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厲少太野?嬌軟小妻狠狠拿捏 > 第22章 老厲,你這身上抹的雞血還是鴨血?

另一邊。

厲燚在去公司的路上接到老宅打來的電話。

“喂,不好了少爺,老爺他,他摔倒了。”是宅里管家打來的電話,聲音戰戰兢兢。

倏的厲燚心臟一滯,呼吸摒緊,但隨即想到什么,他低沉慵懶出聲,“哦?摔哪了?讓老厲接電話。”

摔了?呵,他不太相信,八成是這老爺子尋思著怎么把他騙回去收拾他吧,畢竟他昨晚浪費了他一番好意。

“少爺,老爺現在在醫院,人,人已經昏了,醫生說情況不太好,您還是趕緊過來一下吧,不然來晚了……誰是病人家屬?趕緊來簽病危通知書,老爺子顱內出血必須馬上手術。”

管家的話還沒說完就被護士清脆的聲音打斷,再然后厲燚再也不淡定,焦急道,“地址。”

“津城第一醫院。”

得到管家確切回復后,他直接一個急轉調頭便朝第一醫院疾馳而去,向來不羈的俊臉更是閃過抹從未有過的緊張。

另一邊,醫院。

躺在手術室的厲老爺子見管家電話掛斷,嘴角勾起抹狡黠笑意。

然后看向管家,“別在這守著了,你趕緊去外面把事情安排妥當,記住,切不可被那混世不羈的小子看出破綻知道嗎。”

管家心里哀嚎,這該安排的他自然都會安排好,可最大的重頭戲不是該在老爺子您這里嗎,只要您演技過關,還怕少爺不上當?

“還杵著干嘛?趕緊的去辦事啊,還有民政局那邊打好招呼了嗎?可別一會那臭小子和沈丫頭過去撲個空。”

管家嘴角抽抽,“老爺放心吧,所有的事情我都安排妥當了,就等少爺和沈小姐過去。”

聞言厲老爺子這才放心,低眸瞥了眼自己干凈整潔的衣衫,他想也沒想就一通揉皺,揉完后還對管家道,“去,給我弄個血袋來。”

管家:“……”

天哪,老爺這?玩得可能有些大。

厲老爺子自是看穿管家瞠目結舌的震愕眼神,努了努嘴,“那臭小子向來精明,所以單憑個什么顱內出血肯定忽悠不到他,還得來點真材實料才行。”

“可這樣會不會玩得太大,這要是萬一少爺知道您騙他……”

“知道騙他又怎樣?到那時他早和沈丫頭領證了,別說知道我騙他,就算他小子不知道我也裝不下去。

你聞聞這里的消毒水味道,真是,要不是為了讓那臭小子成個家,我豁得出去嗎,簡直不是人呆的。”

厲老爺子說完直抬手揮了揮鼻尖縈繞的消毒水味道,硬朗精神的臉上全是皺褶。

真的,他最怕進醫院了,一是本來自己就生著病,二是那些刀刀具具的讓他想起了自己老伴。

莫名間他眼眶有些酸澀,想起老太太在世時受盡那些儀器刀具的折磨,說什么他也不肯動手術了。

反正自己都是泥土埋過半,能過一天便是一天,不能過他則下去陪老伴。

沒錯,厲老太太是肺癌去世的,生前飽經了治療化療和手術的痛苦,可即使她飽經痛苦,最后依然……

往事不能回首,因為只要一回首,厲老爺子就覺得他這顆心臟快要停止跳動了般,窒息的厲害。

“去去去,還愣著做甚?拿血袋去。”

別看老爺子平常像個老頑童一般,但他有自己的傲嬌,特別是想到過世的老伴,他這眼睛莫名就控制不住發紅。

當然,這么丟臉的一幕他自然不愿被人看到,所以催促管家去拿血袋。

片刻。

管家拿來血袋后,厲老爺子嘩啦撕開就往身上倒,而且為了更加逼真,他還仰頭往鼻孔和嘴里灌了幾下,嚇得管家差點癱軟跌倒,心想老爺都這般豁出去了他一定不能給他掉鏈子。

于是出去后,他趁著厲燚還沒出現直接狠狠往大腿一掐,再然后這眼淚瞬間疼得就飆了出來。

恰巧這時厲燚急匆匆跑過來,神色焦急,“老厲怎么樣了?開始手術了嗎?”

厲燚知道老爺子最怕進醫院,說句難聽的,只要老爺子還在清醒的情況下,任何人都休想把他弄來醫院。

所以不用說,這次的事定然不是兒戲,否則以那老爺子性格,他是豁不到這種地步的。

“少爺,你,你快進去看看吧,老爺不肯手術,我們誰也勸不動,他還,還一個勁說自己怕是過不了這關了。”話落管家醞釀在眼眶的淚頓的如決堤的洪水滾落。

厲燚見狀沒再說話,而是三步并兩步迅速往手術室走了去。

手術室。

厲燚剛進去鼻尖就被一股刺鼻的血腥味縈繞,倏的他心房一緊,瞳孔震縮。

視線再看向病床上那個蕭瑟嶙峋一動不動的滄桑身影,他努力裝出之前散漫不羈的桀驁樣子低聲道,“老厲?你這身上抹的是雞血還是鴨血?這般腥?”

說完他還故意抬手捂了捂自己鼻子,可實則卻是不想自己俊臉一閃而過的脆弱被老爺子看到。

其實他現在有些摸不準老爺子到底是真摔還是假摔,但他身上那遍體的腥紅……

“你,你個臭小,子,過,過來,爺爺有,有話要跟,你說。”

老爺子見厲燚出現,演技炸裂虛弱開口,炸裂到什么地步呢,他抬起沖厲燚招的那只手一直在抖,一直在顫。

還有他嘴角和鼻尖,隨著他說話腥紅直接溢了出來,驚得厲燚無波動的心當場震撼。

老爺子他……

“別擱這裝了,就你這演技……”

“你,你個混賬東西,到,到現在你還覺得,我是裝的?你,你。”

厲老爺子作勢一口氣就要上不來,那翻白眼仿佛快要咽氣的模樣更是栩栩如生,嚇得厲燚當場挺拔的身軀跌跪在地上。

聲音嘶啞,“老厲,別說話,先動手術。”

說完他準備喊醫生,卻被老爺子血淋淋的手拉走,只聽他氣若游絲道,“臭,臭小子,我不做手術,我,我恐怕不行了,因為我剛剛,剛剛見到你奶奶了。

不過臭小子,爺爺,爺爺實在放心不下你,特別是你,你還孤身一人連個家都沒成,爺爺這,怕是死也不能瞑目啊。所,所以你能不能結,結個婚,和,和沈丫……嘔。”

不得不說老爺子這回演得實在逼真,這不,逼真到話沒說完他直接就一口鮮血吐出。

而厲燚看著老爺子口吐鮮血,徹底方寸大亂嘶吼,“老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