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林凡葉惜免費閱讀 > 第2607章 夏峮帶來的消息

特別是林凡異于常人,穿著一條褲衩后太讓人心悸了。
隱鳳也是面露尷尬。
主人這是故意的吧?
癖好?
林凡尷尬的坐下,扯過一條毯子蓋著一點:“剛洗澡,等等要睡覺,就懶得穿了。而且去到海邊大家都那么穿,我這沒啥!”
我看你就是有癖好!
夏峮悄悄的白了林凡一眼,上前就在他對面坐下。
見狀,隱鳳不由蹙了蹙眉。
林凡說道:“夏峮跟我算是合作關系,不是從屬,讓她坐吧。”
隱鳳眼中這才散去了兩分凌厲。
見林凡給自己尊重的態度,夏峮心里很受用:“凡少,看來真的是一個值得信任的人,沒有把我當成你的從屬。”
“至于來見你也不是膽子大,是我就住在云頂別墅區內,夏家名下的一棟別墅中。”
“因為在這里可以更好的監視你,查探你!”
點了點頭,林凡問道:“夏辛就是讓你來試探一下我此行用意?”
夏峮回道:“是的,他擔心是你察覺了什么,讓我過來證實一下。你是真受到了江海王府的邀請,還是發現了他和異族的勾結。”
“另外就是必要的時候,讓我接應那批人進來,確保不出意外!”
林凡恩了聲道:“那你打算怎么回復他?并且讓他不會對你起疑?”
夏峮回應:“所以我今晚才冒險來找你,看你要我怎么回復?”
對夏峮這種識趣,林凡還是很滿意的。
說道:“那你等明天一早就回復夏辛,就說根據你的查探,我這次來江海八成是沒有問題的,就是受到了江海王府的邀請。”
“因為我明天要去武盟,去寧家,晚上還要跟我堂姑和一個姐姐吃飯。”
“并且已經預定了后天一早的高鐵回帝都過年。”
“然后帝都那邊你查到,我邀請了很多人一起過年,都表明我后天一定會回去!”
夏峮認真聽后問道:“確定沒問題?”
林凡意味深長的回答:“問題當然會存在。所以我不是讓你跟他說,我來江海是八成沒問題的嗎?這不是還有兩成可能是有問題的?”
聽到這夏峮明白了。
林凡這是要在保證她不被懷疑的基礎上,去混淆夏辛和那些異族之人的認知。
“另外那群異族之人的信息我探查到了。”
聞言,林凡坐直了一些:“多少人?”
夏峮回道:“只有十個人,隨著夏家回航的免檢貨輪入境。但因為你突然來了江海的關系,本該今天夜間抵達碼頭的貨船停在了海域線外!”
林凡泡上茶水,給自己和夏峮都倒了一杯。
“確定就十個人?”
夏峮肯定回答:“貨船接應是我親自安排,其中有我的親信,可以確定混入貨船的老外就是十個人!”
確定如此,林凡眼中閃過凝光:“看來這十個人都不簡單啊!”
轉而問道:“目前停在海域線的哪個位置?”
“內灘四號碼頭直線八十海里!”
林凡點了點頭:“這個信息很重要,辛苦你了!”
而后又聊了一些事情,林凡招呼隱鳳:“悄悄送她回去,不要被任何人看到。”
“是!”
隱鳳應道一聲,帶著夏峮就好像剛才來的時候一般從窗戶悄悄的離去。
暗中保護林凡的禁宮強者察覺到了,但沒有理會。
林凡在她走后再次走到窗戶邊,面向黑夜道:“清夢,你知道內灘四號碼頭的方位嗎?”
沒有了其他人,周清夢下床走了過來。
看了看后指著右前方道:“沒錯的話,內灘四號碼頭應該是在那個方向。怎么了?”
林凡隨口回道:“沒什么,只是覺得夏家挺大膽的,竟然用免檢貨船把人偷偷運進來。”
“所以你這次來江海是為了什么可以說了吧?”
剛才在旁邊聽了下,周清夢就知道林凡不是單純來江海的了。
林凡回道:“有些人要殺我,又恐生變故,于是就找了夏家合作,通過夏家的渠道潛入,甚至要前往帝都。準備在大年夜把我干掉!”
“但一年到頭的,怎么能讓他們破壞了過節的氣氛?”
所以林凡來江海就是要把危險提前扼殺,安穩的過個好年。
周清夢恍然點頭。
卻也有疑問:“那你為什么不現在動手,直接把他們扼殺在海域線外?剛才夏峮不是已經告訴你方位了嗎?”
林凡搖搖頭道:“我也這樣設想過,可最后夏峮跟我說了貨船的情況后,我打消了這個想法。”
因為那艘貨輪裝載了價值數百億的貨品,不止是夏家的。
還有幾百個船員。
這要是在海域上攔截狙殺,那艘貨船必定是保不住的了。
林凡不想平添無意義的損失和死亡。
周清夢擔憂道:“可讓他們進來后不是更難控了嗎?”
林凡笑了笑:“如果不知道他們存在的情況下,那么的確是一件不可控的事情。但知道了他們的存在后,這就是一件可控的事情。”
“那你打算……”
周清夢想問林凡打算怎么做。
但話到嘴邊的時候忍住了,她知道自己不能問的太多:“我上個衛生間。”
待周清夢走開后,林凡雙瞳閃爍增強了瞳力,瞬息間穿透眼前的黑暗和一切,鎖定了內灘四號碼頭。
確認就是四號碼頭后,直線往前看去。
終于在茫茫海面上看到了一艘七八層樓高的貨輪停泊在那里。齊聚文學
在船體上可以看到夏家的家族標志。
林凡眉頭一挑,開始在貨輪上找尋那十個人的身影。
終于,在貨輪底部一個裝修奢華的房間內,林凡看到了十個人。
有男有女,有看似老年的人,也有看似中年的人。
有身穿黑袍的,也有身穿中世紀鎧甲的人。
“巫師,騎士……有點意思啊!”
嘀咕一句,林凡鎖定了其中更特別的一個人。
一個看起來四十多歲,身材魁梧,金發披肩的男人。
心頭微微一震:“這……過分了吧?這還是人嗎?還算是一個人嗎?”
觀察了一會,林凡散去瞳力拿起手機,撥出了一個電話:“來的人可能超出了之前的預料,加碼!”
遠在海域線外的貨輪上。
十大神祇之一,西方太陽王的首徒杰拉德似有感覺般睜開眼睛。
閃過一抹野獸獨有的兇光。
以及一些疑惑。
為什么我感覺到了注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