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厲少太野?嬌軟小妻狠狠拿捏 > 第26章 你和厲少還沒上過床吧?

R醫院。

手術室。

沈顏汐不停在外面焦急徘徊踱步,由于老太太這次突然轉院又沒得到良好治療的關系,她的病情突然惡化到不得不趕緊進行手術的地步。

沈仲良聞言老太太在手術當下皺了皺眉,特別是聽說沈顏汐把身上的錢都繳費至老太太醫療賬戶后,他心隱隱涔出了不安,但不安在哪里又說不上來。

不行,看來他還得找找那逆女。

話說她要怎么對那老太太盡孝他管不著,不過兩個億彩禮,哼,他是她父親,她必須交出來。

算算時間,她現在和厲少應該已經領證了,而且說不定她已經拿到厲家兩個億彩禮了,所以……

“顏汐,你外婆怎么樣了?”

沈仲良過來故意露出副關心模樣問道,但沈顏汐卻覺得惡心,還甚是紅腫的眼眶狠剜了他一眼,她沒有半點要搭理他的意思。

沈仲良見她如此對自己,眉眼一股濃濃的嫌棄溢出,心想等兩個億彩禮到手后,看他怎么收拾這逆女。

“問你話沒聽到嗎,你外婆怎么樣了?”沈仲良再次重復。

“顏……”

“沈仲良,你現在最好別來煩我,否則我真不知道自己會做出什么事來。”

沈顏汐的隱忍已經快到極限,抬頭看著遲遲未滅的手術室燈,她覺得身體好像在一點點被人掏空。

偏偏這時沈仲良還在她耳邊不停聒噪,最重要這份聒噪還虛假到不行。

她想,如果這個冷血自私的男人再這樣在她耳朵聒噪下去,別說別人套麻袋揍他,恐怕她也忍不了了。

“你什么態度,我是你爸爸。”沈仲良知道這逆女一身反骨,卻依舊姿態高傲斥道,仿佛爸爸這個頭銜就能碾壓沈顏汐所有。

沈顏汐不想在外婆手術的時候跟他爭吵,所以盡可能壓低存在感。

一雙蓄滿淚水的眸子就這么無助盯著那扇緊閉的手術室門,心如同在油鍋煎熬。

一分鐘,十分鐘,時間一點點流逝。

沈仲良見沈顏汐視他如空氣,氣得雙手叉腰斥聲,“你這個逆女,若不是因為厲家兩個億彩禮,你以為我愿意來搭理你嗎,我問你,那兩個億彩禮你是不是收進囊中了?”

此時沈仲良認定錢就是被沈顏汐得了,要不然他覺得堂堂厲氏老爺子不可能出爾反爾,在這逆女和厲少領證這么久后還沒與他聯系。

而一想到沈顏汐獨自一人將那筆不菲錢財收進腰包,他就恨不得直接上手去搶,也只可惜現在老太太在動手術,不然他不介意用她再拿捏一次沈顏汐。

“逆女,我跟你說話你沒聽到嗎?還是啞了不知道吱個聲?厲家彩禮你到底收沒收?如果收了最好趕緊給我拿出來,否則……”

“否則如何?”沈顏汐突然打斷他話直勾勾看著他,眸里的滿腔恨意簡直不要太明顯。

沈仲良對上她染著濕潤和腥紅的眸子,心底沒有一絲心疼,瞇眼道,“否則就永遠別回沈家,我沈仲良就當沒你這個女兒。”

“你什么時候當有過我這個女兒?”沈顏汐咄咄逼人問。

沈仲良瞬間眸色就陰沉了下來,“這么說你當真收了厲家那兩個億彩禮?”

他就說為什么厲家到現在還沒跟他聯系,原來這錢被這逆女得了,該死的,怎么辦,他現在想硬搶。

“你以為我像你這么貪得無厭?實話告訴你吧,厲家的兩個億彩禮我回絕了,而你一分也別想得到。”

驟的沈仲良腦袋像是被雷劈中怔了一下,隨后他面目猙獰看向沈顏汐,“逆女你說什么?回絕了彩禮?誰允許你這么做的?”

“早在我媽離開時你不是說過沈家沒我這個女兒嗎,既然沒有還想拿我賣錢,沈仲良,你是當我蠢還是傻,別說錢沒有,就算有,只要我沈顏汐活著一天你就休想得到半分,因為你不配。”

“我怎么不配,我是你爸爸。”沈仲良拔高音量怒道。

沈顏汐卻冷笑,“爸爸?這兩個字你還真是好意思說,你也不想想自己這些年都干了些什么喪盡天良的事。

這樣,遠的你記不住,近的總有印象,就比如現在的外婆,需要我提醒下你她為什么不得不立即動手術的原因嗎?”

“一個強弩之末的老太太,她動不動手術跟我有什么關系,逆女,你別想轉移兩億彩禮話題,我告訴你,這件事你必須給我個交待,要不然我就親自去厲宅鬧。

我還就不信了,他厲少娶了我含辛茹苦養大的女兒還想一分錢不給,天底下哪有這么好的事。”

沈顏汐簡直被眼前這種厚顏無恥的人氣笑,還含辛茹苦?虧得他好意思說出口。

他莫不是忘了媽媽去世后都是外婆在帶的她,而他,呵,領著他的小三和私生女堂而皇之登堂入室,全然不顧年幼的她有沒有從失去媽媽的痛苦中晃過神來。

“行啊,你要是不怕厲少弄死你,你盡管去要。”沈顏汐嗆人開口。

沈仲良氣得手指攥緊,“他敢,嫁女收彩禮天經地義,再說這本來就是厲老爺子答應我的事。”

“那你還愣著干什么?現在去厲宅要啊,厲少混世不羈不好說話,但厲老爺子好說啊。”

“你以為我不敢?哼,我現在就去,你給我等著。”沈仲良說完轉身要走,突的又想到什么,回頭賤兮兮問沈顏汐,“你和厲少還沒上過床吧?”

這個逆女,要是被厲少睡過他可就沒底氣再談了,不過應該沒有,畢竟她們這證領得匆忙。

加上之前也沒聽說她和厲少有過接觸,所以呵呵,兩個億的彩禮他勢必要想辦法弄到手。

厲宅。

“我說你這個臭小子,證都已經領了就該學著好好疼老婆了,我不管過去你怎么風流愛玩,但現在起你必須給我把心收回來知道嗎。”

厲老爺子一邊喝茶,一邊嚴肅說著渾身放蕩不羈且雙腿交疊在茶幾上的厲燚,臉色慍怒。

話說這個混不吝的臭小子真是要氣死他嗎,看看他現在這德行?他在這頭喝茶,他就在那頭雙腿放肆交疊茶幾上?成何體統。

還有那修長高大的身體,懶散斜靠在沙發上就跟沒骨頭似的,這還不是重點,重點這臭小子領口……

啪嗒。

老爺子剛想斥責他把衣服穿好,誰知狂佞桀驁的某人就又一次粗魯啪嗒繃掉了兩粒扣子。

并且動作狂肆野性,又透著難訓的反骨邪佞。

厲老爺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