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厲少太野?嬌軟小妻狠狠拿捏 > 第13章 老厲你在我碗里放了什么?

厲爺爺,您這是……在放什么東西?”

清脆的聲音在厲老爺子耳邊響起,驚得他拿著藥粉的手都不禁微微抖了下。

不過很快他又恢復一派冷靜,瞎扯道,“丫頭別慌,這不是毒藥,就是一些尋常增強體質的藥粉。”

沈顏汐:真的,她是絕對不會告訴老爺子,看著他鬼鬼祟祟往面里酒東西時,她想到了大郎喝藥的情景。

不過老爺子到底往那碗里灑的是什么?

“好了丫頭,走,我們出去吧。”就在沈顏汐好奇老爺子往碗里灑的到底是什么東西時,他渾厚的聲音打斷了她思緒。

再后來,他端著面便去了客廳。

“這特么是什么?豬食?還有誰讓你往面里放香菜的?”

厲燚看著面前滿滿當當的一碗面,清冷聲音驟響,一張俊逸非凡的臉更是黑沉到了極致。

沈顏汐身體一緊,幾分慌亂不安的視線對上男人沖她掃來的陰鷙眸光,她吱唔,“你,你不吃香菜?”

厲燚磨牙,“很難看出來?”

沈顏汐:這是很難的問題嗎?是壓根看不出來好不好。

“臭小子,人家忙活了大幾十分鐘你就這態度?找削嗎?還有你是沒左手還是沒右手?不吃香菜不會挑了去,存心找人家丫頭茬是吧?”

厲老爺子氣得都想一大碗牛肉面直接蓋這臭小子頭上,嫌棄人家面上加了香菜不說,他還毒舌說人家煮的豬食?有他這么過分的嗎。

“丫頭,坐下我們一塊吃,至于他,別理他,愛吃不吃,傻子才慣著他。”

話落老爺子直接將一碗面推到沈顏汐面前,并且老爺子還十分細心給她遞去筷子。

驀的沈顏汐接過老爺子遞來的筷子,然后落座小聲道,“謝謝厲爺爺。”

隨后他們一老一少嗖嗖的吃起了面條,當然那夸張的嗖嗖聲音是老爺子特意發出來的。

只見他一邊吃,一邊眉飛色舞夸贊,“丫頭,沒想到你手藝這么好,這面簡直絕了,比我宅里那年薪百萬的廚師煮得還好吃,不行不行了,這湯我也不能浪費。”

說罷老爺子又是頑皮吸溜一口,硬朗的臉龐上全是褶子般的笑容。

而厲燚蹙眉看著老爺子越來越夸張的吃相,煩躁舔了下腮幫默默拿起筷子挑碗里香菜。

也好在香菜沒有切碎,所以挑起來不費事,要不然,該死,他真想擰了沈顏汐這腦袋。

旁邊沈顏汐余光瞥著厲燚終于動筷子,這繃緊的心才算放下,暗想他吃了面后應該就不會再將那一百萬要回去了吧,還好,錢總算保住了。

“唉喲,豬終于吃豬食了,不容易啊,怎么樣臭小子,這豬食味道好嗎?”

老爺子喝完碗里最后一口湯后,挑著眉問厲燚,嘴角全是戲謔的笑意。

厲燚沒回他話,只是掀眸掃了他眼繼續低頭吃。

老爺子見他沒理會自己,嘴角抽了抽,隨后又想到這小子味覺失靈,眼底閃過抹晦暗不明的復雜神色。

話說這小子什么時候味覺失靈的,他怎么不知道?還有這小子不是味覺失靈了嗎,那他還挑個屁香菜,矯情。

吸溜吸溜,很快滿當的一碗面就被厲燚吃去大半,見狀厲老爺子笑得更加狡黠。

人家都說抓住一個男人的心得先抓住他的胃,看來他的孫媳婦是把他的胃抓住了。

厲燚:抓住個屁,忘了老子味覺失靈?還抓住,抓空氣嗎?

然而下一秒厲燚突然被舌尖的香辣知覺刺激得身子一震。

驟的他不可置信止住手中夾面動作,深刻分明的俊臉更是驚駭愕然,香?辣?他竟然……

厲老爺子見他吃面的動作突然止住,神色莫名有些緊張,腹誹這小子怎么突然停了?該不會是吃出了里面藥粉味道了吧?

“怎么了臭小子?你這臉一言難盡的表情是何意?”老爺子試探性問道,不安的內心卻早已如同有千只螞蟻爬著。

完了完了,要是這混世不羈的臭小子知道他身上的所謂咒語靈驗是他所做,那他估計現在就會火爆把人家沈丫頭丟出厲家。

這可怎么辦?厲家咒語靈驗是真,但如他之前所說,那玩意沒這么靈驗的啊,少說也得三五個月,而他卻僅不到二天就發作了。

本來這臭小子就心思多,現在恐怕當真猜到了什么,唉,也怪他自己沉不住氣一包藥粉全灑下去,要不然哪會露陷不是?

“這面……味道不對。”厲燚不知道老爺子這會慌亂不安的心,低沉說道。

聞言老爺子聲音都有些克制不住顫抖,“怎,怎么不對了?”

完了,看來露陷十之八九了。

厲燚掀眸,睨向老爺子過分緊張的一張臉,他蹙眉,“老厲你在我碗里放了什么?”

這老爺子,臉色這般緊張定然有鬼。

不過好在老爺子心里素質過硬,“放什么?放毒了你信嗎,我看你個臭小子是懸疑劇看多了吧,疑神疑鬼的。”

厲燚挑眉,“沒放什么你結巴?”

剎的老爺子身心一緊,狡辯,“誰結巴了?你哪只耳朵聽到了?”

“兩只耳朵都聽到了。”厲燚一邊夾著面痞笑,一邊勾唇看向老爺子姹紫嫣紅的臉,玩味明顯。

氣氛有些微微僵滯,沈顏汐看著他們一老一小你瞪我,我瞪你的樣子頭縮得幾乎成鵪鶉。

偏偏這時厲燚還側臉看她,沉聲問,“你來說,老爺子到底有沒有在我碗里放東西?”

驟的被點名的沈顏汐心一陣慌亂,張嘴剛要開口,就聽厲燚不溫不火的聲音再次響起,“想清楚再回答老子,否則下場不是你能承受得起的。”

吸溜吸溜,話落厲燚端起碗又喝起了湯。

而厲老爺子逮到他冷眸被碗掩蓋住這會功夫,直沖沈顏汐搖頭,示意她別把剛剛那包藥之事說出去。

沈顏汐收到老爺子眼神,努力平復緊張慌亂的心,然后軟聲鎮定回。

“面是我親手煮的,厲爺爺除了端桌上什么也沒做,再說如果面里真放了東西你難道吃不出來?”

沈顏汐在賭,在賭剛剛老爺子那東西定然是無色無味,要不然厲燚就不會面吃到大半才發現異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