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厲少太野?嬌軟小妻狠狠拿捏 > 第4章 作死嗎?小心日后追妻火葬場

你你你,你要干什么?”沈顏汐看著渾身戾氣,眸色幽惻朝她逼來的厲燚,一張小臉嚇得煞白如紙,哆嗦不已的唇更是連句完整話都說不出口。

男人的臉色實在太悚人,特別是他那雙深邃凌厲的黑眸,沈顏汐覺得好像裹夾著刀子般,仿佛要生生將她剔骨削膚。

“昨晚砸老子時不是挺能耐?怎么,演柔弱?那你猜猜,老子會不會對你心軟?”

厲燚一身戾氣把沈顏汐逼到墻角后,修長結實的手臂還直接霸道強勢將她圈禁在懷里,如同撒旦厲鬼一般的眸子就這么直勾勾盯著因為害怕眼睫毛都微顫的沈顏汐。

菲薄的唇角突然揚起抹瘆人陰鷙的弧度。

沈顏汐抬頭剛好看到他如同厲鬼一般的冷笑,嚇得整個身子都在抖,“你,你到底想干……呃。”

女孩的后話頓的被卡在了扼住她脖子的大掌中,驀的她本能手腳并用奮力掙扎,窒息缺氧的感覺也讓她如同破布娃娃一樣無助失措。

她就這么惶恐驚悚睜大著一雙眼看向厲燚,雙手死死用力摳住他大掌,企圖這樣自己能多呼吸點新鮮空氣。

然而。

“放,放開。”

雙腳騰空脫離地面的那刻,沈顏汐瞳孔驟然劇縮,身體繃緊,兩只踩不實地面的腳在空中更是胡亂踢啊蹬的,渾身每個細胞都被恐懼占據。

這個男人?看來他是當真想弄死自己,不然他就不會瘋狂到掐著她脖子懸離了地面。

“敢拿酒瓶砸我厲燚的人你是第一個,看來你對人間是沒什么眷戀了,行,老子就大發慈悲送你一程。”

厲燚的聲音不冷不熱,且語氣還透著幾分慵懶和漫不經心。

可只有沈顏汐知道他這會絕對沒有跟她開玩笑意思,因為他掐在自己脖子上的那只大手……

“唔,唔。”

沈顏汐覺得自己就快窒息在這抹絕望里了,拼命掙扎的力氣越來越小,越來越弱,到最后,她只能瞳孔獰縮著如貓兒一樣撓著男人寬厚的大掌。

眼皮越來越沉,呼吸越來越弱,氧氣越來越少,她?難道真就要這樣死在男人手里嗎?

可不死她又能如何,在這力氣霸道又強悍的男人手里,她連掙扎都是多余。

“臭小子,你在干什么,趕緊放開那丫頭。”

突然,就在沈顏汐以為自己要窒息在這抹絕望里時,厲老爺子急促又渾厚的聲音驟然響起。

再然后厲燚還沒反應過來,后腦勺便結實挨了老爺子一掌,只聽他怒斥,“你個混賬小子,都說男人的手是用來打天下的,你倒好,用來對付女人?還愣著干什么,還不松手,沒看著這丫頭都快窒息了嗎。”

老爺子吼完直接強行去拽拉厲燚那只掐著沈顏汐的手,并且慍怒他當真對沈顏汐下這等狠手,他還憤怒啪啪抽打了厲燚手背兩下,動作幼稚又可笑。

厲燚:“……”

“咳咳。”

沈顏汐呼吸得到自由后,劇烈咳嗽了起來,清瘦倚在墻上的身影看著甚是孱弱無助。

厲老爺子見她如此,趕緊心急詢問,“丫頭,你沒事吧?”

話落他看向沈顏汐脖子那條黑紫掐痕,怒火再次蹭蹭涌上沖厲燚,“你小子還杵著干什么?快喊醫生看看這丫頭脖子啊。”

老爺子的話說得十分鏗鏘威嚴,可誰知厲燚理都沒理他徑直就轉身往里走,那修長高大的背影分外桀驁不馴。

厲老爺子:該死的,造孽啊,這一身反骨的臭小子他到底該怎么治啊。

十幾分鐘后。

厲家私人醫生檢查完沈顏汐脖子除了黑紫掐痕沒有其它傷時,老爺子這才繃緊的心放下。

不過隨之很快他又想到什么,問沈顏汐,“丫頭,你找我有事嗎?”

話一落厲燚低沉嗤鼻的聲音就響起,“老厲你擱這裝無知呢?一把年紀了也不嫌害臊?”

厲老爺:好想把這桀驁的臭小子往死里揍一頓怎么辦?

“砸傷老子還敢上門找死,要說不是為了錢,哼,老子這腦袋可以摘下來給你當玩具玩。”

厲燚聲音陰惻惻在客廳響起,驟的老爺子想到什么,隨后趕緊朝管家吩咐,“去,開張一百萬的支票來。”

話落不等管家應聲,誰知空中直接就一張支票似瞄準了沈顏汐般,朝她嗖嗖飛來。

接著是男人淡漠冰冷的聲音,“不用,老子這里已經開好了。”說完他又對坐著拘謹的沈顏汐,“拿著錢滾蛋,以后再敢出現在厲家,當心腦袋。”

明晃晃恐嚇的話從厲燚薄唇道出,厲老爺子只覺得腦瓜子嗡嗡嗡的疼。

張嘴剛要開口,沈顏汐就捏緊那張橫空飛來的支票起身,顫聲道,“謝,謝謝厲少。”言畢她蹭的如只驚慌失措的兔子跑出了客廳。

速度快到厲老爺子根本來不及阻止。

厲燚見她拿了錢還算識趣,黑壓壓蹙緊的眉宇這才緩緩松開。

可下一秒老爺子的話又瞬間讓他松馳的俊眉再次蹙緊。

“臭小子我說你吼那丫頭干什么?難道不知道她是你未來老婆,作死嗎?小心日后追妻火葬場。”

驀的厲燚磨牙,“誰特么承認她是老子老婆了?就她也配?”

一個砸他腦袋的玩意還想當他老婆?這世界上女人是死光了嗎?

厲老爺嗤聲,“得了吧,事已至此你小子逞口舌之快有什么用,忘了厲家那條咒語?除非你小子想全身潰爛英年早逝,要不然我勸你還是趕緊想辦法把那丫頭追到手吧。”

“操,他媽的到底是哪個腦殘列祖施的這咒,老子要是知道他墳在哪非掘了不可。”

厲老爺子:大逆不道非這臭小子無疑了,祖宗都敢罵。

厲燚:罵祖宗算什么,我狠起來自己都罵。

***

沈顏汐拿到錢的第一時間就續交了外婆醫藥費,并且還與主治醫生確定了手術日期,就定在五天后。

可她不知,她前腳剛交錢,后腳沈家就炸了。

叮叮叮。

急促的電話鈴聲如同催命般響起,她拿起一看見是爸爸沈仲良,直接滑開。

驟的里面傳出男人低沉怒遏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