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厲少太野?嬌軟小妻狠狠拿捏 > 第9章 趕緊回家,否則腿打斷

啪啪。

沈仲良被沈顏汐一巴掌扇臉后,臉色迅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陰沉下來,接著他毫不猶豫就反手給了她兩個耳光,力氣之大硬生生把身形清瘦的沈顏汐扇跌在地。

隨后是他怒不可遏的咬牙聲音,“你這個逆女,看來是我平時太縱容你了,連我也敢動手,你是活膩了嗎。”

話落他還狠厲抬腳往沈顏汐身上踹,不過好在她及時躲過。

緊接著她迅速掄起旁邊一個花瓶欲砸向沈仲良,卻聽他陰惻惻冷厲道,“砸啊,有本事你給我砸,不過我告訴你逆女,你今天要是有本事掄這個花瓶砸我,我下秒定讓人拔了那老太太氧氣管。”

男人狠厲陰惻的話沒有半分玩笑意思,倏的沈顏汐手上動作停頓。

一雙布滿血絲的眸子就這么直勾勾看向沈仲良,仿佛刀刃似要將他活活剜了般。

眼淚不受控制從眸眶滾落,她腦海閃過外婆脆弱呼吸的樣子和蕭瑟嶙峋身體,身體發顫。

恨,她真的很恨沈仲良,恨不得用手上花瓶狠狠將他頭打爆,但外婆……

駱雪漫見她們父女僵持住,忙虛偽上前打圓場,“老公,別這樣,會嚇著顏汐的,再說都是一家人,你動什么怒呢。

公司現在困難我知道,但再怎樣你也不該拿老太太說事,何況顏汐這孩子又不是不懂事之人,我相信錢她遲早會拿出來的,對嗎顏汐。”

駱雪漫看似一番臺階的話實則卻是無形警告,沈顏汐不可能聽不明白。

吸了吸鼻尖,她最終緩緩放下自己手里花瓶,啞聲道,“想我把錢拿出來可以,但我至少得先確認外婆是否安全。”

她對沈仲良已經不抱任何僥幸心理了,何況這男人本來就心狠手辣。

再加上駱雪漫這個女人,沈顏汐不確定外婆安全她根本不放心,畢竟狼心狗肺的人是什么事都做得出來的。

駱雪漫見她終于松口,這才趕緊堆上虛偽笑容,“這個好說,知道你心疼那老太太我早讓人準備了,喏,這兒呢,來看看吧。”駱雪漫話落便拿起茶幾上的平板滑開。

很快,沈顏汐就在平板上看到了老太太戴著氧氣機孱弱蕭瑟的樣子,老太太睡得很安靜,安靜到令她有抹窒息的恐慌。

瞬間她眼淚刷的一下又撲朔往下掉,心痛得如同被人四分五裂。

指尖狠狠鑲嵌進掌心她都已經感覺不到疼,她所有的視線和注意力只在老太太安靜的睡顏上。

駱雪漫見她看得難過,暗暗朝怒意未退的沈仲良投去個稍安勿躁眼神。

然后又一副假好人模樣勸沈顏汐,“怎么樣顏汐,我和你爸爸沒騙你吧,你外婆是不是好好的?那既然老太太現在沒事,你是不是也該想辦法幫你爸爸度過這次公司危機?”

“你跟她廢什么話,就她這死犟的性子能聽得懂嗎?”駱雪漫的話一落,沈仲良直接怒斥出聲。

緊接著又陰沉著張臉威脅沈顏汐,“我告訴你逆女,如果你不把剩余的那四百萬拿出來替我把公司危機解除,老太太這命,哼……”

“我給,我給錢,沈仲良你別動我外婆,我,我現在就去湊錢。”

外婆在這個冷血無情的男人手里,沈顏汐就如同是被人折了翅膀的鳥兒,除了妥協她別無選擇。

她自己可以跟沈仲良硬剛上線,吃再多苦,受再多罪都無所謂,但外婆,她根本不敢賭,因為她是她在這世上唯一的親人了。

片刻。

沈顏汐離開沈家后,駱雪漫這才陰沉沉冷笑出了聲,“老公,看來還是你有辦法,知道拿老太太威脅那丫頭她翻不了天。”

沈仲良一臉冷漠嗤聲,“這還用說,自打她母親去世后,那逆女只跟老太太親,要是連她都威脅不到她,恐怕這世上也沒人能再拿捏住她了。”

“不過剛剛那逆女說什么?湊錢?錢不是在她身上嗎?她湊什么?還是說她蠢得賣個身還被人分期付款了?”

沈仲良本就心急如焚錢趕緊到位緩解現狀,而想著剛才沈顏汐一把鼻涕一把淚哭得撕心裂肺說給她點時間去湊錢時,他莫名心里生出一股不安。

他在不安沈顏汐到底有沒有那筆錢,又或者如他所猜測她賣個身還被人分期付款了,若真是這樣,那他公司還等得起嗎?

厲家宅院。

厲老爺子見沈顏汐一雙哭紅腫的眼睛出現在自己面前時,當場拿出手機撥通厲燚電話。

怒聲,“臭小子,我不管你人現在在哪,趕緊回家。”

言畢怕自己話不夠威嚴,老爺子還氣呼補充一句,“否則腿打斷。”便掛了電話。

厲燚:老爺子大清早鬧哪出?不過腿打斷?呵,他有那力氣嗎。

“丫頭,出什么事了?快告訴爺爺。”

厲老爺子掛上電話后,一臉心疼看著沈顏汐慈祥問道,從她哭紅的眼眶和那臉頰兩邊的五指印就知道,她定然是被人欺負了。

而且欺負得還不輕,瞧瞧那張巴掌大小的臉,該死,這都被人扇腫了,偏偏厲燚那混不吝的小子這會還不知道在哪快活。

話說那小子當真不怕日后追妻火葬場嗎?要不然他怎么這般不上心這丫頭,他難道不知蓋了他厲家男人印章的女人,日后必定是厲家女主人?

“厲老爺,我……”

“丫頭,你我不是外人,不必這么見外,叫我爺爺就行。”老爺子打斷沈顏汐話說道,刻意壓低的聲音還透著幾分溫和,仿佛生怕嚇壞到她。

“我。”沈顏汐這會低垂著腦袋,她有些遲疑不知該如何說出心里話。

可很快她又想到外婆躺在床上戴著氧氣機那孱弱安靜的樣子,于是小聲道,“厲爺爺,我,我昨晚又吻著厲少了。”

厲老爺子:怎么回事?讓這丫頭喚他爺爺她怎么還自顧加了個姓?這多生疏,多讓人心里發悶啊。

不過這不是重點,重點是這丫頭說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