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厲少太野?嬌軟小妻狠狠拿捏 > 第2章 這這這?簡直不忍直視

第一個上前勾引厲燚的女人:“厲少,你好帥啊,人家……”

砰,著裝清涼的女人被厲燚一腳踹開,頓的她姿態狼狽往角落縮,為什么會縮,那是因為厲燚踢中的是她剛整形不久的胸上,所以現在那里變了形。

而這一幕自然是被其它十幾個女孩看到,紛紛捂嘴失笑。

第二個上前勾引厲燚的女人:“厲少,人家還是雛,你一會能不能溫柔點啊!”

這個女人顯然比剛剛那個不停挺胸脯的女人聰明多了,她擅于攻心的一直朝厲燚拋媚眼,那極致曖昧的眼神更是幾乎能拉出絲。

只是,在她手剛要摸到厲燚結實硬朗的胸膛時。

只聽咔嗒一聲,接著是女人凄厲的慘叫聲,“啊,我的手,我的手。”

眾人:“……”

驀的厲老爺子不淡定了,“你個臭小子,瞧不上人家拂了就是,怎么還一身戾氣傷人?”

厲燚勾唇嗤道,“怕什么?厲家又不缺這點醫藥費。”

“你……”厲老爺子簡直快被眼前這混世不羈的臭小子氣死,深深吸了口氣吐出,他看向有些膽顫不敢近厲燚面前的一排女人,咬牙,“你們繼續上,我今日還就不信沒人能拿下這小子。”

于是第三個女人狀著膽子向厲燚靠近,這個女人顯然是個風雪場上高手,因為她走到厲燚面前時突然蹲下伸出舌尖從他褲子一路往上舔。

那欲念奢靡的樣子看得厲老爺子都不禁老臉一紅,暗想現在的女孩還真玩得開,這這這?簡直不忍直視。

當然和厲老爺子如出一轍臉紅的人還有沈顏汐,雖然她是個成年人,也大致知道成年男女之間那點事,但這么露骨直白的她還是第一次見。

最重要那女人舔著舔著就朝厲燚那地方……

天哪,她都不敢去看了,緊緊抿住唇,她一張染著紅霞的小臉就差沒低垂到遁地消失。

花,玩得真的好花,花得她都沒臉看,感覺看了會長針眼。

偏偏這時厲燚邪痞不羈的壞壞聲音還響起,“嘴功不錯。”

厲老爺子:臥槽,這小子喜歡這樣的?看來有戲,不過這樣的女人進厲家,特么的他怎么跟厲家列祖列宗交待啊!真是造孽。

沈顏汐:好變態,好惡心。

女人聽到厲燚夸她,嘴功更加了得一路往上,并且她傲然的胸脯還徑直大膽往厲燚遒勁結實的腿上蹭。

在她以為,厲燚的夸贊無疑就是默許了她接下來所有動作,于是她逐漸越發肆意大膽。

靈動的舌一路緩緩往上,連帶那雙魅人心惑的眸子這會也如同鉤子一般,牢牢鉤住了某人魂魄。

而就在眾人以為她成功要親上厲燚菲薄的唇時。

“唔。”

女人的嘴突然被一只高腳杯口撐開,狼狽又難堪,再然后她還來不及發出聲音,只見厲燚抬腳就將她狠狠踹離了自己面前。

驟的嘩啦一聲,玻璃杯在女人嘴里被震裂,隨后是她嘴角被劃破的尖銳叫聲,“啊!”

然而人為財死,沒人來得及恐慌和同情地上那個嘴角被劃傷的女人,緊接著又一個身姿妖嬈的女人往厲燚面前湊了去。

這個女人也甚是大膽,只是她的大膽不同于之前那些被厲燚甩開的,那就是在即將要靠近到他面前時,她突然魅惑眾生將自己身上衣服撕拉一聲……

頓的里面雪白春光乍現在厲燚視線下,被璀璨燈光一照更是瑩潤嫩白的令人呼吸急促,耳根發燙。

沈顏汐站的位置恰好是面反光鏡前,所以女人此時撕開衣服面對厲燚的春光場景盡數涌進她眼底。

莫名她臉頰紅得如只蝦子慌忙避開,緊張垂在身側的雙手更是無處安放。

天哪,這些女人……

厲老爺子這會同樣被震嚇得太陽穴突突跳,他也著實沒想到這些女人會一個比一個大膽,大膽到他個七十多歲的老頭在場,她們也這般……

“還看老厲?不怕長針眼?”

厲燚側臉睨向厲老爺子姹紫嫣紅的臉,玩味低笑出聲。

骨節分明的手指夾著煙的動作,更是讓他整個人看起來越發桀驁不馴。

特別是再配上他另只把玩打火機動作的手,這男人渾身上下都散發著一股痞壞狂野的性感。

迷得場上多數女人都眸子瀲滟,神色癡迷,心跳怦亂。

天哪,又痞又帥的男人誰拒絕得了?關鍵這痞帥的男人還是津城最大財閥厲氏集團繼承人。

“你你你,你個臭小子。”厲老爺子被他氣得話都結巴,再掀眸看了眼那衣服敞開背對他的姑娘,他張嘴剛要再說什么。

誰知在厲燚薄唇上的香煙,突的就快如閃電一般燃在了女人欲碰他下巴的那只纖纖玉手掌心上。

剎的女人尖銳啊叫,身體更是抖如篩糠戰栗了起來。

掌心本來就嬌嫩,這會被明明滅滅的星火一燙更是脆弱致命,何況厲燚還俊臉陰沉沉按著她那只手使勁燃碾,足以想象女人此時痛苦成了什么樣。

“厲,厲少饒命。”女人啪嗒啪嗒掉著眼淚期艾求饒,一張失了血色的小臉這會更是慘白如夜深出沒的女鬼,看得人膽顫心驚。

沈顏汐沒見過這么殘暴的場面,嚇得雙腿克制不住打抖,但一想到外婆一百萬的手術費,她突然眼里染過抹緊張的狡黠。

那就是趁虛而入親上這男人,這樣外婆的手術費……

動作快過思維,在沈顏汐見厲燚警惕松懈時,她猛的抬步就朝他面前撲,她知道,這或許是她得到一百萬的唯一機會。

因為幾個女人接二連三的敗下陣來讓她明白,若是想得到這一百萬必須出其不意,否則別說錢,只怕她的下場會和那些女人一樣,傷的傷,殘的殘。

畢竟這男人實在太狠,狠到全身上下沒有半點憐香惜玉的影子。

然而就在沈顏汐以為自己計策要成功時,誰知她巴掌大的小臉突然被一只寬厚大掌緊緊扼住。

再接著是男人如撒旦般冷厲的聲音響斥在耳畔,“想趁虛而入?你倒是有幾分腦子,不過你猜,接下來你的下場會如何,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