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厲少太野?嬌軟小妻狠狠拿捏 > 第30章 厲家就沒出過不稀罕老婆的種

餐桌上。

厲老爺子看著自個兒吃得樂滋滋的厲燚,險些氣得一口老血吐出。

“臭小子,別光顧自己吃,給你媳婦夾點菜啊。”忍無可忍他直接慍怒出聲。

聞言厲燚夾菜動作一頓,隨后舔了下后槽牙一副欠揍模樣道,“老子給她夾?她手斷了?”

“你個臭小子,照顧老婆天經地義,什么手斷不斷的,像話嗎。”厲老爺子覺得人家家里的孫子都是來報恩的,但他家這個卻是報仇。

不,說他來報仇都往小了說,因為他是來索他命。

“既然手沒斷要老子給她夾什么菜,老厲你就少操這心了,還有你廚房養的到底是哪個星球的廢物,瞧瞧這菜做的,一點味道都沒有,也虧得你有臉喊老子回來吃。”

厲燚痞壞拿著筷子攪了幾下盤里菜,然后突的啪放下沉聲說道。

那沒教沒養的樣子簡直不要太淋漓盡致,害得厲老爺子趕緊對沈顏汐笑呵呵解釋,“丫頭你別多想,這小子平時不是這樣的,雖說他紈绔桀驁了些,但該有的規矩和禮儀……”

“老厲,別洗了,我聽著都害臊。”厲燚放蕩不羈打斷老爺子話。

隨后睨向沈顏汐,吩咐,“去給老子煮碗牛肉面來,這玩意沒法吃。”

厲老爺子聽著他一副別人欠他幾百萬的語氣命令沈顏汐,當下氣得拿筷子敲厲燚頭,斥聲,“你個臭小子還真把人家丫頭當下人使喚了?還煮牛肉面,煮個毛線。

丫頭別理他,愛吃不吃,不吃就讓他餓著,總之男人就不能太慣著,否則我怕他上天,哼。”

厲燚:老厲這是幾個意思?煮碗牛肉面而已,他能上天?他還真特么瞧得起他。

“老厲,我到底是不是你親孫子?別是外頭撿的吧?”

厲老爺子哼聲,“撿的?怎么會?”

厲燚顰眉,張嘴剛要再說什么,只聽老爺子就氣死人不償命道,“垃圾桶翻的。”

驀的沈顏汐噗哧一聲笑了出來,而厲老爺子看著這丫頭終于咧嘴輕笑,這才挑眉恨鐵不成鋼瞪向厲燚。

那眼神就像在說:你個沒用的廢物,瞧,媳婦都還得我來替你哄。

厲燚:“……”

操,特么的這飯真是沒法吃了。

本來就味覺失靈,這會更好,直接被老厲氣得瞬間沒了胃口。

厲老爺子見他好像被自己氣到,心情瞬間變得大好,要知道以前他跟這小子交鋒都只有自己被氣的份。

現如今,不容易啊,沒想到這小子也有臉被氣得豬肝色的一天,哈哈哈,有意思,太有意思了。

好一會。

“你吃飽沒有?吃飽就給老子放筷子。”

厲燚在硬生生扛餓了二十分鐘后,扭頭看向沈顏汐沉著臉道。

話說這女人瘦巴巴的,胃口倒是還行,不過她是吃爽了,但他就苦了,硬生生扛餓。

“我,吃飽了,厲少有什么吩咐嗎?”沈顏汐一下忘了他未動筷的事,人畜無害問道。

驟的厲燚幽深的黑眸直勾勾盯著她,舌尖邪佞抵住腮幫,“來的路上把耳朵掉了?要不要老子去幫你撿?”

跟他玩無害,她就不怕他擰了她這腦袋?

“臭小子,你兇沈丫頭干什么,有話就說,有屁就放,還有,說人話。”厲老爺子也故意裝作不知道這臭小子心思怒聲。

厲燚也不矯情,“你倆倒是吃得夠嗨夠勁,可老子這會還餓著肚子……”

“厲少,我,我現在就去幫你煮牛肉面。”沈顏汐在他話未完時就蹭的起身,隨后焦急往廚房去了。

后面厲老爺子看她單薄的身影似被嚇壞,氣得抬手扶額,然后苦口婆心勸說厲燚,“臭小子,老婆娶回來是疼的,不是兇,你這脾氣不改,小心日后房門都沒得進。”

厲燚冷嗤,“老厲你心操多了,就她那豆芽身板,別說房門沒得進,她就是房門敞著老子也不稀罕。”

“得了吧,厲家就沒出過不稀罕老婆的種。”厲老爺子毫不客氣回懟。

突的又想到什么,賊兮兮看向厲燚,“臭小子,好好的一桌飯菜你不吃,非得讓人家沈丫頭去煮什么牛肉面,怎么,難不成現在除了那丫頭做的牛肉面,你對任何食物還是沒味覺?”

倏的厲燚胸腔一滯,呼吸摒緊。

操,真的什么事都瞞不了老厲這眼睛。

“還真被我說中了?”厲老爺子見他不回話,眉宇挑得飛高愕然道。

直到厲燚甚是煩悶從口袋抽出支煙往嘴里叼表明態度,厲老爺子瞬間就神清氣爽鉆進了廚房。

“丫頭。”

廚房里的沈顏汐正準備下面,誰知老爺子直接就拿過她手里面往垃圾桶一扔。

猛的驚得她身子一怔,“爺爺,您這是?”

什么情況?老爺子不怕餓著他孫子嗎?怎么還把面給丟垃圾桶了?她又哪里知道,老爺子接下來的話才更是炸裂她三觀。

“去,把家里所有面扔進垃圾桶,還有,以后沒有我的允許宅子里不許再添面。”

管家:“……”

沈顏汐:“……”

厲燚在餐廳等了快十分鐘都不見沈顏汐端面出來,氣得嗓音磨牙,“沈顏汐,你特么是死在廚房了嗎?”話落他怒氣沖沖往廚房去。

只是到廚房后發現哪有什么沈顏汐身影,根本就是一片空蕩。

頓的他抬手扶額,得,不用說肯定又是老厲把她帶走了,看來他是存心要讓他挨餓。

次日。

厲燚從二樓下來時老爺子已經在吃早餐。

“哎呦喂,臭小子你虛了?這臉色,嘖嘖嘖,不知道的還以為你被女人掏空了呢。”老爺子挑眉戲謔笑呵道。

厲燚卻氣得磨牙,“沈顏汐呢?讓她滾來給老子煮早餐。”

他已經二十多個小時沒吃東西了,再這么下去,腳步都快虛浮飄起來了。

話說也真是見了鬼,自打和那女人領證后,他這嘴好像格外的叼,叼到非她煮的東西不可,要不然他竟然難以下咽。

這不,特么的他餓得都快前胸貼后背了。

其實昨晚他餓到極致時不是沒嘗過閉眼胡吃,不就是嘗不出味道嗎,這有什么要緊,只要不挨餓就行。

但結果……

靠,他媽的吃什么吐什么,完全就是無法進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