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厲少太野?嬌軟小妻狠狠拿捏 > 第18章 跟你說?你能做得了四百萬的主?

醫院。

駱雪漫聽著沈仲良只給沈顏汐一小時時間湊錢,柳眉擰緊,“老公,一個小時讓那小賤人湊錢會不會太短了?這要是她湊不到破罐子破摔怎么辦?”

駱雪漫會這樣擔心并無過錯,畢竟就現在沈顏汐那點小到不行的圈子,呵。

還有剛剛沈仲良都幾乎是拿老太太的命架在那小賤人脖子上威脅了,沒想到她還是哽咽說去湊錢。

湊?怎么回事?難不成那小賤人的初夜還當真被人分期付款了,還是她壓根就沒賣到五百萬?

不然都這個節骨眼上了,她哪還敢跟沈仲良周旋。

“什么破罐子破摔,只要那逆女還在乎老太太生死,她就定然有辦法湊到錢,而且不借著這時候詐她一下,我們又怎么知道她到底賣沒賣五百萬。

不過聽那逆女剛剛口氣,哼,她十之八九是蠢得被人分期付款了,否則她也不會在事關老太太生死上還說去湊錢。”

沈仲良雖然對這個女兒愛答不理的,但心里多少還是了解些她。

再加上一路來睜眼閉眼看她護那老太太的樣,他斷定她此時身上定然沒有四百萬,不然她早給他轉錢了。

“我也正是擔心這樣,你說要是她身上真拿不出四百萬又被逼得緊,會不會適得其反?”

駱雪漫一臉愁容,畢竟她們的初衷是為錢而不是魚死網破。

沈仲良卻很自信,“不會的,即便那逆女這會身上沒有四百萬,她也會想盡一切辦法去湊,因為只要她還有一口氣在就不可能眼睜睜看著老太太去死。

再說地下室那地方不是人呆的,不盡快逼那逆女將錢弄到手,萬一老太太有個三長兩短怎么辦?

還有你一會打電話再叮囑下看老太太的下人和醫生,讓他們務必給我把人看緊了,切不可這時候整出亂子知道嗎。

說句不好聽的,就算這會閻王爺要來索老太太命,他們也得打起十分精神給我把人吊好了,總之那逆女錢沒到我手上前,老太太那條命就必須吊好明白嗎。”

沈仲良的話讓駱雪溫陰冷一笑,“放心吧老公,你擔心的這些我早有安排,老太太絕對不會有事的,你就把心放肚里吧。”

聞言沈仲良點點頭,“嗯,你做事我向來放心。”

沈顏汐過來時駱雪漫剛把沈仲良安撫好出病房。

拿出手機,她正要打電話回去去叮囑家里傭人和醫生看緊老太太,誰知就看到沈顏汐身影。

驀的她拍了拍胸脯,想著還好自己打電話前謹慎環視了下四周,要不然被這小賤人聽到通話就全完了。

沈顏汐自然也看到了駱雪漫那鬼鬼祟祟的樣子,不過此時她心系外婆安危理都沒理她就伸手去推門。

駱雪漫見狀趕緊阻止,“顏汐,你爸爸剛睡下別吵他,有什么事你跟我說也一樣。”

話落她視線鄙夷朝沈顏汐平靜無波瀾的俏臉看去,見她一派從容冷靜模樣。

擰眉,難不成這小賤人當真在一個小時內湊到了四百萬?

不然看她這樣子不像是來哀求,倒像是談判。

“跟你說?你能做得了四百萬的主?”沈顏汐冷聲譏諷。

頓的駱雪漫臉色青紫一片,“我怎么做不了主?怎么說我也是你爸爸妻子。”

其實這話駱雪漫說得甚是沒底氣,因為沈仲良視財如命她是知道的。

別看她現在風光無限,可實則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在沈仲良面前有多如履薄冰和卑微小心。

當然不涉及到錢沈仲良對她還是很不錯的,該花該買該吃的也從來沒吝嗇過對她,這也是為什么這些年駱雪漫手里過不到一分錢,卻還愿意死心塌地跟著他的原因。

沈顏汐不想跟她做無用糾纏,伸手蠻橫把她攔在病房門的手拍開,她徑直推門進去。

駱雪漫見她如此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眼眸陰冷歹毒一瞇,小賤人,敢無視我是吧,行,你等著。

“沈仲良。”

沈顏汐進到病房,見他還當真睡得香甜,聲音驟的尖銳拔高喊道。

猛的剛進入睡眠的沈仲良被吵醒,揉了揉眼睛,見是沈顏汐,他忙撐起身靠坐道,“錢就湊好了?”

看來這逆女有點本事,這滿打滿算最多也就半個小時吧,她來得倒是夠快。

“外婆在哪?”沈顏汐冷冷看著臉龐黑紫像豬頭的他問道,脆生的聲音不含任何一絲情緒,就仿佛壓根沒瞧見他臉上那傷一樣。

沈仲良瞥著她清冷眸色,一副父親的威嚴作派,“當真不是你找人打的我?逆女,趁我還沒發火前,你最好跟我說實話。”

剛剛他想了許久也想不出自己到底哪得罪了人,除了這逆女。

只是她有這個本事嗎?要錢沒錢,要人……不,很有可能這逆女求上買她初夜的男人了,這么一想事情就通透多了。

“我找人打你?沈仲良你是腦子被人打蠢還是打廢了?不然怎會問這種智障問題?”沈顏汐鄙夷嗤聲。

沈仲良則氣得拿起旁邊杯子就朝她砸,“你個逆女怎么跟我說話呢,我是你父……”

然而他話沒說完,就被一聲尖銳叫聲打斷,掀眸一看竟然是被杯子砸中的駱雪漫。

頓的他再次氣得暴怒,“你個逆女還敢躲?”

該死的,如果不是她剛才眼疾手快躲的那下,杯子怎么會砸到駱雪漫?

“不躲傻子似的被你砸?我可沒駱雪漫那么蠢。”

沈顏汐忍住心里暢快之意說道,隨后在沈仲良還沒來得及發火時,她拿出手機沖他,“收款碼。”

屆時沈仲良才想起他沒有沈顏汐微信,嘴角抽了抽,拿出手機,他直接將自己二維碼名片打開。

聲音是素來的無情冰冷,“先添加好友,以后有什么事也方便聯系。”

開什么玩笑,不把這逆女好友加上,日后他怎么隨時找她要錢。

話說這逆女還挺天真的,她不會以為把老太太帶走后,她就能徹底和沈家劃清關系吧?她也不想想自己身體里流著誰的血,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