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靠神豪系統暴富 > 第223章 卡尼幼年遭遇(1)
  ……

  那時,卡尼尚且年幼,還不懂看人臉色,看到血脈親人自然是想要尋求安慰的。

  誰知冒著鼻涕泡的卡尼就快要抱住父親的腿了,卻被對方推了個趔趄,本就重心不穩的他,一瞬間就撲倒在了滿是泥垢的地板上。

  小孩子身體本來就軟,那地板又硬,硌得他生疼,接觸地板的皮膚也掛了彩。

  可他沒有哭,他還不懂父親對他的不喜,還以為是父親跟他玩耍。

  只是默默的從臟兮兮的地板上站起身,又故作不在意般的拍了拍沾了泥巴水的衣物,想要將衣服拍打干凈,可是水漬早已滲進衣物的肌理里,不是拍一拍就能干凈的。

  果然,他努力了幾次都還是不行。

  卡尼不知從哪聽來的,世上無難事,只要肯放棄,所以識時務的卡尼就打算放棄了。

  彼時只是因為被族人打罵而委屈,現在又添了一條,衣物臟了。

  他想要再次投入父親的懷抱,但是抬腳跑向父親時,卻意外看到父親眼底始終透露著的那抹寒氣。

  卡尼看著這樣一對眸子,心底暗生生萌發出一種猜想。

  他的父親會不會是毒蛇轉世呢?

  否則那眸子主人怎么會用這樣一副非常冰冷的眼神看自己的親子?

  那眼神,看得卡尼在35攝氏度的高溫下硬生生打了個寒顫,之后他來不及反應竟呆愣在了原地。

  可偏偏他的小步子已經邁出去了一步,這下可好了,他是向前走也不是,往后退也不是。

  還不等卡尼叫父親,他那涼薄至極的父親只是輕描淡寫的瞥了他一眼,便徑自略過他,轉頭朝著打罵他的那個族人,一字一句地問道,“如何?還是不聽話?”

  他的眼神實在是普通,就像是看一只可以隨意處置的小狗一樣,一點也不像在看自己的血脈至親。

  “是的,家主。”

  那人顯然也想不到家主是這樣一個態度,瞥了眼愣在原地的卡尼,眼里劃過的一絲復雜情緒,似是嘲弄又似是憐憫。

  卡尼是小孩子,可他不是什么都不懂。

  更何況,卡萊特家族基因向來是不錯的,又怎么會生出蠢笨的小孩子呢?

  這種眼神看得卡尼大為惱火,但又無可奈何。

  他已經明白過來,父親不重視自己,族人又是個貫會看人眼色行事的,見到家主是如此行徑,看來以后他的日子怕是不好過了。

  果然,那家主似乎是還覺得卡尼不夠傷心難過,非要繼續在他傷口上撒鹽。

  “玉不雕不成器,既然他還是如此不聽話,那就按規矩辦事吧。”

  說罷,也不看眼淚在眼眶里打轉的卡尼,轉身就離開了。

  而那族人先神情鄭重的鞠躬目送家主離開,再看向卡尼時,那最后一點敬畏也消失不見。

  之后卡尼的日子可想而知的難過。

  可偏偏卡尼是個倔強的,即便鞭子打在身上很疼,鞭痕遍布全身,也不肯服軟。

  而族人下手又有分寸,又不敢真的要了卡尼的性命,只會讓他疼罷了。

  家主交代的任務沒完成,那族人是知道家主的為人的,也不敢隱瞞,只得趁著卡尼歇息之時懷著忐忑敲響了家主辦公室的房門。

  ………

  家主借著拿文件的空檔,瞥了眼那礙眼的族人,眼眸中滿是冰寒之意。

  許是審視之意太過明顯,那族人在觸及到他的視線之時,打了個寒顫,眼底閃現一層驚慌失措,又忙畢恭畢敬垂眸,一句話也不敢說,一副聆聽教誨的模樣。

  “什么事?”

  族人臉色瞬間變得煞白,小心斟酌著措辭,半晌才支支吾吾地說道,“家主,卡尼小少爺他…”

  奈何還沒等他說完,就被那位高高在上的家主打斷了。

  他嘖了一聲,眼神中夾雜著煩躁之色,語氣頗為不耐地說道,“怎么?還是不聽話?”

  族人先是一愣,然后低眉善目又略帶委屈地應答,“這…卡尼小少爺性格倔強,老奴也是用盡了手段了,但奈何他寧可咬碎牙齒往肚子里咽,也不肯服軟,老奴這也是沒辦法,這才找了家主您的。”

  說罷,他還像模像樣的從兜里掏出手帕,擦起眼角那根本不存在的淚水。

  然而他良好的演技并沒有引得鐵石心腸的家主側目,反而引得對方眉頭一緊,看向他的眼神帶有似有若無的涼意,語氣更加不好地質問道,“好了,我不聽這些,你若是來告狀的就趁早回去。”

  他揉了揉太陽穴,警告之意溢于言表。

  家主長得本就唬人,板起臉來更是讓人心生畏懼,族人見他這樣,本就煞白的臉又白了一度,那彎腰的身體更是顫抖不已,他懷著蒼茫的恐懼,怯生生地認錯,“是…老奴魯莽了,還請家主見諒。”

  這下那人連頭都不抬了,但即便看不到,也知道他此刻臉上一定一如往昔的掛著一貫冷漠的表情,無溫度也無情緒,很容易讓人聯想到,是個活脫脫有思想的機器罷了。

  按部就班處理事務,什么都要按族規辦事,就算是對待跟了自己多年的老人,態度也未有半點好轉。

  到了此時,他還在想著用一些小恩小惠籠絡人心,不落人口舌。

  “你既知錯,便回去好好反省,平常日子就別出來了,待你處理好事務再說其他,念在你為族里操勞的份上,這次不允追究,若再犯……”

  輕飄飄一句話,決定了那族人今后在族里的命運。

  但即便如此,那不懂這些彎彎繞繞的族人也是感激家主手下留情的,畢竟按照族規,惹了家主不悅,是可以隨意處置的。

  他神色鄭重地躬身行了一禮表示感謝,“謝家主開恩。”

  家主嗯了一聲,冷聲道,“若非重要之事稟報,無需再來。”

  此話一出,那族人就算再蠢,也明白這是在趕人了。

  他也不敢多留,只說了句告退就離開了。

  等他退出辦公室后,便頭也不回的快步向休息室走去,眼神環顧四周確認無人時,這才癱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等平復的差不多了,他拿出手帕顫顫巍巍地擦了擦因驚嚇而滲出的汗水。

  ……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