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厲少太野?嬌軟小妻狠狠拿捏 > 第17章 這男人說什么?拿下她一個人玩?

厲燚看著沈顏汐那發狠踹兩男人薄弱處的架勢,身子莫名一緊,隨后嘴角勾勒起淡淡笑意,腹誹這女人還挺狠。

沈顏汐沒發現厲燚一直倚在旁邊看戲,直到地上一個被她踹得老二幾乎報廢的男人虛弱開口。

“兄弟,別光看熱鬧啊,來幫幫我們,只要你幫我們拿下這女人,咱們就帶上你一起玩怎么樣。”

另一個同時捂著下半身的男人聞言也趕緊附議,“對兄弟,只要你幫我們制住這賤人,咱哥兩個就帶上你一起玩,你瞧瞧她這胸和屁股,嘖嘖,玩起來肯定很帶勁的。”

沈顏汐:什么個玩意?看來還是她下手太輕了,不然這兩混蛋也不會躺地上功夫還敢說這么惡心的話。

厲燚見她臉上再次騰騰涌出狠意,抽支煙啪嗒點燃,然后邪肆道,“胸和屁股確實不錯,不過,我要是拿下她一個人玩不好嗎?”

驀的沈顏汐臉頰騰的緋紅,呼吸滯亂,這男人說什么?拿下她一個人玩?

這……簡直變態。

只是變態就對了,要不然帝尊夜總會那晚那些前撲后繼的女人也不會玩得那么花。

試問他個常年游走在那種地方的男人還想不濕鞋,笑話吧。

叮叮叮。

突的沈顏汐手機響了,見是沈仲良所打,她柳眉瞬間擰起接聽。

“沈顏汐,是不是你找人打我的?好你個逆女,明的不敢對我來就使暗的是嗎,行,我現在就命人去拔了那老太太氧氣管。”

電話里沈仲良的聲音十分震怒,而沈顏汐聽到他說什么拔老太太氧氣管,當下臉色一慌焦急道,“沈仲良你別亂來,不然要是外婆出事我這輩子都不會原諒你。”

“我還要你原諒個屁,你看你的人把我打得,肋骨都斷了兩根,你這個逆女,我當時就該在你出生時把你活活掐死,你……咳咳。”

“老公,你還受著傷呢,動這么大的怒做什么,電話給我,我來跟她說。”是駱雪漫。

接著便是那女人假惺惺的聲音,“顏汐,不是駱姨說你,這次你實在做得過分了,再怎么說仲良也是你爸爸,你怎么能對他下這么狠的手呢。

我知道你記恨著你爸爸扇你的那兩巴掌,但這還不是你觸怒他在先,而且別忘了手也是你先動的,你現在又找人暗暗把他打成這樣,當真良心不痛不怕天打雷劈嗎?

還有你這孩子手段怎么這么毒辣呢,把你爸爸臉打得我都快認不出就算了,還硬生生打斷了他兩根肋骨,就連醫生都說這手段實在殘暴的令人發……”

“我沒找人打他。”

駱雪漫一通長篇大論的話被沈顏汐冷冷打斷,她卻忽的陰森一笑,“你沒找?近期時日你爸爸就跟你起過爭執,不是你還能是誰?顏汐,敢做就要敢當。”

“你跟她廢話什么,她有膽承認自己做的事嗎?他媽的她現在要是敢認一下,我立即報警處理。”

沈仲良對著手機就怒吼,之后可能是牽扯到傷口,他還直嘶嘶嘶的發出了吃痛聲。

沈顏汐這會心有些悶得厲害,她發現自己還是沒能做到對沈仲良那個冷血負心的男人不有任何一點奢想。

所以在聽到他毫不猶豫說報警處理時,她那顆怦動的心像是被人放在火架上烤一般。

報警?這世上怕只有沈仲良這個做父親的在事情不清不楚情況下,就想把女兒往局里送吧。

別人的父愛都是拼了命護子女,哪怕流血流汗也在所不惜,但到沈仲良這個負心漢這里,他卻只想著威脅她,剝奪她,甚至如果可以,他還想弄死她。

心,涼到了如種被冰雪覆蓋的感覺。

其實她是絕對不會告訴沈仲良,剛剛聽聞他被打斷兩根肋骨時,她心里隱隱泛出了心疼。

畢竟他是她爸爸,而且也沒人知道沈顏汐心里有多渴望一份完整的父愛。

“逆女,你給我說話,別以為裝死就能把事糊弄過去,我告訴你,如果這件事你不能給我個交待,你這輩子也別想見到那個老太太。”

“再要不然,你立刻馬上把剩下的四百萬打我帳上,否則,哼,你連給老太太收尸都別想。”

沈仲良的聲音極其陰惻冰冷,瞬間沈顏汐拿著手機的手在抖,眼眶發紅,聲音嘶啞道,“沈仲良,給我點時間,錢我會給你的,別動我外婆。”

那邊傳來不屑的嗤音,“給你時間?多久,一天?一月?還是一年?”

“一個星期,我現在就去湊錢。”說著沈顏汐就要掛電話。

但沈仲良冷血無情的聲音卻再次響起,“我最多給你一個小時時間,一個小時后,如果錢沒到我帳戶就別怪我對那老太太不客氣了。”

啪,沈仲良說完話直接將電話掐斷,而沈顏汐看著已然黑屏的手機,蓄在眼眶的濕潤再也控制不住往下掉。

外婆,想到她孱弱虛脫戴著氧氣機的樣子,她鮮活的心臟好像被人生生從身體里陶出來了一樣,血淋淋的。

“缺錢?我可以給你。”

突然,厲燚低沉邪肆的聲音在她耳畔出聲,再然后她回頭對上他放蕩不羈的俊臉。

只是剛剛被她揍得直捂下處的兩男人不知道什么時候逃走了。

不過逃就逃了吧,反正她這會也沒心情再收拾他們。

可她又哪里會知道,那兩個本來試圖欺負她的男人,之所以能在厲燚眼皮底下安然脫身,是因為……老厲在候著他們呢。

厲燚見自己說完話沈顏汐沒吭聲,桀驁彈動了下手里煙灰。

瞇眼,“但凡你要是還有幾分腦子就該明白現在不是嘴硬的時候,當然,如果你希望你外婆死在沈仲良手中,盡管硬氣到底。”

“我……”沈顏汐紅著眼眶不知所措抿唇。

厲燚也不知怎的,看著她這失了方寸的模樣心里竟然有些堵得厲害。

話說要不是剛剛親眼看著她又兇又飆拿棍子打那兩男人。

他還真不相信眼前這紅眶紅紅的她,會有那般令人欣賞的爆發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