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厲少太野?嬌軟小妻狠狠拿捏 > 第12章 你媳婦被打的事你打算怎么辦?

厲家廚房。

沈顏汐在聽到厲燚那咕嚕的窘迫叫聲沒忍住笑出聲后,就被他黑沉著一張臉威脅進了廚房給他煮吃的。

厲家的廚房很大,分中式和西式,不過好在里面東西很好找,這不沈顏汐很快就找好了食材準備開煮。

“丫頭。”厲老爺子進來時,沈顏汐剛剛把牛肉切好并腌制。

扭頭看向一臉和藹可親的厲老爺子,她聲音不自覺放柔,“厲爺爺。”

“你這是準備給那臭小子做什么?”老爺子看著她腌制的牛肉,雙眸炯亮問道。

“牛肉面,厲爺爺您要嗎?要的話我就多煮一碗。”沈顏汐柔聲回。

聞言厲老爺子努了努嘴,其實他吃過早餐了的,但看著這丫頭碗里那腌制得很是令人有食欲的牛肉。

他笑呵呵,“要的要的,丫頭你給我也煮一碗吧,辛苦了。”

話落老爺子又緊了緊口袋里那包藥粉,眸色狡黠,看來他來得太早了些,丫頭這面沒做好他無法給那臭小子下藥啊。

算了,他還是過會再進來瞧瞧吧。

反正那混世不羈的臭小子,哼,皮膚潰爛的罪必須遭。

“好的厲爺爺,廚房油煙味重,那您先出去吧,我一會就好。”

沈顏汐并不知道老爺子進來是想在厲燚食物上灑藥粉,柔聲催促。

厲老爺子見她已經往鍋里在下面條,微笑點了點頭準備離開。

然而視線落到一盤精致小菜上后,他想也沒想端起,道,“外頭那小子估計餓壞了,罷了,我先給他端盤小菜墊墊肚子吧。”

話落他避開沈顏汐視線,拿起個調料盒就往小菜里使勁倒。

心里則早已笑得人仰馬翻,臭小子,兇他未來孫媳婦是吧,行,讓他好好被咸咸。

餐廳。

厲老爺子端著小菜出來時,厲燚正桀驁不馴叼著煙在忍耐饑餓,那吞云吐霧的不羈樣子差點沒把老爺子氣得一口老血吐出。

上前,他伸手一把將他抽燃的大半支香煙奪下,慍怒厲斥,“抽抽抽,你當我這是帝尊夜總會嗎?你看看餐廳被你熏得,一會要是沈丫頭出來被嗆咳嗽,我非得削你。”

“老厲,我是你親孫子嗎?”

厲燚薄唇香煙被他奪走本就不爽,再聽著他什么嗆著沈顏汐話時,他俊逸的臉龐刷的就沉下了。

削他削他?老爺子莫不是忘了那個砸他的女人姓沈而不姓厲?

厲老爺子見他一身痞痞模樣,氣得抬手扶額,隨后啪一聲將自己手上小菜放桌上。

“我倒是希望你個混賬東西不是我孫子,但有什么辦法,你小子太會投胎了。”

驀的厲燚被他話逗笑,貧嘴,“那是,不然怎么說投胎也是門技術活呢。”

老爺子朝他翻個大白眼,“行了,少貧,趕緊先墊墊肚子吧,墊完后我跟你說點正經事。”

“什么正經事?”厲燚一邊拿起筷子夾菜,一邊道,“如果是那豆芽菜的,老厲你省省口水吧,她不是我的菜。”說完厲燚直接一口小菜進嘴咀嚼起來。

厲老爺子這下不著急接他話,因為他狡黠晃動的眸子正準備看這小子高壓線上蹦迪的樣子。

然……

“看著我干嘛?我臉上有字?”邪佞不羈的厲燚咽下小菜后,見老爺子一副眼球都幾乎震裂的模樣盯自己,顰眉發問。

“你你你,好吃?”老爺子這會著實被面無表情咽下小菜的厲燚嚇到了,要知道他剛剛可是把整罐鹽都倒進小菜里攪拌了的。

可這小子?天哪,他沒舌頭嗎?不然怎么嘗不出咸味,還是說他裝的?

“怎么?你投毒了?”厲燚對上老爺子一驚一乍的表情,繼續吊兒郎吊問道,但手中筷子夾小菜的動作卻沒停。

沒辦法,他確實是餓了,不然剛剛那肚子也不會丟臉死的咕嚕咕嚕亂叫。

不過老厲這一副見鬼的表情是為何?還有他問他好吃是何意?不過一盤小菜而已,味道不就那樣,有什么好吃不好吃的。

“沒,沒毒,你小子放心吃吧。”

厲老爺子不知道自己到底是用了多大力氣,才將自己風中凌亂的情緒控制好。

黑眸瞥著厲燚一口接著一口面無表情咽下的那盤小菜,他眉心直突突狂跳。

天哪,不用說,這小子肯定是味覺失靈了,不然他……

不過現在他味覺失靈這么屁大點的事哪值得他憂心,于是他低咳了聲,開口,“臭小子,你媳婦被打的事你打算怎么辦?”

驟的厲燚指尖一頓,“媳婦?老厲你想孫媳婦想瘋了嗎?不然就那么個豆芽菜也配?還有她被打關我什么事?你當我很閑?”

聞言厲老爺子氣得險些直接拿出兜里藥粉撬開他嘴死灌,聽聽這混賬小子說的是人話嗎?

什么叫她被打關我什么事?搞清楚,那不是別人,是他媳婦。

還有他這張嘴到底要死鴨子到什么時候?還是說這身上潰爛的皮膚不夠讓他嚇到?

“你個臭小子,這張臭嘴就非得跟我上綱上線是吧?別忘了那是你媳婦,她的臉就是你的臉。”

“老子可沒承認她是我媳婦。”厲燚冷冰反駁。

厲老爺子氣得徹底火爆一拍桌子,“事已成定局你小子嘴硬有什么用?就非得把我活活氣死才高興是不是?”

“那老厲你就爭氣點別被我氣死,要不然那女人,哼,小命不保,反正你這么喜歡她,我就孝心泛濫送她下去陪你得了。”

厲老爺子:“……”

造孽啊,誰懂他現在想一棍錘死這臭小子的心?

“特么的煮個東西她是準備煮出花來嗎,還沒好?我去看看。”厲燚說完就起身要往廚房去。

卻被老爺子不悅的話鎮住,“慢著,你別陰魂不散去嚇那丫頭了,我去。”

說完不等厲燚回話他直接怒氣往廚房而去,而這怒自然是被臭小子氣的。

行,桀驁難馴是么,他決定了,一會就把袋子里那包藥粉全給他灑下去。

他就不信‘咒語’靈驗面前他還能不認真護他媳婦。

“去替我查件事。”

餐廳。

厲燚在瞥著老爺子身影徹底進去廚房后,撥通個手機號碼清冷吩咐。

一張原本狂佞不羈的深刻俊臉,這會也涌出抹肅殺冽人的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