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厲少太野?嬌軟小妻狠狠拿捏 > 第25章 兩個億彩禮你到底還想不想要了?

沈家沈顏汐過來沒看到駱雪漫,她隨手拉住一個傭人,“駱雪漫呢?”

沈仲良明明說她在這里等她的,但現在她人來了她卻不在,難不成那兩個惡心的人又跟她玩什么把戲?

“我,我不知道,太太她,她沒回來啊。”傭人這會有些緊張,說話磕磕巴巴的。

剎的沈顏汐心里突然涌出抹不安,松開傭人,她直接撥通沈仲良電話。

語氣夾著慍怒冰冷,“厲家那兩個億彩禮你到底還想不想要了?”

接到電話的沈仲良先是一愣,隨后皺眉,“怎么了?你駱姨沒帶你去找老太太?”

沈顏汐怒意不減,嗤聲,“我人已經在沈家了,但傭人說她沒回。”

“怎么可能,我明明早就讓她過去了的,你先別急,我這就打電話問問她在哪。”

沈仲良滿腦子都是兩個億彩禮,所以對老太太的事自然是上心。

不過這會他也奇怪駱雪漫那女人搞什么鬼,明明他讓她回家時就千交萬代這個節骨眼上別再給他出茬子,可她人呢?

沈顏汐氣憤掛了電話,然后側臉環視了下這處自己熟悉又陌生的地方,心里寒涼涌出。

“大小姐。”

突然,一道細小的聲音響起。

沈顏汐扭頭,見是沈家老人吳嬸,她聲音不似剛剛那么冰冷尖銳,“吳嬸你……”

“噓,大小姐跟我來。”吳嬸沒等她說完直接沖她做了個噓的手勢,隨后謹慎翼翼帶著她往前走。

沈顏汐不知道吳嬸要帶她去哪,邁著碎步跟上。

直到兩人來到一扇陳舊的房門面前,吳嬸這才眸眶濕潤對她道,“大小姐,快去救你外婆吧。”

頓的沈顏汐轟隆一聲,救?吳嬸嘴里說的是救,難道外婆她?

地下室。

駱雪漫看著身上全是污穢且躺在地上的老太太,滿眼嫌棄。

“我說你們幾個到底怎么回事?這么個廢物老太婆都看不好,我養你們還有何用,要不是我來得快,老太婆這就計謀得逞了。”

駱雪漫看著老太太劃傷的手腕,聲音陰毒罵著旁邊站著的兩傭人和醫生,氣得整張臉都扭曲猙獰。

話說要是之前這老太婆怎么個死法她壓根不會管,但現在不行。

眼看沈顏汐那小賤人的兩個億彩禮她們馬上能得手,所以這個時候老太婆絕對不能有事。

“夫人,對不起,我們,我們也沒想到老太太會突然尋短。”傭人這會戰戰兢兢。

她確實沒想到老太太會突然尋短,畢竟這些年她一直都好好的不是。

可她不知,她的好好的那是因為在醫院,加上沈顏汐時不時的細心照顧和陪伴,老太太于心不忍讓那丫頭傷心難過。

但現在不一樣了,打從沈仲良把她突然從醫院帶出來她就意識到了什么,畢竟沈仲良什么德行她早已知道。

“行了,那小賤人馬上就要過來了,你們趕緊把她身上的污穢和血漬處理好,可別給我惹……”

“外婆。”

突的,就在她話都沒說完時,后面沈顏汐慌亂的聲音便響了起來,再然后她飛奔噔噔噔的沖下了地下室。

而看到那個蕭瑟嶙峋躺在地上的身影,她瞬間破防,眼淚嘩啦一落就失聲哽咽,“外婆,外婆你怎么樣了,你,你別嚇我,外婆你說話,我是顏顏,我是顏顏啊。”

老太太這會很虛弱,眼睛也是閉著的,不過她顫抖的手指和眼睫毛讓心幾乎提到嗓子口的沈顏汐終于松了一口氣。

拿出手機,她迅速撥通醫院急救電話。

打完電話后,她兩只纖細的手臂還緊緊抱著渾身污穢和血漬的老太太,心猶如被人丟在絞肉機里一樣,血肉模糊。

外婆的身體很冷,冷得她恨不得把自己身上所有溫度都鍍過去。

怎么辦,怎么辦,外婆現在情況不太好,她會不會……

“沈顏汐,你瞪我干什么,這,這可怪不得我們照顧不周,是老太婆自己要尋短的。”駱雪漫見她嗜紅著一雙眼睛瞪自己,心里有些慌張說道。

她這會也是懊惱到不行,誰能想到一個半死不活的老太太竟然還能從病床上滾下來然后砸裂碗碟割腕呢,也好在是她來得快,否則這死老太婆怕還真一命嗚呼了。

“怪不得我找遍了津城所有大小醫院都找不到你們藏外婆的地方,原來你們……”

沈顏汐怎么都沒想到他們會將原本身體孱弱靠氧氣續命的外婆,藏在這種潮濕昏暗的地下室,且還把人照顧成這樣。

駱雪漫冷嗤,“這能怪我們嗎?要怪就怪你自己太不自量力,如果不是你傲骨錚錚跟你爸把事鬧成這樣,老太太會遭這份罪?沈顏汐,這都是你自找的。

我早說過你是沈家一份子,凡事別做得太絕,可你呢,有錢的第一時間不想著幫襯你爸爸度過這次公司難關,反而是給這半死不活的老太婆續交手術費。”

駱雪漫強詞奪理說著,心里雖然心虛,但嘴上的話卻一點都不客氣,就恨不得把老太太現在這情況跟她摘干撇凈。

沈顏汐看著她陰暗狠辣的嘴臉,氣得全身發抖,一雙充斥著嗜血腥紅的眸子就這么死死看著她,如同看個死人般。

駱雪漫被她看得頭皮發麻,暗暗朝醫生使了個眼色,她又趾高氣揚道,“你這個小賤人還瞪,真以為你爸爸不在這我就管不了你了是吧,還有你還真是個養不熟的白眼狼,也不看看是誰冒死幫你把這老太婆的命給拉回來的,你……”

“駱雪漫,今天之事我絕對不會這么算了,等著,你和沈仲良都給我好好等著。”

沈顏汐這會抱著老太太虛弱的身體什么都做不了,除了看死人一樣看向駱雪漫,她連想給她一巴掌的能力都做不到。

但沒人知道她心里對沈仲良二人的仇恨種子又再次加深了一分,平日里他們怎么對她她都可以無所謂,可他們將對她的怒意牽到外婆身上就是不行。

何況外婆這些年本就受盡病痛的折磨,而他們那兩個狼心狗肺的東西還要拿她來利用自己。

真的,如果老天有眼,她真希望它現在就將這兩人帶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