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厲少太野?嬌軟小妻狠狠拿捏 > 第28章 怎么了老厲,快和太陽肩并肩了?

晚上,沈家。

駱雪漫坐在客廳翹首以盼許久,卻始終未見沈仲良回來,驟的她再也不淡定了。

腹誹這去厲家要個彩禮未免也太久了吧,從上午要到天黑?

拿出手機,她剛要撥通沈仲良電話,誰知就一張香艷火辣的照片竄了出來。

而當她看清上面的人是沈仲良和一個身姿曼妙的女子后,她臉色剎的就變得扭曲猙獰。

好你個沈仲良,她就說怎么去要個彩禮還從天亮要到了天黑,原來他這是玩女人去了。

帝尊夜總會。

厲燚看著醉得一塌糊涂的沈仲良,英俊的臉上全是冽人的寒意,偏偏沈仲良這會還在說。

“厲少,不管怎么說那女兒我也養了二十多年,沒有功勞也有苦勞,所以這彩禮你們厲家真的不能因為那逆女的片面之詞就不給了。

而且那逆女是不當家不知道當家的苦,兩個億啊,那可不是兩百兩千,她憑什么張嘴就回絕,她問過我了嗎?

救起那老太太來她是恨不得掏心掏肺,但到我這個爸爸這里呢,那逆女就是只白眼狼。

你說我好歹也養了她這么多年吧,讓她給錢她不給,讓她想辦法借她也不給我借,如今好了,好不容易厲家那傻缺老爺子說要給沈家兩億彩禮,她要是再給我攪黃了,我,我非特么的弄死那逆女不可。”

沈仲良醉得糊涂,糊涂到面前男人他漸漸忘了是誰,且還本性赤裸裸暴露了出來,那就是他邪惡伸手往旁邊一女子隆起之處握了去。

握住后,他還言語下流,“嘿嘿嘿,真軟真大。”

咔嗒。

包廂門突然被打開,而當駱雪漫看到沈仲良一只手覆在女人那高高隆起的胸脯前時,她大腦瞬間炸裂,臉色難堪。

沈仲良?天殺的,他竟然背著她找女人?

厲燚桀驁端著酒杯搖晃手里酒,漫不經心的模樣就好像壓根沒看到沈仲良和女人幾乎擦槍走火的情景一樣。

駱雪漫看了他一眼,隨后顧不上自己對他的懼意和害怕,直接氣沖沖走到沈仲良面前。

聲音尖銳,“老公,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嗎?”

沈仲良這會醉的厲害,所以壓根聽不見駱雪漫話,不過他還是迷糊抬頭朝她看了眼。

不看還好,一看他整個人徹底炸了,因為他看到了沈顏汐。

倏的他突然起來,然后惡狠拽住駱雪漫頭發就跌撞往厲燚面前扯。

邊扯還邊道,“你這個逆女,快,快給厲少道歉,就說你之前不要彩禮的話是開玩笑的,還有,兩,兩個億不夠,你,讓厲少加,再加彩禮。”

醉酒后的沈仲良滿腦子都是錢,甚至他還看到了沈氏把厲氏碾踩腳下的情景。

驀的他情緒越加高漲,拽著駱雪漫頭發的手也更加死命用力。

疼得駱雪漫直尖銳啊叫,“老公你瘋了嗎,快松開我,我不是沈顏汐那賤人,我是雪漫啊。”

“老公你清醒點,你好好看清楚我是誰,我……疼,你快放手。”

駱雪漫還是頭一次被沈仲良這樣粗暴揪住頭發,痛得她眼淚當場就一串串掉了下來。

可惜沈仲良根本看不見,他只是借著酒勁蠻橫用力把她往厲燚身邊拽。

然后諂媚對厲燚,“厲少,這逆女來了,所以你看那彩禮是不是該給我了,你也放心,只要彩禮到手,我絕對把這丫頭洗白白送你床上。”

“送我床上?”厲燚勾唇重復他話,幽邃的眸子淡冷睨向醉得連人都分不清的沈仲良,他挺拔修長的身姿越發慵懶靠在沙發上,渾身放蕩不羈。

“對對對,送你床上。”沈仲良迷糊聽見他應聲,知道他定然是對送床上幾個字生了興趣,于是開始猴急表態撕扯駱雪漫衣服,一邊扯還一邊氣喘吁吁解釋。

“厲少有所不知,我這逆女自小到大一身反骨,不過你放心,今天我一定把她扒拉干凈送您享用,只是那錢嘛。”

“好說。”低沉的聲音從厲燚那張性感到不行的薄唇道出,頓時令幾乎被酒精麻痹意識的沈仲良亢奮。

驀的他開始發了瘋去扯駱雪漫衣服,而駱雪漫察覺到這男人當真瘋了一樣撕她衣服時,她徹底憤怒了。

揚手一個耳光朝他打去,她還不堪重辱拉住自己衣服咆哮,“沈仲良你看清我是誰,駱雪漫,我是駱雪漫,我不是沈顏汐那個賤人,我是你老婆,你老婆啊。”

駱雪漫聲嘶力竭大吼,情緒幾乎崩潰的她更是嚎啕大哭了起來。

曾幾何時她受過今天這種難堪,還是沈仲良給的,這簡直比打她臉還難受。

“雪、漫?”沈仲良有瞬間被吼醒,但也只是瞬間。

厲燚見他們狗咬狗的戲碼快開演,起身拍了拍自己衣服,便單手插兜離開了包廂。

整個高大的背影給人一股冷峻死寂的氣息,卻又透著股逗弄狗的凜冽寒冷。

“把門給我鎖死了,讓他們好好咬。”

出了包廂,厲燚勾唇沖保鏢吩咐,隨后大步流星離開了帝尊。

話說這身上又有點癢了,所以該死的,他得去找那女人解咒語,不過看在她外婆今天手術的份上……

算了,他親自過去找她吧。

醫院。

厲燚的車剛停下老爺子電話就打了進來,他滑開,聲音慵懶,“怎么了老厲,快和太陽肩并肩了?電話打這么勤?”

那邊先是一頓,隨后反應過來他說的和太陽肩并肩意思,怒聲大罵,“你個大逆不道的臭小子找死嗎,我你也敢咒?我問你,你真把沈仲良帶帝尊那地方鬼混去了?不怕沈丫頭記恨你?”

“記恨我什么?恐怕她謝我都來不及吧。”

“謝你?”老爺子被他說得一臉懵,張嘴剛要問。

厲燚低沉不羈的聲音又再次道,“當然,因為她爹射小蝌蚪了,她很快能當姐姐。”

厲老爺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