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厲少太野?嬌軟小妻狠狠拿捏 > 第23章 你剛剛的話我通通錄音了

病房。

沈顏汐聽完沈仲良嘴里的什么讓她和厲燚速速去領證的話,直接被氣笑。

“逆女,你笑什么?厲氏可是津城首富,怎么,讓你和厲少領證難不成還委屈你了?”

沈顏汐冷聲譏諷,“不委屈,要不你去嫁?還有說吧,厲爺爺答應給你們多少彩禮了?”

她深知沈仲良的尿性,所以知道這逼婚的后面絕對沒這么簡單。

只是她不知厲老爺子為何會突然有讓她和厲燚領證的想法,這實在太過讓人措手不及了。

沈仲良見她追問彩禮,磨了磨牙不情愿道,“兩個億。”

這該死的逆女他真的是半點事都瞞不了她,不過瞞不了又有什么關系,只要有老太太在手,她就一分都別想得到厲家那筆彩禮。

再說女兒養這么大不就是為了賣,所幸這逆女還算爭氣賣了個好價錢。

旁邊駱雪漫突的驚呼,“兩個億?老公是真的嗎?”

天哪,她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現在聽到的,她知道厲家老爺子點名道姓讓沈顏汐這賤人和厲少領證彩禮定不會寒酸,但還是沒想到對方張嘴就一個兩億出口。

還有沈仲良瞞她可瞞得真嚴實,要不是現在沈顏汐開口問,估計他還不打算說出這筆彩禮吧。

怎么,他防賊防逆女還防到她這個老婆身上來了,真是想想就過分。

“你咋咋呼呼的干什么?沒見過錢嗎。”沈仲良不滿駱雪漫這沒見過世面的震愕樣子,瞇眼怒斥。

駱雪漫被他一斥,縮了縮頭像只鵪鶉,可心里卻妒忌壞了,抬眸看向五官精致俏麗的沈顏汐,她眼里就像條淬著劇毒的毒蛇。

兩個億?這賤人憑什么得兩個億的天價彩禮啊,就憑她那張狐媚臉龐嗎。

“是不是只要我跟厲燚領了證你就會放了外婆?”沈顏汐花了好大力氣才將自己情緒穩定好。

但是她垂在身側兩只握得緊緊的手卻出賣了她的冷靜,沒人知道她真的很想拿桌上杯子砸死沈仲良這個負心自私的男人。

可她知道自己不能這么做,因為外婆現在還在他手里,她必須跟他周旋。

當然既然厲老爺子答應了給他兩億彩禮,那他昨天從她這里騙去的三百萬自然得歸還,當然還有之前他退到的那一百萬,并且,呵呵,領證后她還會送他一份大禮。

拿出手機,沈顏汐直接點開自己收款碼遞到沈仲良面前,臉色是一如既往的清冷,“掃吧。”

沈仲良先是怔了一下她動作,隨后問,“掃什么?”

沈顏汐也不跟他客氣,“把之前的那四百萬給我,那是外婆的手術錢。”

頓的沈仲良氣得差點直接從床上跳起,他就說好好的這逆女讓他掃什么收款碼,原來是想把之前那四百萬要回去,不過她做夢。

沈顏汐早知道他貪婪無恥的性子,瞇眼語氣夾了幾分威脅之意,“如果你不把那四百萬給我,我現在就打電話給厲爺爺讓他好好看清你這張令人惡心的嘴臉,還有彩禮我也一分不要,總之沈仲良,孰輕孰重你自己好好掂量,別以為我做不出來,逼急了我什么事都敢干。”

“你敢。”

沈仲良聽聞她嘴里的什么彩禮一分不要,驟的目眥欲裂瞪著她,暗想這逆女莫不是腦袋有包吧,兩個億彩禮啊,那不是二百萬二千萬,而是兩個億。

可她呢,張嘴就這般云淡風輕說不要,瘋了吧。

“別忘了你外婆還在我手里,逆女,你要是敢讓我不痛快,老太太也別想活。”他還就不信治不了這逆女了。

“你想怎么讓外婆別想活?殺人可是犯法的,沈仲良你有這個膽嗎?”

“殺人犯法沒錯,但老子要是想她死只會神不知鬼不覺,所以逆女,跟我斗你還嫩了點,最好乖乖聽話,否則,哼,我立即送那老太太上西天,讓你再也別想見她一面。”

沈仲良陰惻惻看著沈顏汐說道,漆黑的眸子里也全是陰森刺骨的寒意。

沈顏汐對上他陰惻駭人的眼神,勾唇一笑,然后指尖滑動手機,“不好意思啊,你剛剛的話我通通錄音了。”

話落她又驚呼一聲,“唉呀,怎么還不小心給發出去了。”言下之意,就算這會沈仲良把她手機搶了砸了,他剛剛那番話也已經成為呈堂證供。

最后沈仲良氣得憤怒掄起自己手機就朝沈顏汐砸,劇烈起伏的胸腔更是讓他恨不能下床親手把她活活掐死。

錄音?這逆女竟然敢錄音,最該死的還是她把那段錄音發出去了保留證據。

“老公,你別動怒,身子是自己的,氣壞不值。”

駱雪漫見他氣得臉色黑沉,忙上去輕拍他后背安撫。

沈顏汐則一點緩和空間都不給他,彎腰拾起他掉在地上的手機,她笑容甜美道,“轉吧,只要四百萬到賬我馬上去和厲少領證。”

沈仲良此時氣結的一句話都說不出,偏偏又沒有后退之路。

最終,他只能接過手機將之前那四百萬轉回給了沈顏汐,錢轉出后,他還直安慰自己,不過就是四百萬而已,跟兩億比起來根本不值一提,沒事沒事,他不虧。

手術室里面。

“老爺,少爺已經坐車離開了,您要不要起來松松筋骨?”弦外之音是不用裝了。

厲老爺子哼唧了一下,然后伸手再次把藏在床底下的血袋拿出。

而正在管家以為他是讓自己把血袋扔了時,誰知老爺子突然又仰頭往鼻子和嘴巴狠灌了起來。

嚇得管家當場差點栽倒在地,“老爺你這是做甚。”

“噓,那臭小子沒……”

哐當,厲老爺子話都沒說完,誰知管家親眼看著坐車離開的厲燚突的就出現了。

驀的他二人嚇得藏血袋的藏血袋,幫忙擦血的幫忙擦血。

“老爺,您,您怎么樣了,別嚇我啊。”管家這會演得很像,邊抽紙巾顫著手給老爺子擦血,邊哽咽出聲。

厲燚見狀三步并兩步上前,眸色擔憂,“怎么回事,老厲又吐血了?去叫醫生。”

“別,別叫醫生,我,我不治。”厲老爺子聽聞厲燚叫醫生虛弱說道,一只抖得不成樣子的手更是緩緩舉起沖厲燚,啞聲道,“臭,臭小子,快,快給我看看。”

厲燚蹙眉不解:“看什么?”

“結,結婚,證。”

“……”

這老爺子莫不是摔糊涂了?不然前后不到十分鐘他上哪給他看結婚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