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厲少太野?嬌軟小妻狠狠拿捏 > 第21章 不翻窗睡你?

房門外。

聽著厲燚終于繃不住情緒的暴怒話,老爺子直呵呵呵的狡黠笑道,“行了吧臭小子,別得了便宜還賣乖,要不是沈丫頭是你命中注定之人,我還真不樂意讓你這頭豬把沈丫頭好好的一顆白菜給拱了。”

厲燚:他耳朵沒問題吧?老厲剛剛說什么?他這頭豬拱沈顏汐?

操,搞錯沒有,他厲燚要錢有錢,要顏有顏,稀罕拱她?

“你確定要這么玩?就不怕我折了這白菜?”

厲老爺子冷哼,“有本事你折個我看看,誰不折誰是豬。”

厲燚:“……”

“老厲你……”

“唉呀,時間不早了,我得休息去了,臭小子,春宵一刻值千金,你可別辜負我一番好心啊,去吧,待你和沈丫頭生米煮成熟飯后,我明兒個一早便去沈家提親。”

“提親?那我現在不得先去列張聘禮單出來?對對對,我這就列單子去。”

話落老爺子的聲音徹底消失在了房門外,而厲燚感覺老爺子走遠后,眉心直突突跳。

回頭再看向一臉謹慎戒備他靠近的沈顏汐,他眸色沉了沉。

沈顏汐自是聽到了老爺子剛剛那番話,心里早已嚇得慌亂,躡著步子往后退,她神色惶恐看向厲燚諱莫如深的黑眸,戰兢道,“厲少,你,你別亂來。”

她是收了他四百萬沒錯,但那是他答應她只親不睡的,所以……

“你用不著這副見鬼的表情看老子,老子對你沒興趣。”厲燚說完直接往窗戶走去。

沈顏汐意識到他意圖,驚呼,“厲少你要翻窗?”

驀的男人回頭,“不翻窗睡你?”

聞言沈顏汐被他說得俏臉緋紅,厲燚見狀沒心思再跟她打趣,身子一縱便消失在了房里。

次日。

老爺子神清氣爽拿著厲燚房里鑰匙來開門,然而當他看見里面只有沈顏汐一人時,他頓的視線往敞著的窗戶看去。

隨后一拍自己腦門,“大意了,我昨晚就該讓人把那窗戶悍死的。”

說著又看向一夜未睡臉色憔悴不堪的沈顏汐,語氣溫和,“丫頭,你沒事吧?臉色怎么這么差?”

是錯覺嗎?他怎么覺得這丫頭的臉白得厲害?

沈顏汐一夜未睡,人有些昏昏沉沉,眼前更是像有幾道虛影閃過,不過惦記著沈仲良答應帶她今天去見外婆的事,她張唇對厲老爺子說了幾句客套話,便急匆匆跑出了厲家。

后面厲老爺子見自己房門一開她拔腿就跑的樣子有片刻愣神,隨后反應過來可能是自己未經她同意,就把她和厲燚那小子鎖一起她生氣了,低低一聲嘆氣,他眸色再次黯淡無光。

看來有些事還是不能操之過急,不然嚇著這丫頭,唉……恐怕后面事情更不好辦。

不過怎么辦,他時日不多了,真的跟厲燚那臭小子耗不起,要不?他偷偷想辦法讓那臭小子和沈丫頭領個證?

這樣以后他任何撮合他們一起的行為就合理合法了不是?而且這樣也不會嚇壞到沈丫頭?

醫院。

沈仲良突然接到厲老爺子的電話,整個人震愕的眼睛都不敢亂眨,生怕自己這一眨眼聽到的話就全是夢。

“好好好,厲,厲老爺你放心,我馬上打電話讓我女兒回津城來,就說……”

“打電話?打什么電話,你女兒不是在津城嗎?”老爺子聽到沈仲良話,微微皺眉。

剎的沈仲良瞳仁一縮,不是吧,難不成老爺子口中的女兒是顏汐,而不是婧瑤?

可是怎么會,老爺子怎么會看上沈顏汐那個逆女,最重要津城財閥厲家啊,她根本不配嫁進去,這潑天的富貴也只有他家婧瑤才配。

“厲老爺,我冒昧問一下,您剛剛說的我女兒可是顏汐那丫頭?”沈仲良還做著最后掙扎。

他都想好了,只要老爺子說不是沈顏汐,他立即就打電話讓遠在國外的沈婧瑤回津城。

畢竟厲氏財閥少夫人的位置可是津城所有女人夢寐以求的。

雖然那風流不羈的厲少愛玩了些,不過豪門子弟有哪個不愛玩的,只要有權有勢,他會勸婧瑤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再說攀上厲氏集團后,他區區不入流的沈氏集團不知得一下翻值多少倍,怕就是擠入津城十強企業都不在話下。

沈仲良越想越高興,高興到厲老爺子說出沈顏汐名字后,他還一直在訥訥傻笑。

最后還是坐在床沿邊的駱雪漫不可置信的尖銳聲音驚醒了他,“什么?顏汐?怎么會是顏汐那丫頭。”

天知道剛才聽到沈仲良手機里,厲老爺子有意讓沈家女兒和厲氏結親時,她有多興奮。

而且她想都沒想過那個人會是沈顏汐,因為在沈家那小賤人別說什么沈家千金身份,她連一個下人都不是,所以駱雪漫幾乎斷定老爺子嘴里的人是她女兒婧瑤。

可現在,該死的,她差點被老爺子嘴里那句:“我厲家要結親的丫頭叫沈顏汐。”的話嚇得當場暴走。

憑什么?沈顏汐那個小賤人憑什么配得這波潑天的富貴。

還有她什么時候勾搭上厲少的?

“怎么不能是顏汐那丫頭?”厲老爺子聽聞駱雪漫那尖酸語氣,當下不悅反問。

沈仲良聽到不對勁,忙諂媚說道,“厲老爺別誤會,我愛人這是太高興這樁婚事了,這樣,我現在就打電話跟顏汐那孩子說,然后讓她拿著戶口本去民政局等您和厲少。”

厲老爺子聽完嗯了一聲,隨后掛斷了電話。

“老公,厲氏這種豪門怎么能便宜顏汐那丫頭,她不配。”沈仲良電話一掛,駱雪漫立即聲音尖銳起來說道。

沈仲良白眼睨了她急得有些上躥下跳的身影,嗤聲,“配不配能如何?厲家老爺子點名道姓指定她,難道我還能駁了他話?”

駱雪漫一聽瞬間不甘咬牙,“什么點名道姓指定那小賤人,要不是這會婧瑤不在津城,這種好事輪得到她嗎?再說咱們婧瑤論身材長相哪里比那小賤人差,而且我敢肯定,只要厲老爺子見過咱們婧瑤,他一定不會瞧上顏汐那個小賤人的。”

沈仲良微微有些不耐,“行了,現在說這些話有個屁用,老爺子給我們勸說那逆女的時間不多,所以還是趕緊想想一會怎么說服她乖乖去領證吧。”

駱雪漫酸溜冷哼,“這還用勸嗎?整個津城就沒有女人不想當厲氏少夫人的,再者不是還有那老太太嗎。”

剎的沈仲良被她話點醒,眉宇陰冷一沉,對啊,老太太還在手上他還怕那死犟的逆女不聽話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