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厲少太野?嬌軟小妻狠狠拿捏 > 第1章 就這姿色也想讓我收心,你玩我呢?

帝尊夜總會,天字號包廂外面。

身材窈窕的十五個年輕性感美女站成一排,個個裝容精致,嫵媚風情,身姿綽綽。

沈顏汐混在其中指尖捏緊,呼吸微顫,幾乎垂至腳尖的巴掌小臉更是惶恐中又帶著緊張失措。

二十分鐘前,在洗手間偷偷為外婆手術費愁眉不展的她,聽到了一個嗲聲嗲氣的女人和一個男人的對話。

當時她差點驚嚇得魂都沒了,暗想這兩人可真是會玩,明明夜總會那么多房間,卻愣是玩到了女洗手間來。

摒著呼吸,她正要悄咪咪離開時,卻聽……

“小妖精,你不會真想去賺那外快吧?別怪我沒提醒你啊,厲燚可不是什么簡單貨色。”

“你這話什么意思?”是女人嗲嗲的聲音。

男人嗤笑,隨后可能是掐了一把女人某部位,惹得她嬌嗔一怒,“討厭啦死鬼。”

沈顏汐聽得面紅耳赤,搭在門把上的小手更是戰兢的一動都不敢動,生怕會發出什么聲音被隔壁人聽到。

“厲燚出了名的玩得花是真,但據我所知,整個津城還沒一個女人能近得了他身,就更別說吻他,所以那一百萬,呵,你怕是賺不到的。”

“沒試試怎么知道呢,何況我的身材相貌有哪個男人不動心的?不過林少,你這是吃醋了嗎?既然吃醋了,那你就娶了人家好不好。”

“嘶……”

女人話落定然是以牙還牙掐了男人某處,使得他一陣低沉粗啞的聲音響起。

再接著便是一陣不堪入耳的聲音,不過混著那陣不堪入耳的聲音沈顏汐終于聽清楚了她們對話。

原來是津城財閥厲老爺為了讓放浪形骸的厲燚收心結婚,特意找了十五個美女勾引他,并還揚言誰能親到他就給誰一百萬,當然要是能被厲燚瞧上獎勵是一百萬的十倍。

剎那間沈顏汐聽完那番話就動了心思,不是她貪財,而是外婆那里已經等不起,雖說這里賣酒一個月工資也不低,可比起百萬手術費不過九牛一毛。

“丫頭?”

第三聲渾厚的聲音突的把沈顏汐思緒拉回,驟的她緊張惶恐,一張只足巴掌大的小臉如同驚慌失措的小鹿看向厲老爺子,顫聲道,“您,您叫我?”

厲老爺子點了點頭,隨后看向她過于嚴謹的一身職業裝,“其它丫頭個個都穿著清涼性感,你倒是別俱一格,不過我那孫子應該不會喜歡這種干練成熟的裝扮。”

老爺子說完直搖頭,心里腹誹,真是可惜了這丫頭一張清麗出塵的臉蛋,唉,要不是時間來不及,他還真想通融下讓她去換身衣服過來。

畢竟說真的,這十多個女孩當中他就覺得這丫頭順眼漂亮,最重要是她身上有種干凈純粹的氣息,令人舒服。

不像其它的,個個濃妝艷抹,香水嗆人,還有身上那吊帶裙和超短褲,哎呦喂,要不是為了那不聽話的逆孫子,他真沒眼看。

“算了算了,走吧,我帶你們進去。”

言畢老爺子直接推開包廂門,而那雙手搭在后背的動作和凌厲步伐更是氣場強大磅礴。

哼,那小子喜歡玩是嗎,那他就陪他好好玩,他還就不信在最后這點時日還治不了他了。

包廂里。

厚重的門剛被打開,里面便一陣奢靡的煙霧涌來,沈顏汐被猝不及防一嗆發出低低咳嗽聲,不過好在里面放著的DJ音樂和酒杯砰撞聲將她聲音掩蓋了。

“老厲,你這是鬧哪出?”

低沉不羈的聲音從前面C位上傳出,透著幾分意味不明的調侃和痞壞。

倏的清一色站成一排的女人都直直朝那看了去,只可惜包廂燈光有些暗,她們看不太清楚那男人長什么樣。

而厲老爺子像是秒懂她們心思,徑直走到開關地方咔嗒一聲將包廂大燈打開。

頓的里面光線爍亮,璀璨奪目。

“臥槽厲少,你有福了。”

厲燚旁邊一公子哥看到前面一排著裝清涼的美女,瞬間眼珠子都快掉地上驚道。

那貪婪的視線更是毫不遮掩往女人那些又挺的胸脯和又細的筆直長腿看去,滿臉色欲。

另一公子哥,“可不是厲少,看來厲老為了讓你結婚下血本了,瞧瞧這些美女,嘖嘖,老子二弟都叫囂了啊。”

厲燚聞言勾唇朝男人鼓鼓的二弟邪佞掃了眼,“瞧你那沒出息的樣。”

隨后又舔了下后槽牙看向厲老爺子,俊臉邪痞,“玩這么大?”

厲老爺子冷哼,“不玩大點你小子會收心嗎?我告訴你,今晚我非得把你那顆浪子之心給拴回來。”

老爺子氣得眉眼呼呼,慍怒看著C座上一臉豐神俊朗卻渾身不羈桀驁的男人,他只覺得腦瓜子嗡嗡的疼。

他就不明白了,他厲家怎么出了個這么放蕩不羈的玩意,真是白瞎了他那張英俊絕倫的臉。

“哦?就憑這群豆芽菜?”厲燚滿臉不羈淡笑,棱角分明的眉眼一一掃過前面整齊站著的各種絕艷美女,他唇角勾勒起抹痞壞的嗤笑。

“豆芽菜?”厲老爺子被他氣得火氣蹭蹭往天靈該冒,但想著自己今晚目的,他又強壓下怒意對他身邊那一群狐朋狗友渾厚道,“你們一個個還愣著干什么?想親自觀摩這小子造小人?也不怕長斗雞眼?”

驅人的意思簡直不要太明顯,驀的圍在厲燚身邊的公子哥紛紛起身離開。

沒辦法,雖說厲老爺子現在隱退在家休身養性,但威嚴還在,只要他一句話,他們哪家公司都別想安生,所以只有走為上策。

沒一會。

原本喧嘩嘈雜的包廂陷入了安靜,厲老爺子和厲燚目光在空中凌厲交匯,發出滋滋的火花聲,誰也沒有退步,那冰冷凜冽的眸光就像是恨不得要把對方活拆了一般。

“哪找的這些歪瓜裂棗?就這姿色也想讓我收心,老厲,你玩我呢?”

啪嗒,厲燚說完直接抽出根煙桀驁點燃,那一身反骨的肆意邪痞樣子可把厲老爺子氣得不輕。

驟的他渾厚的聲音沖清一色女孩吩附,“一個一個給我上,誰要是今天有能耐勾到這小子魂,老爺子我再給她加一百萬。”

哼,如此清涼性感的丫頭一個接著一個攻,他就不信這小子沒反應,除非他那玩意陽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