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厲少太野?嬌軟小妻狠狠拿捏 > 第29章 特意過來吻你,開不開心?

“帶她回去吃飯?老厲你又玩什么陰謀論。”厲燚和老爺子斗了會嘴后聽到他說什么帶沈顏汐回厲宅吃飯的話,俊眉當下微挑淡聲道。

他才不信這吃飽沒事干的老爺子口中什么家常便飯,指不定又憋著什么壞。

“你個臭小子,吃個便飯而已,怎么就扯到陰謀論上去了,再說你小子精得像個猴似的,我就是想玩陰謀論也得你上套不是,還是說你小子沒種,不敢帶沈丫頭回來?”

“你特么才沒種。”厲燚聞言老爺子說他沒種,當場沉聲怒懟。

那頭老爺子卻失笑,“有種嗎?那你造個我看看。”

說到造孩子,厲燚瞬間警覺,勾唇,“老厲你把我和那女人騙回去不會是想現場觀摩我們造小孩吧?也不怕長針眼?”

“你個混賬東西,你爺爺我是這種人嗎?”

“那可說不定,畢竟上回你為了讓我睡她都卑鄙反鎖老子門了不是,說到上次鎖門事件,老厲,那房間窗戶不會被你叫人給悍死了吧?”

放蕩不羈的低沉聲音聽上去漫不經心的慵懶,可卻把老爺子嚇得倏然拿著杯子的手一抖。

腹誹不會吧,這小子難不成有千里眼?不然他怎么知道……

“你少給老子貧那些有的沒的,一句話,你到底帶不帶那丫頭回來吃晚飯?”

“不帶,老子一會還要去帝尊鬼混呢。”厲燚邊說邊啪嗒點煙。

斜靠在豪車面前的的身影被燈光照得越發挺拔高大,迷得路過的一些女人直犯花癡。

“你,你。”厲老爺子沒想到這混不吝的臭小子會如此直白回絕他,氣得呼吸起起伏伏。

管家見他難受趕緊拿藥上前勸撫,“老爺,您身體不好別動怒,快吃藥。”

“吃吃吃,吃個屁,你聽聽這混賬小子的話,算了,反正早死晚死都是死,我還不如早點下去見他奶奶,哼。”話落老爺子氣憤將電話掛斷。

厲燚看著黑屏了的手機,邪肆勾了勾唇角,然后痞壞將手中香煙彈進垃圾桶,便徑直去了找沈顏汐。

走廊處。

沈顏汐剛從女洗手間出來就被一只大手拽進了男洗手間,頓的她驚呼張嘴啊叫,然而她的聲音盡數被一股霸道強勢的氣息全部吞沒。

“唔,唔。”

沈顏汐感覺自己都快窒息在這抹強勢霸道的吻中了,抬頭見是一臉桀驁不馴的厲燚,她臉頰緋紅,柳眉擰起,“厲少,你怎么在這?”

“特意過來吻你,怎么樣,開不開心?”厲燚捏著她下巴,嗓音撩人又磁性。

漆黑深邃的視線落在她被自己吻得有些嬌艷欲滴的唇上,他薄唇再次覆了上去。

沈顏汐沒想到自己剛得已喘息他又深吻下來,急得慌措去推他身子,但男人這沉重的身體就跟銅墻鐵壁似的,任她怎么都推不動。

而就在沈顏汐惱怒想踩他腳時,厲燚終于松開了她,隨后邪佞摸了下她略微紅腫的唇,“準備一下,跟我回厲宅吃飯。”

驀的沈顏汐心一緊,拒絕,“厲少,不好意思,我外婆剛手術完身邊不能離人,我……”

“老子已經替你請最好的護工過來了,別矯情,嗯。”男人低沉的聲音透著不容人置喙的霸道和強硬,最后沈顏汐只能抿唇跟他回去。

車上。

厲燚隨手甩給沈顏汐一份東西,“看看,沒什么問題就簽字吧。”

沈顏汐詫異接過,臉上全是狐疑,“這是什么?”

厲燚沒回她話,而是專注開車。

沈顏汐見狀直接翻開文件看了起來,然而看著看著她嘴角不由得狠狠抽搐。

手上這份東西是一份婚后協議,當然她和厲燚領證匆忙簽份婚后協議倒是沒什么不妥,只是里面的條條框框,厲燚他……

“識字嗎?不識老子可以念給你聽。”厲燚見她看完協議沒說話,淡聲開口。

沈顏汐失笑,隨后拿起旁邊筆在最后條框里附加一條:男方也不許饞女方身子,還有無感情的婚內期間,女方除了吻拒絕一切肢體接觸,特別是夫妻義務。

寫完后礙于厲燚在開車,她細聲將自己添加的條框念出,并且念完后還對厲燚道,“厲少,如果你沒什么意義那我們就簽字吧。”

厲燚骨節分明的大手搭在方向盤上,英俊的側顏輪廓立體分明,如同上帝精心雕琢的藝術品。

只不過他那唇角邪痞勾勒的笑意,卻生生讓人有種頭皮發麻的感覺。

“不許饞你身子?豆芽菜,你人長得不美,想得到是挺美。”

沈顏汐:“……”

這男人,好好說話會死嗎?為什么要人身攻擊,還有他才是豆芽菜,他全家都是豆芽菜。

“厲少,沒人告訴你給別人取外號的行為是很不禮貌的嗎?還有你說話就說話,為什么對我人身攻擊?”沈顏汐氣怒開懟。

厲燚嗤聲,再次嘴賤道,“就你這樣還需要攻擊?武器一亮都是浪費,也不看看自己身板什么樣,前不凸后不翹,嘖嘖嘖,投胎時忘撿零件了吧?”

“你。”沈顏汐這會簡直被他氣得不行,俏麗的臉蛋全是河豚氣鼓模樣。

該死,他竟然說她忘撿零件,別以為她聽不明白他就是在內涵她胸小,可她不小啊。

“行了,少特么說廢話,簽字。”厲燚霸道開口,之后想到什么又再次補充,“放心,好歹你我夫妻一場,到時該有的補償老子絕對不會吝嗇,不過前提是你得跟老子在老厲面前演好戲,明白嗎。”

厲宅。

等了厲燚和沈顏汐許久的厲老爺子終于見到二人出現。

驀的他笑呵呵上前,“沈丫頭,快,快到爺爺身邊來。”

老爺子十分熱情招呼沈顏汐,比以往幾次都要熱情,這讓沈顏汐有些不自然,畢竟身份轉變本就讓她有些不適和尷尬。

“厲爺爺。”

“你這丫頭,叫爺爺就叫爺爺,加什么厲字,生疏了。”老爺子糾正沈顏汐話慈祥道。

厲燚卻看向沈顏汐語出驚人,“條框這么多干什么,跟我一樣直接叫他老厲就好,反正他喜歡。”

厲老爺子:怎么辦,他現在想拿掃帚把這混小子趕出宅子,不過不能趕,因為趕了誰跟他孫媳婦培養感情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