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獵天爭鋒 > 第2164章 前往高辰星區
    商夏顯然不可能真的要在亂星海的邊緣和星河之間往返十余次,花費五六年的時間。

    亂星海的邊緣地帶,商夏一邊感應著北斗大日星辰,并汲取著星辰精華,將之煉化之后融入到丹田本源當中來彌補消耗的北斗源氣,一邊則在思忖著該如何縮短浣洗星辰紗的時間。

    目前來說,加快每一次浣洗星辰紗的速度,并不能夠為他節省太多的源氣。

    真正能夠提升效率還得要從兩方面著手,其一便是要盡快完善在星河之中汲取并煉化星辰精華的手段,若是能夠掌控時空異力自然是更好。

    這樣便能夠在浣洗星辰紗的過程當中加快自身源氣的恢復,從而能夠堅持更長的時間。

    其二則是要借助四方碑!

    其實按照商夏以往的習慣,四方碑當中始終都會積蓄一部分額外的本源之氣,在緊要關頭以備不時之需。

    事實上之前在星河之中的時候,商夏就有過考慮是否動用四方碑中積蓄的部分本源之氣,用以煉化為北斗源氣,從而能夠在星河之中堅持更長時間。

    只不過因為事先情況不熟悉,以至于四方碑中積蓄的本源之氣的量并不算特別大,再加上商夏生性謹慎的緣故,因此并未直接動用這部分本源之氣。

    不過現在嘛,商夏自然是需要想辦法盡可能多地令四方碑汲取并積蓄本源之氣。

    但現在又有一個問題,那便是此時身處亂星海邊緣地帶的商夏,從哪里汲取足量的本源之氣?

    難道要再返回一次元界廢墟,又或者是前往目前八大星區當中商夏最后沒有去過的高辰星區禁地塔林囈語之地?

    便在商夏一時間有些難以決斷的時候,體內原本正在搬運源氣的“七星七截定靈功”突然間若有所感一般忽地出現了一瞬間的紊亂。

    盡管這種紊亂持續的時間極其短暫,且在商夏雄渾的本源面前根本沒有造成任何危害,但還是引起了商夏的警覺,并很快便被他鎖定了紊亂發生的源頭。

    商夏的北斗大日星辰再次被移動了!

    商夏于亂星海邊緣汲取北斗大日星辰精華的速度頓時受到了影響。

    “星主?”

    商夏冷哼一聲:“他倒是很會挑選時機,很顯然是發現了那片區域星辰精華的異常流失!”

    商夏潛心感應,北斗大日星辰,包括幾顆輔星在內,這一次至少有三顆出現了偏移,其中更是有一顆大日星辰的光亮被大幅削弱,要么是被遮蔽了光亮,要么就是星辰本體受損。

    當初與星主那番爭斗,商夏雖然暴露了所謂“本命星辰”,實則只是暴露了“命星”所在的那片虛空。

    至于“那片虛空”看似被定位,可實際上在那里存在的大日星辰也足有成百上千顆,想要從中準確地定位七顆北斗大日星辰并不容易,更何況除去這七顆大日星辰之外,商夏尚有三顆不起眼的輔星環繞在側。

    商夏明白北斗大日星辰遲早都會暴露,但被一一定位總也會有個先后之分。

    星主固然已經算到商夏所謂的“命星”不止一顆,但究竟有多少顆還需要他繼續一一甄別。

    而即便是對方將七顆大日星辰一一找出,商夏也還有三顆輔星可以繼續借助。

    只要七顆大日星辰外加三顆輔星當中尚有一顆未被找出,那么商夏便依舊能夠借助星辰得以汲取星辰精華之便利。

    不過星主的手段也的確犀利,這么短的時間內已經在那片虛空當中找出了四顆北斗大日星辰。

    只是這四顆大日星辰有的只是被星主偏移,而有的直接被削弱了星辰自身的光熱,但卻并沒有一顆被真正的摧毀,使得商夏也摸不準對方的真實意圖何在。

    但有一點,但凡商夏每一次引動北斗大日星辰汲取星辰精華進行補充,那么便會增加一分余下的大日星辰暴露的風險。

    可以商夏目前所面臨的形勢而言,他卻又不得不這么做。

    “就看是你先將我所有的北斗星辰盡數找出來,還是我先完成星辰紗的浣洗了!”

    這一次,商夏不僅僅只是恢復體內北斗源氣的損耗,還在盡可能驅使四方碑汲取并儲備更多的源氣。

    但這還不夠,遠遠不夠!

    北斗星辰精華可以被他隔空汲取用以回復體內北斗源氣,那是因為商夏所練就的北斗星源本源本就在本質上包含著一部分北斗星辰本源精華,但這卻并不意味著北斗星辰精華便能夠當做本源之氣來用。

    而四方碑本體卻是從來只認位面世界的天地本源的,而且如今更是只認元界天地本源,哪怕僅僅只是用作儲備!

    “難道當真要先前往高辰星區一行?”

