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厲少太野?嬌軟小妻狠狠拿捏 > 第7章 就許你強吻老子,不許老子強吻你?

我說你個臭小子想氣我是不是?讓你打電話輕聲細語哄那丫頭過來,你可好,火爆的跟個土匪強盜,這下好了,電話被拉黑了吧?瞧瞧你這弱雞的情商,得,我看你小子還是英年早逝算了。”

厲老爺子氣不打一處來,掀眸看著一身桀驁不馴的厲燚,他險些又控制不住一巴掌拍他后腦。

看看這個臭小子,這都火燒眉毛了,竟然還半點不著急模樣,他難道不知那丫頭將他電話拉黑了?

“拿來。”

就在老爺子氣得語言都快組織不了時,吊兒郎當的厲燚直接伸手沖他道。

驀的他眉眼一挑,“什么?”

“手機,不給我我怎么讓那死女人滾過來?”厲燚一副甚是欠揍的表情說道。

而這下老爺子再也控制不住體內壓抑的怒氣,抬手就一巴掌拍在他后腦。

怒斥,“你個臭小子給我聽好了,人家那丫頭有名字,叫沈顏汐,你要再敢死女人死女人的叫,小心我削了你。”

厲燚后腦被打,甚是隱忍不耐舔了下腮幫,“沈顏汐?呵,就那丑得跟個歪瓜裂棗似的她,真是白瞎了這么好聽的名字。”

厲老爺子:“……”

這天真的沒法再聊下去了,不然他怕自己可能不用等最后那點時間閉眼,他這會就能被他氣閉眼。

于是起身,他直接拂袖而去。

行啊,他個混世不羈的臭小子不是不怕厲家咒語折磨嗎,那他就好好受著吧。

厲燚見老爺子起身就走,菲薄的唇角這才勾了勾,暗想不把這老爺子氣走他怎么離開這宅院。

還有這身體潰爛的咒語到底是哪個列祖下的?真特么……想刨了他墳。

因為饒是厲燚這么能忍,但這會身上也硬生生被他撓出了大片觸目驚心的血痕。

所以他知道,要是再不去找那個女人把身上這股異癢緩解,只怕他這副身體真的要咒語靈驗,潰爛而死。

沒一會。

吱呀,厚重的防彈門終于被打開,厲燚一身桀驁消失在了宅院。

站在房里窗前的厲老爺子見這小子終于出去,這才沉沉松了口氣,可很快他臉上又一抹凝重的神色溢出。

管家見狀,忙開口寬慰,“老爺,您可是在擔心厲少?”

老爺子點頭,“能不擔心嗎,我時日不多了,這小子又一身反骨難馴,再這么下去,我真擔心我走后他會孤獨到老,還有他那玩世不恭留戀風花雪月之地的浪子之心,唉,哪個好人家的姑娘愿意嫁給他啊。”

管家被他這話說得莫名眼眶有些發紅,啞聲道,“老爺您別想太多,雖說你這身體已經是強弩之末,但醫生也說了,凡事都有奇跡出現,可能……”

“行了行了,別安慰我了,我自己的身體如何我心里有數,現在我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那不收心的臭小子。

你說龐大的厲氏財團那小子都能條理有序管理好,怎么到他自個的事上就這么弱雞呢。

還有他那放蕩不羈的性子,該死,我要是再不約束讓他收斂點,他這一生恐怕就要毀了啊。

都說不孝有三,無后為大,可就現在那小子的所作所為,別說后,他能給我領個正正經經的丫頭回來,我就謝天謝地了,唉,真是愁死我了。”

帝尊夜總會。

厲燚一身戾氣出現,陰鷙幽邃的眸子看著那個端著托盤正準備進包廂去推酒的沈顏汐,他想也沒想快速上前。

沈顏汐此時站在包廂門口整理著裝,隨后又努力擠了擠甜美笑容。

做好一切準備后,她剛要伸手去開門,誰知盈盈一握的細腰就被只有力大手緊緊扣住。

再然后,那只大手一個用力便將她連人帶托盤拽進了懷里。

驀的男人清冽陽剛的氣息撞進她鼻尖,她嚇得張唇失聲尖叫,“放開……唔。”

后面的我字都還沒說完,誰知厲燚菲薄的唇就狠狠覆上了她的。

女人的唇很柔很軟,而且甜得不可思議,這是厲燚主動吻上她后內心真實的反應,只不過她唔唔唔抗拒和掙扎的樣子硬生生破壞了這份甜美和美好。

“唔,放……”

沈顏汐突然被人強吻,憤怒到了極點,一手緊緊抱住托盤和酒,一手奮力捶打男人結實硬朗的胸膛死命掙扎。

該死的,若不是怕托盤里的昂貴名酒摔了,她真想給他一托盤。

厲燚也沒想到自己吻著吻著就有些失控,那就是他情不自禁霸道撬開她唇舌長驅直入。

而那強勢猛烈注入女人口腔的氣息,卻倏的如同當頭一棒令沈顏汐清醒了過來。

憤怒中,她忍無可忍直接揚手朝厲燚吻得有些動情的俊臉扇了去。

混蛋,他竟然,竟然伸舌頭了……

啪。

清脆的耳光在走廊異常響亮,同時也打醒了所有曖昧和旖旎氣氛。

驀的厲燚回神,如鷹隼般犀利的眸子盯著沈顏汐那張被他幾乎吻得嬌艷欲滴的紅唇。

他邪佞舔了下后槽牙,冷嗤,“真特么以為老子稀罕吻你?”

話落又粗暴捏住她下巴,一字一頓,“就你這豆芽身板,呵,要是脫光了能讓老子硬算你贏。”

沈顏汐:“……”

這混蛋在說什么?不稀罕吻她還強吻她?瘋了嗎,還有什么脫光硬不硬的,他有病吧。

“厲少,你有病吧。”沈顏汐張口將自己心里話說出,說完后她眼圈還莫名就紅了幾分。

厲燚見她如此,嗤聲越發冰冷,“怎么,就許你強吻老子,不許老子強吻你?”

“我……”沈顏汐被他懟得啞口無言,最后漲紅著張小臉,“那算扯平了,希望以后厲少自重。”話落她逃似離開。

后面厲燚見她兔子似跑得飛快的清瘦背影,舔了下腮幫,突然想到什么,他骨節分明的大手下意識往身上剛剛那些撓傷地方摸去。

而在察覺那里當真沒有剛剛那么奇癢難耐時,他這才狠狠操了一聲轉身離開。

不得不說,這咒語還真特么的靈驗,明明剛剛來的路上他還癢得幾乎要暴走,沒想到直接強吻那女人幾秒就不癢了。

得,看來老厲沒嚇唬他,這豆芽菜的女人怕是他日后續命的良藥了。

次日。

沈顏汐提著早餐來醫院,然而當她推門看到病房空蕩的床鋪時,她瞬間心里一抹不安涌出。

外婆,外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