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厲少太野?嬌軟小妻狠狠拿捏 > 第16章 你來這干什么?媳婦不用追?

燚哥我跟你說,我家那哭唧唧的小丫頭就是仙女轉世,你是沒瞧著她出生那會,那眼睛亮的,真的,天上的星星都沒……”

“老厲?你怎么在這?”

靳裴的話突然被厲燚打斷,再然后他抬眸便看到兩手搭在身后,臉色慍怒的厲老爺子從他家客廳出來,頓的他詫異,“厲爺爺,您……”

“還仙女轉世?哼,就你那小丫頭的瞇瞇眼,到時我家沈丫頭和臭小子造出來的小女娃分分鐘碾壓她。”

厲老爺子是不會告訴別人他這會記恨著靳老頭不給他抱那小丫頭的事,當然抱不到他就一個勁損,誰讓靳老頭小氣。

靳裴:不是怎么回事?厲老爺子這是?

“臭小子你來這干什么?媳婦不用追?”厲老爺子攻擊完靳家小子后,又慍怒看向渾身桀驁的厲燚斥道。

真的,要不是他夠不著這臭小子高度,他真想拎起他這耳朵好好教訓一番。

你說人家靳老頭都寶貝得那小丫頭跟什么似的,他還來湊熱鬧?沒看著他老爺子連那小丫頭一根頭發絲都沒碰到嗎。

“怒氣這么大,老厲你這是吃槍子炸藥了?”厲燚也不知怎的,看著他家這活寶老爺子,總是忍不住嘴欠想打趣。

但打趣后的下場就是后腦勺直接一巴掌打來,“你個混賬東西,厲家教了你這么多年的規矩都讓狗吃了嗎,我也敢打趣?

還有你來這干嘛呢?當爸爸的是人家靳裴小子又不是你,說起來你好像比靳裴小子還大兩歲吧。

嘖嘖,我這老臉被你丟的,要不是為了完成你奶奶臨終遺愿,我真恨不得趕緊去閻王那里提前預個號,反正早死晚死總比被你小子氣死強。”

厲老爺子這會的蹭蹭上來的怒氣可不是蓋的,只要一思及剛剛靳老頭那眉飛色舞抱著那小女娃嘚瑟的樣。

哎呦喂,不行了,他得趕緊走,否則怕老命交在這里。

“你小子還杵著干嘛?走,送我回家。”厲老爺子說完直接氣沖沖往外走,那氣呼的背影就跟個孩子發脾氣似的。

驀的厲燚忍俊不禁失笑,從口袋掏出張卡遞向靳裴,“給你家小丫頭的見面禮。”話落他長腿一邁跟上了前面厲老爺步伐。

后面靳裴緩神了好一會才低頭看自己掌心被塞的東西,而看清是張黑鉆卡時,他忍不住聲音拔高飆國粹,“臥槽燚哥,這太貴重……”

得,燚哥已經消失在了夜色中。

***

靜謐的車廂。

厲老爺子打從上車后就一直冷著張臉,傲嬌看向窗外沿途倒退的風景,他更是一個勁低頭嘆氣。

旁邊厲燚見老爺子氣得不輕,抽出支煙啪嗒點燃,隨后散漫不羈倚靠后背問,“到底怎么了老厲,誰給你氣受了?”

聞言厲老爺子冷哼一聲,“除了那靳老頭還能誰,但話說回來都怪你小子,要是你能給我爭氣點,我也不置于受他這等嘚瑟氣。

不就是一個小女娃嗎,還不舍得讓我抱?哼,如果不是想著提前練練手,老爺子我還不想抱呢。

你小子是沒瞧著他家那軟呼呼的小丫頭丑的,真的,黑不溜秋還瘦巴巴,活像個難民沒吃飽飯是的。

還有那小鼻子小眼睛小嘴巴,嘖嘖嘖,簡直丑到了天際,老爺子我活幾十年就沒見過那么丑的小丫頭,真是辣眼睛。”

靳家小女娃:厲太爺爺你這么損我合適嗎?又不是我不讓你抱的,嗚嗚嗚,過分了。

厲燚邊抽煙邊聽著老爺子損人家靳家小丫頭話,聽著聽著他實在沒忍住笑出聲。

而他這一笑像是引線徹底點燃了老爺子心里炸彈,只見他憤怒扭頭看向風流不羈的他,斥聲,“你小子笑個屁,不相信爺爺話?有本事調頭回去靳家看看。”

“好了老厲,消消……停車。”

突然,厲燚冷聲沖前面司機吩咐,驀的司機腳一顫踩剎車。

而由于一切發生太快,厲老爺子直接慣性往前撞了去,但好在厲燚手快護住了他頭。

接著還沒等老爺子開罵,他直接咔嗒一聲打開車門下車。

“這個臭小子,我看他真是皮癢了,回頭我弄不死……”

厲老爺子驚魂未定后張唇開罵,不過話罵到一半他就戛然而止停住了,因為他看到了被兩個醉漢糾纏的沈顏汐。

“妞,別掙扎了,走,哥帶你去快活快活。”男人一邊猥瑣看著沈顏汐清麗的臉蛋,一邊無恥朝她逼近說著。

另一個同樣眼神猥瑣的男人見沈顏汐退無可退,邪惡摸了下嘴角。

然后視線一路從她漂亮的臉蛋往下看,最后定在她傲人澎湃的胸脯前,他眼底全是色瞇瞇的精光。

又挺又大,看來他們是撿到寶了。

沈顏汐這會沒注意到朝她走來的厲燚,她的思緒只在兩個目光邪惡盯著她的男人身上。

她小著步子謹慎往后退,臉上故意露出害怕神色轉移他們注意力,“你,你們別過來,再過來我就喊人了。”

話落她假裝嚇壞往后踉蹌退了一大步,而兩個男人見她嚇得險些跌倒,直哈哈大笑朝她撲去,邊撲還邊惡心撅高嘴要去親她明艷的臉蛋。

然而下一秒。

“啊!”

就在男人的唇快要親到沈顏汐臉時,誰知一根棍子直接狠厲往他嘴上一砸。

頓的他牙齒被打落兩顆,發出慘痛哀嚎。

另一個男人見自己同伴受傷,猥瑣的一張臉突然變得陰沉,瞇眼看向沈顏汐手上拿著的棍子。

他陰惻惻道,“臭婊子,竟然敢算計我兄弟,一會看我怎么玩死你。”

說著他發狠朝沈顏汐撲去,沈顏汐倒也不急,見他沖自己跑來,她掄起手中棍子就狠厲揮打。

直到那男人被她打得在地上慘叫,她這才勾唇,“玩死我?就你這三腳貓功夫?”話落她還抬腳朝地上兩醉漢身上踢。

一點都不客氣,又狠又絕,還專踢人的薄弱處,痛得兩男人直地上翻滾嗷嗷叫。

兩手更是死命護住自己命根子,生怕被沈顏汐一腳踢廢。

遠處厲老爺子:臥槽,他家孫媳婦這么生猛的嗎?而且看她那干架的動作,練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