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厲少太野?嬌軟小妻狠狠拿捏 > 第19章 臺階給你搬好還不愿意下是么?

添加好友?”沈顏汐差點被沈仲良厚顏無恥的樣子逗笑,要知道她以前為了外婆醫藥費差點跪下來求這個男人加好友的。

可他當時怎么說,他說別說她跪在她面前,就算她去死他也不可能加她好友,然后讓她像個蠢貨一樣為那老太太吸他的血。

對,他把她當成了吸血蟲,可他不知,沈顏加他微信不僅僅是想他能方便些給外婆轉醫藥費,更多的是她對他這個父親還有念想。

“怎么?你還不愿意?”沈仲良看著她不冷不熱的表情,神色當下不悅,就好像他給了她天大甜頭她還不愿意要似的。

“廢話那么多,你到底想不想要錢?不想盤活沈氏了?再說像我這樣的身份配添加你微信嗎?

你莫不是忘了過去說的,就是給個乞丐掃二維碼也不會給我掃?”沈顏汐毫不客氣看著他譏諷道。

頓的沈仲良臉頰有片刻難堪,“我是你爸爸,你總揪著那些不愉快做什么?就不能大度點?”

言下之意他已經給了她個臺階,她就必須識趣下。

“大度?沈仲良,如果你能親身體會一遍你在我身上的冷血和自私,你就會知道大度兩個字不是上下唇一張就能做到的。”

“你什么意思?臺階給你搬好還不愿意下是么?不想那老太太好了?”

“我不需要你的任何臺階,沈仲良我也告訴你,如果你還想沈氏在津城有一席之地,就最好盡快把收款碼給我,否則,哼,大不了我直接報警找外婆。

至于后果,你自己好好考慮清楚,當然你也最好祈禱外婆沒事,不然你可能就要面臨牢獄之災了。”

“你個逆女說什么?報警?”沈仲良聽完她話當場震怒。

冷血自私的眉宇也第一時間有些慌亂緊張,雖說他現在不知道被關在地下室的老太太到底怎么樣了。

但如果沈顏汐硬是要把私自囚禁人的帽子往他頭上扣,他恐怕不能輕易脫身。

因為這些年熟知他們的人都知道是這丫頭在管老太太,這要是她們再異口同聲咬定他就是囚禁了老太太,那他肯定要面臨刑罰。

不行,沈氏集團好不容易有了現在規模,他是絕對不允許自己因為一個老太太而毀了一切。

于是他不甘心將收款碼打開,強忍怒意道,“掃吧。”

該死的逆女,只要錢到手看他怎么收拾她,跟他玩,哼,她還嫩了點。

叮咚。

沈仲良聽到收款信息,眉眼瞬間變得陰暗,勾唇正要斥責沈顏汐時,誰知看清收款數字的他驟的瞇眼,“怎么只有兩百萬?你什么意思?”

沈顏汐將他眼底的陰暗和貪婪收盡眼底,隨后把自己調到余額界面的手機遞向他,面無表情道,“剩下的兩百萬得我見到外婆后再轉。”

“你防我?”驀的沈仲良看著她手機上余額氣得牙癢癢。

他千算萬算都沒想到這逆女竟然還留了一手,而且這種故意把余額暴露在他眼底,卻又不轉給他的心思,簡直讓貪婪極致的他恨不得直接動手搶。

兩百萬啊,她再將這兩百萬轉到他手上公司就有救了,不僅有救,他還有資金去競標靳氏集團那個度假村開發項目了。

“不應該防你嗎?還是你覺得我當真會這么傻在沒看到外婆的情況下就把錢全部轉你?”

這時緩了疼痛好一會的駱雪漫出聲,“顏汐,仲良是你爸爸,他不會害你的,你這孩子,心眼真是太多了些。”

沈仲良嗤聲,“她何止心眼多,我看她就是八百個心眼。”

沈顏汐也不來虛的,勾唇直接輕笑,“八百個也好,九百個也罷,那都是被你沈仲良逼出來的,怎么樣?現在還不告訴我外婆在哪嗎?或者你們帶我去找她。”

沈顏汐這幾天不是沒有找過他們藏外婆的地方,但不管能想到的還是不能想到的,她通通翻了個遍都沒有外婆身影,這也使得她心里越加不安。

“我現在這樣怎么帶你去?讓你駱姨帶你去,不過去之前你必須把剩下的兩百萬轉我帳上,要不然,哼,老太太就給沈氏陪葬吧。”沈仲良得寸進尺道。

他也料定了在這場游戲里沈顏汐只能是退步的人,畢竟她把老太太的命看得比她自己都重要。

“我最多再給你轉一百萬,這是我最后的底線,如果你還是不同意,那行,大不了一起魚死網破。”

沈顏汐說完就撥通號碼準備報警,而駱雪漫見她當真撥打報警電話。

急切伸手阻止,“顏汐,都是一家人,咱們有話好好說,報什么警啊。”

話落她又朝沈仲良擠眉弄眼,“老公你也是,顏汐這孩子本來就孝順,所以她擔心老太太無可厚非,這樣吧,一百萬就一百萬,你別逼顏汐了,不然我都心疼這孩子了。”

最后沈仲良在駱雪漫這個‘和事佬’的勸說下,勉強同意了沈顏汐再轉他一百萬的事,不過他們定在明天上午帶她去找老太太。

理由是現在太晚不方便,可其實是沈仲良還想著拖延時間看不能把她手上的另外一百萬騙到手。

醫院停車場。

厲燚這會正拿著手機在聽電話,“燚哥,你再給我點時間,我一定把嫂子外婆找出來。”是靳裴的聲音。

“話說沈仲良那個王八羔子真的是欠收拾,丈母娘都綁,他還是個人嗎,特么的恐怕畜生都比他強……”

“行了,廢話少說,找人要緊。”厲燚低沉打斷他話。

隨后側臉看向朝車上走來的沈顏汐,他捻滅煙蒂撂了句,“掛了。”便掐斷通話。

看那女人耷拉一顆腦袋的樣,不用說,她在沈仲良那里定然沒占到上風。

不過這膽大包天的女人是豬嗎?四百萬都不知道怎么拿捏人?

厲燚又哪里知道,比起外婆的命,別說四百萬,就是四千萬沈顏汐也不敢跟沈仲良硬剛。

因為她賭不起,更害怕賭贏了這世上就再也沒有和藹可親喊她:顏顏,顏顏的外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