外,但厲燚這個臭小子呢,竟然當著人家的面說這種讓人難堪的話,看來他是當真不怕自己日后榴蓮跪到廢。

“再說兩遍也這樣,難不成她這胸還能說成D?行了吧老厲,裝瞎也該有個度。”

“你,你,你個混賬東西。”厲老爺子簡直被厲燚氣到不行,“硬吧,你就嘴硬吧,我看你能硬到什么時候。”

“老子能硬一夜,怎么樣,你要觀摩不?”

“……”

“臭小子,你就盡情的逞口舌之快吧,我倒要看看你能逞到什么時候,還有沈丫頭,這小子一身野性難馴,你真不能再這么慣著他,不然我怕他要上天了。”

沈顏汐:這這這,她已經盡量把存在感降到最低,怎么爺孫倆的戰火還是燒到她這了,這讓她怎么回。

厲燚見老爺子話都氣得要說不利索,勾唇邪痞笑道,“老厲,別太看得起她。”言外之意沈顏汐根本別想管束他。

事實也是,就他這桀驁不馴的性子,呵,除了他心里那個小丫頭,這世上誰也別想管束他。

叮叮叮,突的,厲燚話落手機響起,拿出一看見是某豪門公子哥。

他滑開,“帝尊?行,老子馬上來,給我留個嫩的,還有腰細的。”說罷他起身往外走。

后面老爺子動怒,“你個臭小子干什么,沈丫頭還在這你就……”

后話沒說完厲燚已經身影消失在了客廳,氣得老爺子猛揉太陽穴。

造孽啊,就算這小子婚后一時半會難收心,但他當著人家沈丫頭的面這般放肆是不是過分了。

還給他留嫩的,腰細的?他瘋了嗎?

沈顏汐在厲燚出去沒一會也出了客廳,后面厲老爺子看著她落寞清瘦的背影直嘆氣,“那個混賬小子,唉,他是在給自己刨坑啊。”

旁邊管家也跟著悠悠嘆了口氣,“可不是,我覺得少爺這是在玩火,不過老爺,現在怎么辦,我覺得少奶奶好像拿捏不住少爺。”

聽到這個厲老爺子氣嘆得更凝重,“那小子生性桀驁,哪能這么容易拿捏,別說沈丫頭,我跟他斗了這么多年不也拿他沒辦法,但我時日不多不能任他再這么胡鬧了,要不然我真沒臉見他奶奶,不行,看來還得想個辦法讓他上道。”

沈家。

乒乒乓乓的打砸聲從昨晚沈仲良和駱雪漫回來持續到現在。

偌大的房子更是籠罩在一片撕心裂肺的哭叫和怒罵中。

沈婧瑤拖著行李箱進來便看到客廳一片狼藉和凌亂,她瞳孔微縮,神情滯住。

本是想著給爸媽一個驚喜的,可誰曾想……

“沈仲良,你還是個人嗎,你就是個畜生,這么多年我任勞任怨為你為這個家,可你呢,好啊,竟然背著我玩女人。”

駱雪漫沒注意到門口回來的沈婧瑤,扯著尖銳的嗓子罵咧道。

一雙憤恨紅腫的眼睛因為哭了一夜關系更是像兩個大桃子般,滑稽又可笑。

沈仲良這會靠在沙發上閉目養神,宿醉的頭痛讓他整個腦袋昏沉的厲害,偏偏駱雪漫還在不停罵罵咧咧。

驟的他戾氣上身,張唇剛要怒斥駱雪漫,誰知頭一抬就看到拉著行李箱的沈婧瑤,猛的他不可置信揉眼睛。

還以為是自己喝多出現幻覺,畢竟這個時候沈婧瑤應該還在國外的。

直到沈婧瑤脆聲恬靜的一句,“爸,媽。”,沈仲良才剎的反應過來自己不是在做夢。

而駱雪漫聽到沈婧瑤喚自己,狼狽跪在地上的身體當場石化,隨后扭頭看向門口氣質清麗出塵的女兒嗚嗚嗚痛哭了起來。

“婧瑤,媽的好女兒,你終于回來了。”

“媽,出什么事了?”沈婧瑤體貼扶起地上駱雪漫,隨后又乖巧看向臉色難看的沈仲良,“爸,到底出什么事了,你和我媽怎么會吵架?還動手了?”

在沈婧瑤的記憶里沈仲良和駱雪漫鮮少吵架,更別說動手。

可這次顯然事情不簡單,因為他倆臉上都掛了彩,還都不輕。

“你自己問問你媽。”沈仲良戾聲說完直接轉身上了樓,頭本來就痛得厲害,他這會什么都不想說,只想好好睡一覺,順便再回味回味昨晚那銷魂入骨的滋味。

也是現在他才知道為什么厲燚會經常流連帝尊了,別說,那里面的姑娘,嘖嘖嘖,還真是和外頭那些不一樣。

不僅長得絕美,還胸大腰細,最重要個個還嫩,那味道又豈是駱雪漫那個老女人能比的。

“媽,到底出什么事了,你和我爸怎么鬧這樣了?”沈婧瑤在駱雪漫情緒緩和了些后,擰眉問道。

駱雪漫瞇眼,心中聚戾的恨意已經不能用言語形容,咬牙切齒,“還不是沈顏汐那個賤人,如果不是她,我和你爸怎么會這樣。”

隨后她慢慢將事情經過說出,而聽完她話的沈婧瑤整個人怔住,眼里妒忌迅速涌出,“媽你說什么?兩個億彩禮?厲家真答應了?”

天哪,她不在津城的這些日子沈顏汐到底發生了什么?本來她和厲家扯上關系就夠讓她震驚,畢竟以她的身份別說跟厲家扯上關系,就是其它次于厲家的名門她也不配。

“是,就因為厲家答應了你爸,他才會把之前在她那騙到的四百萬轉回給她,可誰曾想那小賤人最后擺了我們一道。”

駱雪漫想到這個就咬牙,她千算萬算沒算到沈顏汐竟然會拒絕厲家那兩個億彩禮。

兩個億啊,那個小賤人一句話就把她的豪門闊太夢徹底粉碎干凈了。

不僅如此,沈仲良因為這事還背叛了她,這簡直讓她比吃了只死蒼蠅還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