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厲少太野?嬌軟小妻狠狠拿捏 > 第6章 干凈得很,你小子算是撿到寶了

晚上。

燈火通明的厲宅。

“今日不許去帝尊鬼混。”厲老爺子手中的碗剛放下便渾厚說道。

視線再瞥了眼吊兒郎當唇角含著煙的厲燚,他又蹙眉,“看看你這一身混世不羈的樣,能不能給我長點臉?真是白瞎了我厲家基因。”

“老厲,你說教就說教,怎么還人身攻擊了?還有不讓我去帝尊鬼混是何意?想軟禁我?”厲燚菲薄的唇緩緩吐了口煙,深邃狹長的鳳眸中是散漫不羈的慵懶。

話說,這老爺子看不慣他又奈他不何的樣子還怪可愛的。

“你個臭小子,一天不給我找氣受就渾身癢癢是吧?讓你不去帝尊鬼混還有錯?你莫不是忘了你現在已是有老婆之人?玩玩玩,小心咒語靈驗你小子當場皮膚潰爛。”

厲老爺子氣不打一處來訓斥,并且氣急敗壞之下他還端起面前茶水就咕嚕咕嚕喝。

喝完后直接啪的一聲將杯子甩到桌上,沖管家吩咐,“去,把大門給我鎖了,今晚我非得讓這小子好好收收心。”

管家:“……”

厲燚見老爺子氣鼓鼓,菲薄的唇放蕩不羈吐了口煙霧,語氣狂佞,“鎖門?老厲你跟我開玩笑吧?就你那破門還不夠我一腳踹的。”

厲老爺子冷哼,隨后臉上露出抹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表情,“臭小子你還不知道吧,之前那扇不夠你一腳踹的門我已經讓人換了,現在這扇,呵呵。”

瞬間厲燚俊眉微顰,“現在這扇怎么了?”

“你去試試不就知道了?”老爺子滿臉狡黠說道。

這下厲燚不淡定,起身徑直往上鎖的院里大門去。

然而在他看到那扇堅硬如鋼的厚重大門時,他嘴里忍不住粗口爆出,“操,防彈裝置,老厲你夠狠。”

厲燚怎么都沒想到老爺子為了不讓他去帝尊鬼混會安裝防彈門,現在好了,這玩意他還真不敢直接上腳踹,除非嫌腳多。

“不狠點能攔得住你這一身痞性桀驁的臭小子嗎?再說我這也是為你好。”

“為我好?”厲燚氣得直舔后槽牙。

厲老爺子見他眉宇終于不似之前那般散漫不羈,這才放緩語氣,“當然,那個丫頭是第一個吻你的人,所以臭小子,你認命吧,不然哪天英年早逝可別怨我沒護著你,還有你打算什么時候把那丫頭娶進門?別怪我沒提醒你,拖久了小心咒語靈驗讓你生不如死。”

厲老爺子話一落還刻意朝厲燚身上看了去,見那里還沒什么癥狀露出,他不禁暗暗蹙眉。

怎么回事?黑市老板不是說那藥混入食物中十分鐘就會見效嗎?這也快十分鐘了,可……

“臭小子,你你你,你的脖子怎么了?”就在老爺子還以為那藥是不是失效了時,誰知原本沒有任何癥狀的厲燚,脖子上突然就涔出一大片觸目驚心的紅痕。

驟的他心里狂喜,但表面卻依舊裝著一副甚是擔憂和愕然的樣子,“完了臭小子,看來是咒語靈驗你身體開始發紅潰爛了,這可怎么辦,趕緊找那丫頭過來啊,要不然你這小命遲早玩完。”

厲燚煩躁開懟,“老厲你少蒙我,那玩意哪有這么快就靈驗的。”

“怎么沒有?我瞧著你這癥狀和我當年一樣,不過老爺子我沒你發作這么快就是。我問你,你現在身上是不是奇癢難耐?”

厲燚白眼一翻沒回老爺子話,但他兩只不受控制往身上一個勁狠撓的手卻說明了一切。

“特么的。”

厲燚在撓出血絲后,人漸漸有些繃不住,偏偏全身奇癢無比的地方還在不停蔓延。

不僅如此,那些被他撓過的地方也忽的像把烈火,灼得他整個高大身軀都不自覺佝僂。

厲老爺子見火候差不多,忙故作緊張對管家道,“還愣著干嘛,快去找瓶止癢藥來。”

話落又滿臉心疼看向厲燚,“臭小子,這可是厲家列祖施的咒,威力不容小覷,所以聽爺爺的,趕緊打電話讓那丫頭過來給你救急,否則,唉喲,只怕你這身皮扒了都扛不住這火勢哦。”

厲燚:怎么回事?他怎么覺得老爺子這話好像有幾分幸災樂禍?

“我特么上哪給她打電話,老子又沒有……”

“沒有那丫頭號碼?不急不急,爺爺我這有,不僅有號碼,那丫頭的信息資料我都給你查清楚了。”

說著老爺子直接抽出早已準備好的資料往厲燚面前遞。

“放心,爺爺看過了,是個乖巧懂事的丫頭,最重要還是白紙一張連戀愛都沒談過,干凈的很,所以你小子算是撿到寶了。”

厲燚:“……”

寶?就那種狗膽包天拿酒瓶砸他腦袋的女人?該死的,老爺子這是眼瞎吧。

不過現在不是爭論老爺子眼瞎不瞎的時候,而是他得趕緊叫那女人過來給他‘解咒語’,不然他這身體,操,估計一晚就得全部潰爛起膿。

話說回來,厲家那施咒的列祖是存心跟他過不去是么?否則為什么同樣的情況發生在厲家子嗣上他們就能挨個三五兩月再發作,而他卻才一晚就發作了?

帝尊夜總會。

沈顏汐在電話響了將近快四十秒才偷偷躲進樓道口接聽,“喂,你好,哪……”

“立刻,馬上,滾來厲家。”

低沉震怒的聲音從手機清冷傳出,沈顏汐先是愕然了一下,隨即反應過來可能是打錯,她細聲應道,“先生,不好意思,您打錯電話了吧?”

驀的,那頭隱忍到極點的厲燚磨牙暴怒,“死女人,別讓老子說第二遍,給我滾過來。”

沈顏汐:“……”

什么情況?莫名奇妙不說,還罵她死女人?不會是哪個精神病撥錯號碼了吧?對,一定是撥錯號碼了。

于是她想也沒想就沖手機罵了句,“神經病。”便將電話掐斷。

而且為了讓這神經病騷擾不到自己,她還直接將對方號碼拉黑了。

厲家院子。

厲老爺子看著厲燚被掐斷電話的那只黑屏手機,太陽穴直突突猛跳。

看吧看吧,這情商為負的小子跟人家通話還不到一分鐘就KO了,簡直……沒眼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