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厲少太野?嬌軟小妻狠狠拿捏 > 第10章 再動當心老子擰了你這腦袋

去給我開張一百萬的支票來。”

老爺子突然響起的鏗鏘聲音,驀的讓沈顏汐本就緊張尷尬的小臉幾乎低到腳尖。

她本還以為老爺子會錯愕她這番話的意思,畢竟她這沒頭沒腦上來就一句什么又吻著厲少的話實在太讓人奇怪。

好在老爺子很聰明,聰明到覆蓋了她所有不自在和難堪。

“謝謝厲爺爺。”

沈顏汐拿到支票那刻,鼻尖忍不住發酸發澀道,清瘦纖細的身體微顫樣子也分外讓人心疼。

厲老爺子見她眼尾還是紅腫厲害,到嘴邊的追問話再次咽回肚里。

看得出這丫頭并不想多說其它,算了,他還是別開口問了。

更何況她哭紅的眼睛和被打的臉頰,已經很明顯發生了什么。

只是,唉……

老爺子低低嘆了聲氣,張唇再想說什么,只見拘謹在沙發上的沈顏汐便蕭瑟起身,“厲爺爺,那,那我先走了。”

沈顏汐這會整顆身心都系在那戴著氧氣機的外婆身上,還有就是沈仲良給她的時間不多,所以她得盡快想辦法再湊到另外三百萬。

要不然他不會善待外婆事小,好不容易排上的手術黃了才是大。

“哦,那丫頭你保重,有什么事可以隨時來找爺爺。”

老爺子其實內心是想挽留住沈顏汐的,但看著她手里緊張攥的那張支票幾乎被她攥出皺褶時,他又硬生生把話卡回了肚里。

暗想這丫頭肯定是遇著事了,想到遇著事,他情不自禁就聯想到現在還未現身的厲燚,頓的火氣蹭蹭上來。

那個混世不羈的臭小子,這都多久了,他怎么還沒出現?沒見著受委屈的媳婦都要走了嗎,該死的,一會看他怎么收拾他。

厲宅外面。

沈顏汐急匆匆剛出來便撞在了一堵肉墻上,頓時本就濕漉漉的眸子這會更是涔出一層朦朧水霧。

抬手摸向被撞得生痛的鼻子,她擰眉剛要開口,誰知就看到俊臉桀驁不馴的厲燚。

男人身上穿著一件白色襯衫和黑色褲子,短發利落,五官深刻,領口敞開,袖子半卷。

兩片襯衫衣角沒入褲腰間,散漫不羈中又透著幾分慵懶隨性,令他修長健碩的身姿看著格外邪魅的性感。

還有那單手插兜和俊臉微斜的樣子,猶如漫畫走出的王子,透著抹高不可攀的矜貴和疏離感。

驀的沈顏汐指責的話卡在喉嚨,神情不自覺繃緊慌亂,腦海閃過昨天他甩百萬支票給她時撂下的那句:拿著錢滾蛋,以后再敢出現在厲家,當心腦袋的話,她慌忙想把手里支票藏好。

可為時已晚,厲燚狹長的鳳眸已經看到了她手上支票,并且還狂佞一抽,聲音清冷戲謔,“又訛了老爺子一百萬?理由。”

話落他深邃的黑眸直勾勾盯著沈顏汐,那侵略焦灼的眸色仿佛要將她內心看穿看透一般。

沈顏汐被他盯得不自在想垂頭,可視線落在他指尖夾著的那張百萬支票上卻怎么都垂不下,因為于她而言,那不是錢,是外婆的命。

“我,我跟厲爺爺借的。”沈顏汐聲音顫顫回答,謹慎小心的目光盯著他手中那張支票,呼吸都有些戰栗。

她在害怕,害怕性子讓人難以摸透的厲燚會當場把支票撕了,畢竟這錢是他厲家的。

“厲爺爺?”厲燚聽到她軟軟的話低沉嗤聲,又道,“你到是會哄老爺子開心,不過這哄的方式,嘖嘖,還挺豁得出去。”

驟的沈顏汐錯愕與他對視,張嘴剛要問他說的什么哄的方式時,誰知男人骨節分明的手指就捏住她下巴。

再然后用力一抬……

頓的兩人四目相視,彼此輪廓都清晰倒映在了對方眸底。

而厲燚瞧著她眼尾紅腫臉頰還有五指印記時,冽聲勾唇,“手段不錯,知道老爺子心軟苦肉計都用上了,不過沈汐顏,你這巴掌好像扇得也不重啊,要不我幫幫你?”

厲燚勾著菲薄的唇角睨著沈顏汐漲紅的小臉,臉上是副非常欠揍的表情。

“厲少,我叫沈顏汐。”清脆的聲音是沈顏汐最后的倔強,她也終于知道厲燚對她不明不暗的厭惡從哪而來,原來他是以為自己扇自己耳光來厲老爺這里訛錢了。

“沈什么顏,什么汐的你以為老子會在意?真當自己是顆蔥了?”厲燚看著她柳眉擰緊的小臉,突的逗弄心思涌出。

還別說,這女人皺眉奈他不何的樣子跟老厲有幾分像,生動鮮明。

沈顏汐不可能聽不出厲燚嘴里的鄙夷之意,扭動臉頰想從他手指間掙脫。

但厲燚卻沒有放手,反而察覺她掙扎時,他臉色瞬間冰冷陰沉,“再動當心老子擰了你這腦袋。”

冽人的話從男人薄唇冷聲道出,沈顏汐驀的吃痛嚶嚀一聲。

不是裝的,而是這男人當真加重了幾分力道捏她,疼得她感覺下巴在他手上要碎裂了般。

這混蛋……

沈顏汐默默在心里狠狠將他罵了個遍,被迫對上他如同鬼斧神工的一張俊臉,她紅腫的瀲滟眸子全是憤怒之意。

可厲燚卻視而不見她憤怒,捏住她下巴的大手左右轉動了幾下,在瞥著那五指印記都沿至她耳朵處時,他無波動的眸子漸漸沉了沉。

動她?問過他家老厲了嗎?

“嘶,疼疼疼。”

沈顏汐被他不小心捏到淤紫處時,干凈清秀的小臉瞬間揪成了樹皮狀嚶嚀起來。

剎的躲在暗處的厲老爺子聽到她這弱兮兮的嚶嚀聲再也不淡定,隨手拿起旁邊一根棍子,他氣勢冽人便朝厲燚奶兇走了去。

并且在厲燚還沒反應過來時,他揚手就一棍往他背上打去,邊打還打怒斥,“你個臭小子,我讓你回來是給這丫頭做主的,你倒好,合著外人一塊欺負她是嗎,當真不怕自己日后打光棍?

還有你個臭小子是眼瞎嗎,不然人家丫頭臉上的傷這么明顯你捏著來捏著去干什么?看不見?

最氣人你還把她捏疼了,你你你,你個不爭氣的臭小子,到底要我說幾遍才明白,老婆是用來疼不是用來欺負的,混賬東西。”

厲燚:“……”

老厲這話未免太言重了,還老婆?就這一酒瓶砸他腦袋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