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靠神豪系統暴富 > 第225章 皇家承諾
  ……

  “狗首?”

  顧阮聽到這,眼神晦澀難懂,暗忖道,華國這些年一直在尋找的國寶,竟然在卡萊特家族?

  她本就想要幫助卡尼,若卡萊特家族藏寶室內的狗首是真的,事成之后,她既能獲得卡尼的人情,又可以讓那狗首重歸祖國懷抱,如此也算是一舉多得了。

  她穩定心神,深邃的瞳孔幽幽的泛著波光,讓自己看上去多了點清冷之感,她厲聲道,“卡尼先生莫不是覺得你空口白牙,就能讓人相信吧?”

  卡尼先是一愣,而后掏出手機,翻了翻,將手機遞到顧阮面前,“顧總,我向上帝發誓,我沒騙您,我那次拍了照片的,就在手機里,您若不信可以看看。”

  卡尼見她沒有直截了當的拒絕,便知此時還有商量的余地,迫切的想要證明自己說得都是真的。

  他說得誠懇,但顧阮此時注意力并不在他身上。

  她接過手機,面上是一副認真查看細節的模樣,其實已經用意念呼叫小七來鑒定了。

  “小七,快幫我看看照片上的狗首是真的嗎?”

  沒辦法,她對于古董這方面的知識還是太淺薄了,事關國寶,萬一她看走了眼,那問題可就大發了。

  小七本在顧阮的識海里打盹,被她這么一吵醒,起床氣也跟著發作了,語氣中透露著慵懶,“哎,宿主大大,你干嘛不買個鑒寶技術嘛,也費不了多少積分嘞。”

  “嗯哼,該省省該花花嘛,鑒寶總歸也用不上幾次。”顧阮笑呵呵地岔開話題,說道“好了好了,快幫我看看吧,這估計就是卡尼說得籌碼了。”

  小七吐槽了幾句,起床氣也就散的差不多了,一聽手機上的東西可能是籌碼,頓時來了精神,它抻了個懶腰,將視線落在手機里的圖片上。

  “哎?竟然是狗首?這東西不是流落在外很多年了嗎?竟然在m國資本家手里?”

  小七瞪大眼睛,咂吧了下嘴巴,吐槽道,“嘖,這么多年也不見你們派來的人找回它,若是放在卡萊特家族還真就不奇怪了,m國誰不知道卡萊特家族水深啊。”

  顧阮雖然驚訝小七懂這么多,但轉念一想,小七到底是個高智商智能體。

  經過多次更新,腦子里更是不知道有多少代碼,又儲存著多少知識,知道百年前的爭端歷史似乎也沒什么令人奇怪的,若是不知道才不正常。

  顧阮略微思考了一番,隨后眉毛微微一挑,眼珠一轉說道,“小七,所以照片上的狗首是真的嘍?”

  小七舔了舔爪子上的貓,用意念回復道,“當然是真的,而且看照片,那狗首應該是被保管的很好的。”

  顧阮眼底的光略微暗了暗,一想起百年前那些侵略者丑惡的嘴臉,那么多好東西,一夜之間不是丟失就是毀壞,她就痛心。

  就算他們把東西保管得再好又如何?無論如何也改變不了他們燒殺搶掠的事實,偷盜者的身份他們一輩子也擺脫不了。

  拿來這么久,也該還回來了。

  之前她的的確確可憐那些被卡萊特家族欺凌打壓的孩童們,可如今想起那些歷史上的種種,雖然知道那些事情他們并沒有參與,他們是無辜的,遷怒于他們很不明智,但她依舊有些郁郁不平。

  同時她也意識到跟強盜談合作,無異于與虎謀皮,即便用真心檢測器檢查過卡尼和哈瑞的為人,知道他們沒有壞心思,可機器也不能確保永遠不會出錯。

  而顧阮一定要萬無一失的取回狗首才行。

  她抿了口杯中的紅酒,酒液的酸澀正好壓制住她內心的惆悵,再抬眼看向卡尼時,眼神中夾雜著一絲打量,“卡尼先生,就算照片上的東西是真的,我又如何能相信你在事成之后會將東西給我呢?”

  卡尼眸光驟然縮了一下,沉默了片刻,揉捏衣角的手終于松開,像是下定決心一般說道,“這…抱歉是我思慮不周…只要顧總答應助我,我可以先將那座玉石礦做抵押轉贈給顧總,若之后我未兌現諾言,顧總也不算太吃虧。”

  玉石礦是卡尼為數不多可以自行支配不被卡萊特家族發現異常的資產,他本就不喜歡這座玉石礦,拿它做抵押,倒也實屬正常。

  而那玉石礦價值怎么說也要上億,算起來確實不吃虧。

  不過他似乎忘記了一件事,國寶的價值怎么可能是一座玉石礦就能比擬的呢?

  更何況顧阮最不缺的就是錢,比起玉石礦,她更想要狗首罷了。

  “卡尼先生似乎天真過了頭?莫不是覺得我真的缺你這座玉石礦不成?”

  顧阮嗤笑一聲,目光閃過一絲若有似無的涼意,懶得跟他浪費口舌,索性攤開了跟他說,

  “卡尼先生,你我都是生意人,以卡尼先生如今這個地位來看,應該不會不知那狗首的價值吧?”

  卡尼眼瞅著籌碼未起作用,有些手足無措了,眸光中絲絲縷縷滿是失望,扶著桌子的指節用力到發白,整個人都透露出無力感,他嘴里小聲嘟囔著,“果然還是不行嗎?”

  “顧總,您消消氣。”哈瑞拍了拍卡尼的肩膀示做安撫,上前一步,“這樣我拿我大m皇室的信譽給卡尼作保,再許給您一個承諾,如何?”

  顧阮簡直要被他厚顏無恥的發言氣笑了,在兩人看不見的角度翻了個大大的白眼,心里暗罵倆人那她當傻子。

  “他m國的皇室承諾值幾個錢?她連價值上億的玉石礦都可以不放在眼里,會看重一個皇家信譽?更何況這個口頭承諾到時候反悔那不是輕而易舉?”

  若不是哈瑞眼里透露著真誠,她都要懷疑這家伙給自己畫大餅了。

  當然,想是這么想,這得罪人的話,說出來是不可能的。

  顧阮面露難色,但仔細一看,她那雙漆黑的眸子卻依舊不見半點波瀾,“哈瑞先生,我是個生意人,在商言商是最基本的原則,我也得為我公司的員工負責不是嗎?你這承諾……”

  ……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