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厲少太野?嬌軟小妻狠狠拿捏 > 第20章 跪榴蓮,就她那個姿色?

咔嗒。

車門拉開沈顏汐坐了進去,然而她話都還沒來得及說,誰知駕駛室的厲燚突然就傾身扣住她后腦狠狠吻了上來。

“唔……”

驀的逼仄的空間一陣抗拒嚶嚀聲響起,并且本能意識下,沈顏汐抬手就狠命錘打某人硬朗結實的胸膛。

可她這點貓兒的力氣實在不是厲燚對手,甚至她每錘打一下他還痞壞狠啄她嫣紅的唇瓣。

男人的氣息霸道強勢,桎梏在她細腰上的手更是慢慢變得不安分。

厲燚也不知為何自己一吻上她大腦就不受控制,而且他是絕對不會告訴別人,每次吻上沈顏汐唇時,他其實都有種想將她拆吞入腹的沖動。

“唔,放……”

沈顏汐的反抗在厲燚手上根本發揮不到半點作用,特別是差距察覺男人滿是欲念吸吮她紅唇時,她想也沒想就揮起手。

只不過她的手突然在半空中被厲燚扣住,再然后是他邪肆低沉的嗓音,“怎么?前腳收完老子錢,后腳就翻臉不認人了?沈顏汐,你還真是只白眼狼。”

“我,我那是本能意識。”沈顏汐見他漆黑焦灼的一雙目光盯著自己,抿唇別開了腦袋。

沒錯,她之所以能揣著四百萬去找沈仲良談判,那是她和厲燚做了個交易,做了個他給錢,她當他女人的交易。

當然她之所以會同意這么荒謬的事情,那是因為厲燚口中的當他女人不是肉體相搏那種,而是只親不睡。

厲燚見她別開小臉一副氣鼓樣,知道她還為老太太的事煩心,沒再逗她,骨節分明的手指痞壞捏了下她紅透的耳朵,他聲音富有磁性,“系好安全帶。”

剎的沈顏汐那只被他放肆捏過的耳朵騰的一下更加緋紅,就如同被火熏著一樣,熾熱滾燙的嚇人。

“你,別亂動我。”沈顏汐雖然答應了他只親不睡的交易,但還是不太習慣他這動不動就撂她的樣子,特別是捏她耳朵,因為她那里最敏感。

厲燚勾唇看著她如同煮熟蝦子的一張臉,腦海閃過之前老厲說他撿到寶的話,心情莫名有些甚好。

看來老厲沒騙他,這女人在男女之事上就是白紙一張,不過這樣還挺有意思的。

厲宅。

厲燚把沈顏汐帶進客廳后又命令她去廚房給自己煮牛肉面,

厲老爺子出來,見他半點不知道疼人模樣把人家當丫頭使,氣不打一處來,“你個臭小子,宅子里是沒傭人嗎?怎么又使喚起沈丫頭來了,小心日后跪榴蓮跪到廢。”

厲燚聽著他話嗤笑,“跪榴蓮,就她那個姿色?老厲你還真是瞧得起她。”

厲老白眼一翻,“她那個姿色怎么了?還不照樣把你治得服服貼貼,有本事你不要親她不要娶她啊,呵,做不到吧臭小子,既然做不到我勸你還是悠著點玩,不然小心玩火自焚。”

“還有你打算什么時候去沈家說親?你的初吻已經被那丫頭奪了,所以橫豎你這輩子都是那丫頭的人,反正早娶晚娶都得娶,不如……”

“老厲,結婚的事免談。”厲燚沒等老爺子話說完就直接打斷,而且提及到他初吻被沈顏汐奪了的事他突的異常煩躁。

厲家那條咒語的威力他不是不知道,但要他因為一個吻就娶沈顏汐他實在做不到,更何況他心里有人。

“免談?”老爺子一聽他這排斥的話險些直接蹦跶跳腳,“臭小子,你不會到現在還質疑那條咒語的厲害吧?還有我說事已至此你還掙扎個什么勁,難不成還想逆天改命?”

老爺子氣得不輕慍怒道,厲燚卻甚是煩躁舔了下腮幫,然后咬牙,“我心里有人了。”

驀的老爺子驚得一個踉蹌,瞳孔睜大,“啥玩意?有人?有誰?”

不過很快老爺子又想到什么,怒斥,“你小子少忽悠我,要你心里真有人,你會這般玩世不恭整天泡在帝尊?我看你就是故意編的這借口搪塞我吧。”

“這都被你看出來了?”厲燚見老爺子驚得險些原地蹦跳,勾唇懶洋洋痞壞道。

話落又抽出支煙就往嘴里叼,那渾身放蕩不羈的樣子活脫脫一個混不吝,氣得厲老爺子太陽穴直突突跳。

看看這個臭小子,他跟他說的可是正經事,可他呢,什么態度這是。

怒氣起身,他直接將厲燚叼在嘴里的香煙抽出,“我說你個臭小子到底什么時候才能讓我省點心?抽抽抽,一天到晚除了混帝尊就知道抽煙,再這么下去,厲家遲早要毀在你小子手上。”

沈顏汐端著一大碗面出來時,就看到身著一身簡約家居服的厲老爺子嚴厲在訓斥厲燚,只不過厲燚那雙手慵懶搭在沙發上的不羈模樣實在欠揍。

厲老爺子聞著面香味回頭,見沈顏汐清瘦的身影站在餐桌前有些不知所措模樣,他瞪了眼厲燚笑呵呵道,“丫頭,辛苦你了。”

厲燚:辛苦個屁,這面可是老子花了四百萬買的。

“老厲你還不回房休息?杵這干嘛?太陽底下點燈?”

厲燚邊說邊起身往餐廳走,沒辦法,聞著那香味四溢的牛肉面,他本就饑腸轆轆的肚子早已丟盔棄甲。

不得不說,沈顏汐這手廚藝牢牢控制了他的胃,因為他試過了,除了她做的東西,其它食物他依舊沒有任何味覺,如同嚼蠟。

厲老爺子自是聽出了厲燚說他多余的話,雙手搭在后背氣呼了幾下便轉身回了房。

不行了不行了,看來現在開始他得老老實實把斷了的藥續上,要不然,唉……

厲燚很快吃完了碗里牛肉面,而吃完后他和之前一樣,身上突然又一股奇癢難耐的感覺襲來,驀然他狠狠操了一聲便拽著沈顏汐上了樓。

房里。

男人一通霸道強勢的深吻后,沈顏汐差點腿軟栽倒在地,氣喘吁吁,她軟著聲音,“厲少,我能回去了嗎?”

厲燚點頭,隨后松開禁錮在她腰上的大手,張嘴剛要說什么,只聽門外突的一聲咔嗒聲音。

“……”

驟的他磨牙上前朝門邊走去,而在大手咔嗒咔嗒了好幾下都打不開房門時。

他低冷的聲音徹底暴怒,“老厲你特么的干什么,把門給老子打開。”

這老爺子,真是一次比一次玩得大了,竟然還把他和沈顏汐單獨鎖房里。

該死,他是個正常男人不是柳下惠,他就不怕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