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靠神豪系統暴富 > 第228章 重回祖宅
  …………

  翌日晚上

  卡尼站在衛生間,在自己的胡須處打上一層厚厚的剃須泡,然后小心翼翼的用刮胡刀一點一點的剃著胡須,所幸他的毛發并不旺盛,剃起來一點不費力,很快就完成了剃胡須這個任務。

  之后便是穿衣,打領帶,噴香水,一氣呵成。

  他今天特意按照家主的喜好打扮自己,望著衛生間鏡子里與以往截然不同的自己,他眼底浮現出復雜的情緒,許是厭惡,許是自嘲,亦或是無奈。

  良久,他斂去臉上多余的表情,盡量讓自己表現的無懈可擊。

  他慢悠悠撫平衣服上那些淺顯的褶皺,確認妥當后,他按滅了衛生間的門,路過客廳,他拿起那瓶放在桌子上的紅酒,頭也不回的轉身離去。

  駕駛著那輛家主在他成人禮特意為他挑選的車,向祖宅趕去。

  半小時后,他終于到達了那個許久不曾踏入的祖宅門口。

  不過他并未下車,只是熄火,匐在方向盤上大口喘著粗氣,臉色蒼白。

  他隱隱感覺到了牙齒在咯咯作響,他緊張地攥緊拳頭,手指尖狠狠扎向手心,卻絲毫感覺不到疼痛。

  說真的,卡尼對那個地方除了厭惡,還有恐懼。

  不為別的,就是因為那個令族人聞風喪膽的訓練營,就在祖宅的地下室里。

  那地下室是卡萊特家族的老祖宗特意為了訓練族人而建造的,地方寬敞,又銅墻鐵壁,平常有許多武裝族人巡邏,外面的人沒有許可進不去,里面的人沒有通過選拔,也休想出去,可以說戒備十分森嚴。

  當然老祖宗很有先見之明,為了防止族人破罐子破摔,引發暴亂,那里都是特別加固的,經過百年,依舊堅固,甚至可以說比外面光鮮亮麗的祖宅還要堅固幾分。

  卡尼兒時雖在里面只待過短暫的一段時間而已,但是那時他已經記事,他努力將那些痛苦的回憶從腦海中剔除,他也不多求,只求今天一天就好,只要今天晚上不再想起就好。

  可注定這一切只是徒勞罷了,那是他揮之不去的夢魘,那些痛苦的回憶他都記得清清楚楚,不敢忘,也不能忘。

  “叮鈴鈴~”

  那痛苦回憶就像一只無形的大手,死死地拉著他沉淪,他苦苦掙扎,卻怎么也無法脫身。

  而就在這時,一聲清澈的手機鈴聲在空蕩蕩的車里顯得格外震耳欲聾。

  這一聲,足夠讓他從那些回憶中脫身而出。

  他拿起放在副駕駛的手機,定睛一看來電顯示上“哈瑞”兩個大字,在黑暗的車里,顯得格外亮。

  他微微一愣,饒是對哈瑞了解頗深的他,此時也沒想明白為何這時對方會打來電話。

  不過只是猶豫了幾秒后,他果斷接起來電話,“哈瑞,什么事?我現在在祖宅門口,若是有事,怕是要等會兒才能趕過去。”

  電話那頭,沉默了片刻,就在卡尼想要再次開口詢問一遍的時候,一道帶著幾分憂慮的聲音傳來,詢問道,“就今天了?”

  這話沒頭沒尾的,卡尼卻聽明白了。

  他嘆了口氣,眼神接連閃爍了幾下,“嗯……此事不宜再拖,還是得盡快才好,你知道的,我快要沒時間了。”

  此話一出,那邊又是一陣沉默,良久,久到卡尼都想要查看對方是否已經掛掉時,那邊帶著幾絲顫音的聲音傳來,“那祝你好運……”

  而后還沒等到卡尼回話,那邊徑自掛了電話。

  卡尼簡直要被哈瑞莫名其妙的舉動氣笑了,他默默攤開手掌,看著手掌處那幾個深深的月牙痕跡,無聲地笑了,眼淚順著臉頰流下,直至砸在深色西裝上,氤濕了一小片衣料,讓那處顯得比其他地方深了些許。

  但是又有誰會在意呢?

  他用手帕擦去眼角那滴要落不落的淚水,又抬手拍了拍自己的臉頰,意圖讓自己打起精神。

  等這一切都做好,他透過手機屏幕查看自己的形象有無不妥之處,之后,他熄滅屏幕,眼底劃過一抹決絕,鎖好車,拿著那瓶從哈瑞那得來的酒徑直向祖宅走去。

  哦對了,忘了說了。

  卡萊特家族除了喜愛玉石,女眷們喜歡園藝一事也是廣為人知,甚至每年都會舉辦幾場園藝比拼,邀請一些富人圈子里的太太們來參加,評比出誰的園藝做的最好。

  當然,有比賽就有添頭,作為舉辦方,卡萊特家族的女眷們也不含糊,她們既不缺錢財又不缺玉石首飾,自然而言這項比拼結束后,參加的太太們就沒有不夸贊舉辦方大方的。

  也就因為她們喜歡,所以這祖宅門口的園藝也是她們幾人負責,通往祖宅大門的那條必經小路上,是一片修剪得當的草坪,兩側種著白玫瑰,只要居住在祖宅的人出行都要走這條路,說是為了讓人們路過時能更加放松。

  不過,卡尼對此卻有些嗤之以鼻,什么放松,他來到這兒只有沉重罷了,這些人還真是虛偽。

  不過再是不屑,此刻也不是想這些的時候。

  卡尼正了正衣冠,穿著的高檔皮鞋落在草坪上,發出“嘎吱嘎吱”的聲響。

  因為卡尼在車里耽誤了些許功夫,此刻夜色已深,饒是祖宅門口的燈光很亮,門口的站崗的守門人還是按照習慣拿著特質的手電筒順著卡尼的方向照了過來。

  看清來人,那人明顯態度好轉了不少,嘴角噙著討好的笑,搓了搓手寒暄道,“是卡尼少爺啊,您怎么有空回來?”

  卡尼眉心微蹙,端著生人勿近的威嚴,臉色一沉,厲聲反問“怎么?我會自己家還要向你知會來意不成?”

  那守門人一聽卡尼那近乎于質問的話語,頓時臉色變得煞白,忙擺手支支吾吾的解釋道,“卡尼少爺誤會了,老奴不是這個意思…您回來自是不用告知我們。

  可這是家主制定的規矩,誰來了都得問,您大人有大量,老奴就一個小嘍啰罷了,哪里敢違背家主的命令…”

  ………………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