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厲少太野?嬌軟小妻狠狠拿捏 > 第8章 賣身來的,而且還賣了五百萬?

沈家。

沈顏汐一身怒意進來時,沈仲良和駱雪漫正在吃早餐,因為有了拿捏沈顏汐的資本和退出的那一百萬暫緩公司危機,兩人心情甚好。

“沈仲良。”

突然,沈顏汐沙啞的聲音在門口響起,顯然哭過。

能不哭嗎,她做夢都沒想到自己冒死賺來給外婆的那一百萬手術費,會因系統故障被沈仲良鉆到空子。

還有外婆被轉院的事,這明顯就是沈仲良想要拿捏她的手段。

“外婆在哪?你把外婆藏哪了。”沈顏汐憤怒來到餐廳,垂眸看著他和駱雪漫面前琳瑯的食物,眼眶死死發紅。

讓他出錢給外婆做手術說沒有,讓他略出綿薄之力也說沒有,可看看現在他和駱雪漫這頓早餐,恐怕沒個二萬塊錢下不來。

沈顏汐無法想象沈仲良冷血自私的心到底涼薄成了什么樣,更無法想象命懸一線的外婆急雪手術費救命,他卻依舊奢舍享受的可恥樣子。

她只知道,看著這樣一個冷血自私,只顧自己享樂的爸爸她心猶如萬箭穿心。

她不知道當年媽媽到底是怎么看上的這個男人,因為在她的記憶里,這個男人自私又自利,并且任何時候他都只會設身處地為自己著想。

對媽媽就更不用說,一慣的冷漠,一慣的忽視,甚至一慣的涼薄。

涼薄到什么程度呢,他可以在媽媽一邊住院打點滴帶她的情況下還在夜總會花天酒地。

“爸爸都不會叫了?你媽從小教你的規矩禮儀呢?”沈仲良十分不悅沈顏汐張嘴喚他大名,嗓音厲斥。

駱雪漫見他臉色不悅,茶里茶氣幫腔,“就是顏汐,怎么說仲良也是你爸爸,你這直呼其名確實不對。”

“外婆呢,我外婆呢。”沈顏汐沒理會駱雪漫虛偽至極的嘴臉,只是怒紅著一雙眼睛看向沈仲良咄咄問道。

外婆住了大半年院他都不曾到前看望一下,所以沈顏汐根本不信院方那邊所說的什么,他接走外婆是為了讓她更好的治療。

唯一的可能就是這男人要利用外婆拿捏威脅她,可她真的不明白,在他和駱雪漫的打壓下,一貧如洗的她還有什么值得他拿捏和威脅的。

“你外婆沒事,放心吧,我讓人好生照顧著呢。”沈仲良淡聲回應。

沈顏汐捏緊手指,強忍下自己騰升的怒意,她耐著性子再次沙啞道,“為什么突然把外婆轉院了?還有告訴我她現在在哪?”

沈顏汐現在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問出外婆所在之地,然后帶走。

畢竟就沈仲良這種自私自利的男人,她根本不相信他會善待外婆。

沈仲良抬眸對上她滿腔恨意的紅腫眸子,瞇了瞇眼冷情開口,“你外婆的事暫且放一放,先告訴我,你那一百萬的手術費怎么來的?還有另外四百萬可還在身上?在的話就趕緊拿出來幫公司度過這次危機。”

驀的沈顏汐擰眉,“四百萬?什么四百萬?”

她早已不是第一天和沈仲良打交道,所以自是知道他的尿性。

眼下他既然已經自動繞過了外婆轉院那件事說到什么四百萬,她要是不陪他周旋,他肯定會將外婆瞞得更加嚴實。

只不過這負心漢嘴里張口就來的什么四百萬實在讓她很錯愕。

“顏汐,你就別裝了,你在帝尊賣初夜的事我們都知道了,只是你這孩子也真是,這么大的事怎么不跟我們說一聲,害得我和你爸還猜測那筆錢是不義之財,不過現在沒事,知道你那錢還算來得正經,我和你爸總算放心了。

不過顏汐,另外的四百萬你瞞得嚴實就有些過分了,再怎么說你也是沈家一份子,這防人防到你爸爸頭上著實令我們心寒。

畢竟公司現在是真的困難需要援助,所以聽話,你還是趕緊把錢拿出來給你爸爸盤活公司吧

所謂一榮俱榮,一損俱損,也只有你爸爸的公司盤活了,你才能繼續做沈家的大小姐,要不然失了這層光環津城誰還會認得你沈顏汐,你說呢?”

駱雪漫笑里藏刀一通長篇大論道。

這下沈顏汐也徹底明白那四百萬是何意思了,原來這狼心狗肺的二人以為外婆那筆續繳的手術費是她賣身來的,而且還賣了五百萬?

于是她將計就計,“沒錯,我確實身上還有四百萬,不過你們死了這條心吧,我是不會輕易把錢拿出來救公司的,因為那是外婆術后的藥費和治療費。”

沈仲良聞言當場臉就黑了下來,“沈顏汐,你外婆的身體本就已經是強弩之末,你又何需浪費這么大的精力和財力在她身上?

而且我問過主治醫生了,就老太太現在的身體狀況,哪怕手術成功怕也活不長久,所以你還要這般任性執迷不悟為她豁出一切嗎?”

“再者我又不是沒跟你說清楚現在沈氏情況,你這孩子難不成還當真要見死不救?換而言之,如果沈氏真在津城沒落了對你有什么好處,我看你簡直就是胡鬧。”

駱雪漫聽見沈仲良斥聲沈顏汐,也故作嘆息,“是啊顏汐,你爸爸說得對,你外婆的身體已經……”

“閉嘴,我不想再聽你們二人說任何話。”沈顏汐怒斥打斷駱雪漫話。

隨后憤怒的視線充滿恨意瞪向沈仲良,“我再問你一遍,外婆到底在哪?”

跟這種冷血又自私的人,沈顏汐一句話都不想多說,她現在只想知道外婆到底被他藏在哪。

“想知道你外婆在哪?哼,先把四百萬拿出來。”

“沈仲良你還是個人嗎?那是外婆的救命錢。”雖然沈顏汐早已料到他會這么說,但親耳聽到后還是忍不住落了淚。

這一刻她在想,要是眼前這個冷血又自私的男人不是她的爸爸該有多好,這樣她就不會因為內心奢想的那點可笑親情而痛苦難過了。

“救什么命?賤命一條而已,也只有你這般死腦筋才愿意竹籃打水。”沈仲良無情嗤聲。

驟的沈顏汐被他話激怒,揚手一個耳光沖他臉上打,隨之聲音是她前所未有的悲涼和失望,“沈仲良,你就是個畜生,你根本不配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