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冷面前夫對我窮追不舍 > 第914章 恢復能力
張森聽到聲音,火速沖進書房,就看到宋沐晨趴在地上,手撐著地,試圖站起來。
俊臉扭曲。
“宋先生……”張森伸手想把宋沐晨扶起來。
宋沐晨卻暴躁的推開他的手:“別碰我,我自己來,我可以!”
張森只能收回手,蹲在地上,默默的為宋沐晨打氣。
宋沐晨的兩條腿完全使不上勁兒,像面條一樣,只能靠雙手。
他抓住輪椅的扶手,用盡全力,想爬上座椅。
身體剛剛離地,又摔了下去。
一次又一次,摔倒又爬起來,摔倒又爬起來。
終于,他憑借自己的努力,終于成功爬上了輪椅。
坐在輪椅上,滿頭大汗。
臉上卻有了笑容。
“呼,我就知道我可以。”宋沐晨很驕傲。
張森連連點頭:“宋先生,你真的很厲害,佩服你的意志力。”
宋沐晨笑了笑,沒說話。
他其實想讓張夢涵夸夸他。
啟動輪椅,出了書房,到主臥門口,宋沐晨糾結了好久,還是轉動輪椅走了。
他能想象出張夢涵的反應。
還是不要拿自己的熱臉去貼她的冷屁股了。
她根本不在乎他能不能站起來,自己爬上輪椅,也不是什么值得慶賀的事。
宋沐晨回到書房,盯著電腦屏幕發呆。
張夢涵房間里的水喝完了,去客廳拿水。
張森看到她,破天荒的和她說了一句話:“今天先生自己坐上輪椅了,他努力了很久,終于成功了,先生很厲害。”
張森知道宋沐晨和張夢涵在鬧別扭。
明明宋沐晨很想和張夢涵分享自己的喜悅,可又不敢敲響主臥室的房門。
在門外徘徊。
張森就幫宋沐晨說了。
讓張夢涵知道。
張夢涵不懂張森為什么突然和自己說這個。
她淡淡的“哦”了一聲,就拿了水進房間。
坐在電腦前,繼續寫小說。
她的小說修修改改,終于要上推薦了,這幾天她緊張死了。
就怕第一本書撲穿地心。
哪怕一天有十幾二十塊錢,她也要繼續寫。
張夢涵又把前面已經寫好的章節又看了一遍,才繼續寫后面的。
寫完兩千字,她突然想起張森和她說的話。
是什么意思呢?
難道宋沐晨的身體好轉了?
可以自己坐上輪椅。
他好轉就好轉吧,和她沒關系。
宋沐晨在次臥練習了很久,終于可以熟練的從輪椅到床上,再從床上到輪椅。
自己就可以,不用旁人幫忙。
入夜,宋沐晨再一次進入主臥。
當著張夢涵的面,用看似輕松的姿勢從輪椅到了床上。
張夢涵瞥了他一眼,什么話也沒說,翻身背對著他。
她的反應無異于一盆冷水,澆了他一個透心涼。
宋沐晨抿抿唇,故作輕松的說:“夢涵,我是不是進步了很多?”
“嗯。”張夢涵閉著眼,悶悶的應了一聲。
他確實進步了很多。
不過,和她又有什么關系呢?
她現在只關心自己明天的推薦情況。
宋沐晨知道張夢涵不想搭理自己,也識趣的不再說話。
翌日,宋沐晨雙手撐著床,緩緩坐起身。
他低頭看出一點兒不對勁兒,不敢置信的伸出手。
竟然摸到了久違的堅硬。
宋沐晨高興得大叫一聲:“啊……”
張夢涵還在睡覺,聽到他突然一聲喊,嚇了一跳。
秀眉微蹙,轉頭看他。
“有病嗎?”
“對不起,我太高興了,夢涵……我又可以了,你看,你看……”
宋沐晨竟然自己把自己的褲子往下扒拉。
讓張夢涵看仔細。
張夢涵看了不該看的東西。
只覺得晦氣。
罵了宋沐晨一句:“有病!”
“哈哈哈哈……我又可以了……哈哈哈……”宋沐晨火急火燎的找手機,給簡醫生打電話。
電話一接通,宋沐晨大笑道:“我可以了,哈哈哈……你還真有兩把刷子,哈哈哈……”
出事之后,宋沐晨還是第一次笑得這么開心。
就像他自己說的,可以接受自己殘疾,但是不能接受自己不行。
失去了男性能力,那還是男人嗎?
電話那頭的簡醫生也很高興:“看樣子雙管齊下,起了效,我下午再過去,好好給你看看。”
“好好好,你早點來,我等你。”
宋沐晨笑得合不攏嘴。
太高興了。
宋沐晨掛斷電話,伸手去拉張夢涵的胳膊:“夢涵,謝謝你。”
張夢涵不明白宋沐晨為什么要謝自己。
甩開他的手,繼續睡自己的覺。
中午,簡醫生來了。
他的面色略顯凝重。
看到他這個樣子,宋沐晨心里“咯噔”了一下。
“你不會有不好的消息告訴我吧?”
簡醫生凝眉道:“確實是不好的消息……”
“說吧,我現在的心理承受能力很強,什么不好的消息我都可以接受。”宋沐晨深吸一口氣,盡量讓自己看起來平靜。
“是這樣,你早上給我打了電話,說你好起來了,我就想看看你當時出車禍的片子,結果沒找到,卻找到了另外的東西?”
簡醫生越說臉色越難看。
“找到了什么?”宋沐晨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兒。
“你當時出車禍,其實只傷到了腿和腰,我看了急救的記錄,并不會嚴重到下肢癱瘓,失去男性能力。”
“你的意思是……”
“嗯,是在做手術的時候,你的神經被切斷,米青囊被切除,導致你下肢癱瘓,失去男性能力。”
“媽的!”
宋沐晨氣得咬牙切齒,臉色發青:“我就知道,宋清慕,一定是他,他要讓我斷子絕孫,就沒能力和他競爭了,他好狠毒,竟然這么對我。”
簡醫生嘆了口氣:“你也不要太激動,更不要失去希望,我會想辦法治好你,只是切除的精囊沒辦法了,還好你有了孩子,但是男性能力可以恢復,那方面的生活沒有問題。”
宋沐晨點點頭:“麻煩你了,我就知道,你最信得過。”
“還有以前的那些藥,你也別吃了,只吃我給你開的藥,那些藥我覺得也有問題。”
簡醫生繼續說。
“好,我已經沒吃了,只吃你給我的藥。”
宋沐晨現在只相信簡醫生。
簡醫生不會害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