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厲少太野?嬌軟小妻狠狠拿捏 > 第14章 把她拽樓上強吻

最好你所言都是真的,否則,后果自負。”厲燚在聽完沈顏汐回答后,蹙緊的眉宇這才微微松開。

厲老爺子見他沒追咬著事不放,幾乎提到嗓子口的心跟著松了松,還好還好,總算是把這事給糊弄過去了。

不過話說,這小子身上應該快發作了吧?

“面還有嗎?”

厲燚不知道老爺子這會想法,吃干抹凈面前一大碗面后,他漆黑的眼眸直朝沈顏汐看去問道。

視線下,女人那碗面幾乎沒什么動,莫名他喉結一個滾動,不爭氣的肚子也是隱晦咕嚕咕嚕發出抗議叫個不停。

好在聲音不大沒被她和老爺子聽到,要不然他這臉干脆別要了。

“啊?你,你沒吃飽?”沈顏汐見厲燚視線灼灼盯著自己面前的牛肉面,詫異道。

腹誹這男人胃口這么大的嗎?她明明給他煮的是大碗的啊。

“沒有,你煮的量不夠塞牙縫。”話落他又冷聲命令,“去,再給我煮一碗來。”

這下厲老爺子不淡定了,拍桌,“丫頭別理他,他自個要吃讓他自己去煮,把你當什么了?真是。”

老爺子這會滿滿怒火,想著這小子怕是在宅里使喚人慣了吧,不然見人就使?

還有這臭小子是豬嗎,那么一大碗牛肉面下肚他竟然還要吃,也不怕撐死。

“老厲,你就不覺得自己在這甚是礙眼?”厲燚瞇眼看向老爺子。

“礙個錘子眼,我要是不在這你還指不定怎么使喚人家沈丫頭,還有你小子是豬嗎?不對,豬都沒你吃得多,那么一大碗……我去你個臭小子,那是人家沈丫頭吃過的啊。”

老爺子話都還沒說完,誰知厲燚直接就霸道端過沈顏汐面前那碗面又吸溜干了起來,驚得他差點下巴都掉地上。

而沈顏汐看著他吃自己吃過的面,臉頰騰的一下就紅了,這這這,他怎么能吃她吃過的?太那什么了。

厲燚吃面的速度很快,不到二分鐘,那碗滿當當的面就在他吸溜吸溜下直接見了底。

并且吃完后,他還打了個飽嗝,那饜足的樣子簡直不要太享受。

抽出煙,他無視兩雙瞪得像銅鈴一般盯著自己的眼睛,啪嗒點燃。

很快一陣煙霧從他菲薄性感的唇上溢出,再然后是他慵懶不羈手搭在餐椅背上的隨性樣子。

邪魅,張揚,桀驁。

許久了,他許久都沒吃過這么好吃的面,不,應該說他許久都沒嘗到真正的食物香味了。

“臭小子,你沒撐著吧?”厲老爺子這會眼睛瞪得老大,低眸看向比他吃得還干凈的兩個碗,他內心樂開了花。

有戲有戲,看看這小子吃抹干凈人家沈丫頭那只碗的德行,哈哈哈,看來他了卻心愿指日可待了。

厲燚沒回老爺子話,而是扭頭看向呆怔怔張大嘴的沈顏汐,張唇剛要說什么,身上卻突然一股奇癢襲來。

剎的他將手中香煙迅速捻滅,然后在沈顏汐還沒反應過來時,拽住她手直接就拖上了樓。

后面厲老爺子:“……”

得,看來是藥粉見效了,不過那臭小子粗暴扯人家沈丫頭上樓的架勢。

唉,看來有生之年他得給他騰個放榴蓮鍵盤的屋子去。

別問騰那屋子干什么,問就是為那小子好。

二樓。

黑白簡約裝修的冷色風格臥室。

沈顏汐被厲燚拽進來后直接抵在墻上。

她驚慌失措,“厲……唔。”

話聲被盡數吞沒,接著是男人強勢霸道的清冽氣息灌入她口腔。

“唔,唔。”

沈顏汐沒想到這男人把她拽樓上是強吻她,直奮力掙扎,兩只不安的小手更是死命錘打男人健碩的胸膛。

可男人胸膛硬梆梆的,任憑她怎么錘打都沒用,不僅如此,她還錘痛了自己小手。

委屈感油然而生,羞憤到極至時,她奮力的錘打直接改成抓撓,又狠又瘋狂。

“嘶,你特么……找死!”厲燚本來身上那些潰爛傷口就還沒好,這會被她用力一抓,血漬直接隱隱涔出。

而且女人尖銳的指甲摳撓到他傷處時,他忍不住俊眉顰緊就發出嘶的沉悶聲。

好,好得狠,真沒想到這看似柔柔弱弱的女人爪子竟然這么厲害,還像只野貓一樣,撓抓起來是一點都不客氣。

倏的他戾氣涌上,大手粗暴將她雙手扣至頭頂,另只手捏住她下巴就狂風暴雨一般的吻落下。

繾綣,纏綿,肆意……

沈顏汐被迫仰著頭承受他的吻,一張還不足男人手掌大小的臉蛋這會在他手里更是動彈不得半分。

這一刻她覺得自己就是只離了水的魚兒,一呼一吸都變得困難,變得窒息。

房門外。

厲老爺子耳朵貼著門在偷聽,只可惜這門隔音效果太好,他什么都聽不到。

不過他那顆如熱鍋上螞蟻的心,哎呦喂,真是要急死他了。

也不知道里面兩人到底怎么樣了,還有那臭小子有沒有溫柔待人家沈丫……

咔嗒。

突然,就在老爺子還沒想完后面事,誰知緊閉的房門就從里被人拉開

再然后一抹倩影直接風一般速度從里噔噔噔的跑下了樓。

剎的他目瞪口呆站在厲燚房門前,神識仿佛被人從身體剝離了一般。

得,不用說,看那丫頭捂嘴嚶嚶嚶泣聲離開的樣子就知道,那混賬小子絕對沒有溫柔待人家。

該死的,不行了,他得先回房把之前斷了的藥再吃上些時日,要不然他真怕那臭小子和沈丫頭還沒修成正果,自己就撒手人寰了。

幾分鐘后。

吃完藥的厲老爺子怒氣沖沖朝厲燚房間走去,他都想好了,就沖剛剛人家沈丫頭那委屈泣泣離開的樣子,他就非得先給自家那臭小子一頓毒打再問緣由。

只不過當老爺子來到敞開門的房間時,那里哪還有什么臭小子身影。

“???”

頓的他太陽穴突突狠跳,大意了,竟被這小子逃了……

***

晚上。

帝尊夜總會。

厲燚一身桀驁進到包廂時,地上已經有個黑色麻袋在唔唔唔的掙扎扭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