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厲少太野?嬌軟小妻狠狠拿捏 > 第27章 男人至死是少年,老厲來啊,一起玩

老厲放心,疼女人這種事不用你教,我比你在行,而且我保證,我一定把那女人疼得死去活來。”厲燚吊兒郎當勾唇說道。

英俊的臉上這會全是邪痞的壞壞笑意,看得老爺子太陽穴直突突跳,“臭小子,沈丫頭可不是帝尊那些女人,你少拿對付她們的招數對她,還有,她不是女人,她是……”

“不是女人是什么?男人?人妖。”厲燚打斷他話,隨后抽出支煙咔嗒點燃,那漫不經心的模樣哪里是在聽他說教,分明就是氣他。

厲老爺子這會也著實被這臭小子氣得不輕,揉了揉發脹的眉心。

他耐著性子,“爺爺想說的是沈丫頭不是其它女人,她是你媳婦,媳婦媳婦,知道什么意思嗎?不知道爺爺……”

“知道,就是老子日后合理合法的睡覺對象,還不用躲不用藏不怕被抓的那種,最重要,老子可以隨時隨地的、睡她。”

厲老爺子:“……”

臥槽,繃不住,他實在繃不住了,于是哐當一聲,他操起桌上杯子就朝厲燚砸去。

怒道,“你個臭小子,我警告你,如果你敢在沈丫頭面前說這種侮辱人的話,我就。”

“就什么?再摔一次玩我?”厲燚嗤聲反譏。

老爺子卻冷哼一副不知悔改模樣,“怪我嘍?要不是你小子混世不羈不成家我至于這么干嘛,再說沈丫頭是你命定的良人我又沒牽錯線。”

“命定個屁,你根本都不知道老子喜歡什么樣的就瞎逼逼亂牽。”

“你,你……”厲老爺子氣得直捂胸口,旁邊管家見狀趕緊遞藥。

厲燚斜眼睨著老爺子把藥服下后,舔了下腮幫這才散漫不羈從沙發上起身,口氣狂佞,“還有事嗎?沒事老子去帝尊泡妞了。”

話落不等老爺子開口他直接邁腿往外走。

后面厲老爺子見他要離開,怒聲阻止,“臭小子,你現在可是有家室的人,以后那種地方不準再……”

“老爺,少爺,門口有位自稱沈老爺的人求見,他說是少爺老丈人。”

突的,就在厲燚準備出客廳時,一身影急匆匆的傭人來報。

剎的厲老爺子起身,聲音渾厚,“他肯定是為兩個億彩禮之事而來,臭小子,你隨我去看看。”

厲燚沒說話,不過在老爺子快要走到他身邊時,他突然伸手一把攥住老爺子手臂。

然后一副十分欠揍的表情,“去什么去,就你現在這身體去給人當靶子嗎?滾樓上休息,老子去處理。”說完他將人甩向管家闊步出去。

厲家院外。

沈仲良遠遠瞥著身影修長,臉色冷峻不羈的厲燚出來,驚得直咽口水,他也不知道為何會懼怕他,反正就是出于本能和下意識。

“厲少,不好意思,冒昧過來,還請見諒。”沈仲良卑躬屈膝說道,話語間也透著分外的小心翼翼。

厲燚斜眼掃他,隨后嗓音低沉清冽,“我這人不喜歡站著談事,怎么樣,隨我去帝尊坐坐?”

“這?帝尊?”沈仲良對于厲燚的風評不是沒有耳聞,當然那地方也是整個津城男人夢寐以求想去的地方,他也不例外。

不過怎么說他現在的身份也是他老丈人,所以該做的樣子還是得做到。

“嗯,走吧沈老爺,費用我全包。”厲燚將他眼底心思收盡眼底,唇角勾了勾,他帶著他直接上車。

二樓窗戶邊。

厲老爺子看著那小子三言兩語就把人領上車,急得直拿出手機撥電話。

“臭小子,你不是說你處理嗎?這就是你的處理方式?還有你把人領上車準備往哪帶?別是想滅人口吧?”

關于沈仲良什么德行厲老爺子已知道,所以他是一點都不反對厲燚收拾他,但涉及到法紀之事他還是擔心這臭小子行事沖動。

不過,呵呵呵,他愿意收拾沈仲良是不是代表他心里是在意沈丫頭的?

“帝尊,你要一起嗎?”懶懶散散的聲音從手機傳出,厲老爺子瞬間炸毛,“啥?你要把人往哪……”

嘟嘟嘟。

老爺子話未完厲燚直接掐了電話,而正在他氣得憤憤咒罵那臭小子時,叮咚一條信息竄了進來。

是厲燚發的,內容是:‘沒有什么事是女人解決不了的,所以老厲你來不,我給你留最嫩最好的。’

厲老爺子看完信息臉直接氣成了豬肝色:“……”

最嫩最好的?什么個鬼?他都這把年紀了這臭小子,找抽?

哪知厲燚就像是知道他想法,又一條信息竄進:‘男人至死是少年,老厲來啊,一起玩。’

誰人能懂厲老爺子這會扛五十米大刀去砍了那臭小子的心都有,還一起玩?一起他個混賬玩意,簡直豈有此理。

帝尊夜總會。

厲燚和沈仲良進包廂時里面已經站了兩個身著清涼的美女。

二人見到厲燚,眸子瞬間爍亮,隨后一女人聲音嗲嗲出聲,“厲少,人家等你好……”

女人的話沒說完便戛然而止,抬眸一看是厲燚扣住了她剛剛不安分想摸他胸膛的手。

接著是他如鬼魅一樣冽人的邪肆聲音充斥出來,“看來你這手甚是多余,那行,老子幫你。”說完咔嗒一聲女人細腕被折斷。

頓的慘叫聲在包廂發出,毛骨悚然。

沈仲良這會嚇得有些身體發顫,可思及怎么說自己也是他老丈人,他心里底氣又硬了幾分。

暗想別說他和他還沒仇沒怨,就算有仇怨他也不敢對他下這種狠手,畢竟他是沈顏汐父親,再說嫁女得彩禮天經地義不是。

“再挑個有眼力勁的女人過來,記住,老子要識趣的。”

帝尊經理接到厲燚電話魂都快嚇沒了,反復確認電話確實是厲燚打的后,他一刻都不敢耽擱去了挑人。

并且怕那尊大佛怪罪,挑好后他還親自送去了厲燚所在的包廂,當然他順便也想看看自己千交萬代的那不識趣女人到底怎么得罪厲燚了。

咔嗒。

包廂門在預料之中打開。

“厲少。”經理恭敬彎腰。

厲燚散漫抬手,隨后示意他把女人安排到沈仲良邊上。

經理可是很有眼力勁的,這不收到指示他一刻都不敢停頓,立即把女人帶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