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厲少太野?嬌軟小妻狠狠拿捏 > 第24章 玩你怎么了?有能耐你咬我啊

結,結婚,證。”厲老爺子見厲燚沒有半點反應,反倒犀利的黑眸如X光一般在他身上看時,他另只垂在床沿邊上的手都不禁微微顫抖。

暗想這臭小子不會是發現什么了吧,要不然他這眼睛上下X光般朝他掃射是什么意思?

“老厲,前后不到十分鐘時間你讓我上哪去給你弄結婚證?”厲燚啞著聲音對老爺子說道。

一雙漆黑分明的眸子直勾勾對上老爺子那雙恍惚又透著幾分渙散的眼睛,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厲老爺子見勢不對,顫顫巍巍抬起手,“去,去辦。”

話落他還假裝十分痛苦再次吐了一口鮮血,驚得旁邊管家裝哭的臉都頓了一下。

怎么回事?老爺他怎么口里還有血吐出?不過這逼真的效果……

“好,我現在去辦,不過老厲我告訴你,你最好把這口氣給吊好了,要不然老子不介意前腳紅本,后腳綠本。”說完厲燚直接離開了手術室。

后面。

厲老爺子見這小子終于離開,這才抽紙巾邊擦自己嘴角鮮血,邊看向管家問,“那臭小子剛剛什么意思?什么前腳紅本后腳綠本?”

“老爺,少爺的意思是他可以前腳辦結婚證,也可以后腳辦離婚證,總之您不能有意外,否則他就……唉。”

“離婚?”厲老爺子聽完這話直接沒忍住呵呵笑了出來,緊接著他便拿出手機撥通一個號碼。

“我家臭小子和孫媳婦現在來領證了,你吩咐下去,讓里面的人手腳都麻利點幫他們趕緊辦好,最后,證辦好你趕緊帶著你的員工出門去躲躲。”

對方:“……”

什么情況?躲?

直到老爺子再次凝重出聲,“因為那小子很有可能前腳紅本,后腳綠本,不過我丑話擱在這,紅本你們可以給他辦,但綠本,哼,誰敢不經我同意給那小子辦我定拿他是問。”

話落不等對方開口老爺子直接掛斷電話。

民政局門口。

厲燚到的時候沈顏汐已經在那了。

兩人四目相視,彼此都藏著自己憂慮的心思。

“愣著干什么?進去。”厲燚走上臺階,沉聲命令。

沈顏汐卻顯得有些慌亂,“等等厲少,領證前我能不能……”

“這個時候還跟老子講條件?難不成老厲虧待你厲家了?女人,別不識好歹,勸你見好就收,否則婚后老子弄死你。”

厲燚以為沈顏汐又是要訛錢,臉色分外不悅,腦海閃過厲老爺子那全身是血躺在手術室,卻死犟著不肯做手術的樣子,他心里悶悶的。

于是伸手,他粗魯拽住沈顏汐手腕就往里面拖,而沈顏汐雖說有些怕他,可骨子里卻有些反骨。

一把甩開他后,她清澈的視線灼灼坦然看向他道,“厲少,領證前我想跟厲爺爺打個電話。”

聞言厲燚耐心盡失,譏諷,“說吧,還想加多少?老子可以給你。”

在厲燚眼里沈顏汐現在的電話無非就是錢,其實也是,女人嘛,這個時候不訛一筆還等什么時候,等他持證把她睡了?

沈顏汐沒有回厲燚話,可俏麗的一張臉蛋卻透著倔強,最后厲燚拿她沒辦法。

掏出手機撥通老爺子電話,他直接將手機甩向她,俊臉微微涔著不耐煩。

操,特么的真是見鬼了,他竟然會妥協她?

那邊厲老爺看到是他來電,嚇得吃水果的手都一頓,然后緩緩滑開裝出一副虛弱樣子出聲,“喂,臭,臭小子。”

“厲爺爺,是我。”

清脆的聲音撞進老爺子耳畔,他頓的瞠目結舌詫異,“沈丫頭,怎么是你?”

該死的,厲燚那個臭小子到底在搞什么鬼,為什么沈丫頭會拿他手機打他電話?

“厲爺爺,我找您有點事,就是……”沈顏汐這會心系外婆安危,所以也盡量長話短說表達自己意思。

然而聽完她話的厲老爺子卻渾身一個激靈怔住,皺眉,“丫頭這怎么行,不給彩禮會委屈到你的,再說這自古女子婚嫁哪有男方不給彩禮的,要不這樣,我少給點你爸……”

“厲爺爺,這是我和厲少領證唯一的要求,還希望你能答應。”沈顏汐話十分堅決。

厲老爺子卻為難了,嘆了聲氣,張嘴剛要虛弱說什么,那頭電話就被人奪了,接著啪的掐斷。

驀的他氣得胸膛起起伏伏,不用說,肯定又是那個混世不羈的臭小子掐的電話。

“不就是一分彩禮不要嗎,行,滿足你,這點事老子還是做得了主的。”說完厲燚直接拽著沈顏汐拖去了辦證窗口。

幾分鐘后。

拿到結婚證的厲燚直接大步流星離開了民政局,沈顏汐則打電話給沈仲良,“我和厲少已經領證了,現在可以帶我去找外婆了嗎?”

那邊沈仲良一聽,頓的貪婪呵呵笑了兩聲,大腦更是早已被兩個億砸得暈頭轉向,“你駱姨在家里等你了,你過去吧。”說完他直接掛斷電話。

沈顏汐也沒有耽擱,收起手機第一時間打車去了沈家。

***

醫院。

厲燚把新鮮出爐的紅本本亮到渾身是血,氣若游絲的厲老爺子面前,聲音猶如冬日寒霜,“如何,現在可以手術了?”

這老厲,有時候任性起來簡直就是個孩子,還非得哄。

“拿,拿近點。”老爺子看著他骨節分明手指揚著的那本紅本本,心已經樂開了花。

不過這臭小子詭計多端,他還得確認最后一步,那就是看看上面有沒有婚姻登記專用章,并且他還要確認真偽。

厲燚像是一秒看穿老爺子心思,徑直把紅本本翻到蓋有印章的地方遞向他,語氣調侃不羈,“喏,睜大你的鈦合金狗眼好好看清楚上面印……”

“你才狗眼,你小子全家都是狗眼。”老爺子被他氣得怒氣一斥,隨后就這么堂而皇之在厲燚眼前直接坐起了身子。

而厲燚見他硬朗撐坐起身,突的俊臉一抹鋒利寒光閃過,“老厲,你玩我呢?”

老爺子哼唧,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奪過他手上結婚證往褲腰里一塞,語氣傲嬌,“玩你怎么了?有能耐你咬我啊。”

厲燚:“……”

抬手扶額,特么的怎么辦,他突然想按著這老爺子親自給他操刀了。

還有他把他結婚證往褲腰里塞是幾個意思?料定他不敢伸手往里掏?

操,老不正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