    商夏心中再次升起了這個念頭。

    他不是沒有想過就近前往某座天域世界,強行闖入對方的 對方的核心元界當中做一回盜匪。

    只是目下四方碑推演八卦境進階配方所需的八種不同星海世界本源之氣尚缺了最后一種。

    前往高辰星區的塔林禁地,既可以收集最后一份星海外域本源之氣,又能夠儲備更多的本源之氣在四方碑之中以供他所使用,如此也可算得上是一舉兩得。

    唯獨可能就是在危險程度上遠遠勝過強闖一座天域世界。

    哦,可能還有另外一點,那就是高辰星區距離他此時所處的虛空方位可能更遠一些!

    商夏也僅僅只是稍作權衡便已經明確了接下來的行動方向。

    待得體內北斗源氣恢復的七七八八之后,當即重返亂星海,并遵照觀星引當中元秋原早已為他規劃好的虛空路線,一路向著高辰星區而去。

    商夏這一次行動其實是與他事先規劃好的行動方案相悖的,但星辰紗浣洗的困難程度遠遠超出了他的預想,使得他不得不暫時改變行動方案。

    但這卻也給星主留出了更多找出北斗大日星辰的時間。

    就在商夏趕到高辰星區附近虛空的時候,他已經感應到又有一顆北斗大日星辰已經被改換了方位。

    如今商夏的七顆北斗大日星辰已經被對方找出了五顆,只剩下最后兩顆以及三顆輔星存在。

    商夏隔空引動星辰汲取精華的速度自然大受影響。

    原本商夏以為在過去趕往高辰星區的一段時間當中,只要他少用或者干脆不去引動這些星辰汲取星辰精華的話,那么星主想要準確的定位剩下的幾顆星辰就會變得困難。

    然而他顯然是小瞧了星主和他手下那些擁有著觀天派正統觀星術傳承的觀星師的能耐。

    “看樣子這一趟高辰星區,是不來也得來了!”

    商夏苦笑一聲,身處虛空之中隔空眺望著遠處的高辰星區。

    一座星區何其龐大,自然不可能一目了然。

    而商夏此時身處高辰星區之外,心中卻是回憶著關于高辰星區的一應消息情報。

    這些消息都是元豐天域在各大星海坊市,無雙盜,以及各支星舟商隊,通過各個渠道所收集來的情報進行匯總之后得到的。

    盡管這些匯總之后的消息難免滯后,但卻能夠讓商夏從總體上對高辰星區有一個相對清晰的認知。

    “從已經收集到的情報來看,這高辰星區似乎總也讓人感覺有些古怪啊!”

    商夏低聲嘟囔了一句,而后便再次隱匿了身形氣機,向著高辰星區當中飛遁而去。

    而當他進入高辰星區一段時間之后,那種古怪的氛圍便很快讓他感受到了。

    “沿途已經至少遠遠眺望到了三座天域世界,然而途中卻不曾遇到過一艘巡視虛空的星舟!”

    商夏搖了搖頭,這顯然是不正常。

    星區雖然廣闊,每一座天域世界之間相隔可能億萬里之遙,甚至途中尚有空間斷層、洪流,隕石帶、星云漩渦之類的危險存在,但必要的巡視還是會存在的。

    特別對于一座完整的天域世界而言,外圍的巡視往往也是保障天域世界體系安全的重要組成部分。

    便以元豐天域為例,早在天域世界體系尚未建立之前,通幽學院便已經聯合各大宗門勢力展開了外圍虛空巡視。

    之后隨著天域世界體系建立以及元豐天域的不斷壯大,外圍巡視的星舟船隊規模越來越龐大,參與巡視的武者修為越來越高,巡視的頻率也越來越頻繁。

    但高辰星區各大天域世界所展現出來的情形卻明顯有違常理。

    好不容易克制住了前往沿途的天域世界當中一探究竟的沖動,商夏的目的地直至塔林禁地。

    塔林禁地既非是如荒原禁地那般的浮空洲陸,也非是如元界廢墟、星云禁區那般獨立的空間之地,與東辰星區因為兩大星海世界碰撞形成的虛空流河也不相同,它本質上更像是存在于虛空當中的一片隕石帶。

    只不過這一片隕石帶看上去極其特殊,不僅始終矗立于固定的虛空方位,沒有如其他隕石帶那般在虛空當中漂移動蕩,而且其中每一塊隕石不論大小,都有著類似于塔狀的輪廓,且塔基和塔尖所矗立的方位始終規規整整,看上去就像是一片從虛空當中生長出來的塔林,而這也是“塔林”這個名稱的由來。

    盡管事先已經對于塔林有所了解,但當商夏真正趕到此地的時候,望著眼前那一大片整整齊齊,于虛空之中矗立的一座座隕石塔,心下還是難免震撼莫名。

    “這當真不是人為?”

    商夏在這個時候也不免升起了與情報當中第一次見到塔林之地的人一般的心緒。

    這個問題其實在過去數百上千年的時間當中,已經不知道有多少武者親自驗證過,然而結果永遠都是無法證明這片塔林之地乃是人為形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