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靠神豪系統暴富 > 第181章 李翠蘭被抓
  ……

  李翠蘭臉皮厚得很,即便小陸警官都帶人來抓她來了,極力辯駁著自己沒去書房偷竊文件。

  “警官,我可是個安守本分的保姆,那書房顧小姐吩咐過不能踏入,也用不著打掃,我很聽話的…那書房我壓根沒去過…”

  李阿姨自以為書房沒有監控,死鴨子嘴硬就是不承認偷了文件,而顧阮早就做好了準備,懶得跟她浪費口舌,直接甩出一沓子照片。

  “李阿姨說沒踏足過書房,那這照片上的人難不成的你的孿生妹妹?竟與你長得如此相似!就跟一個模子刻出來的一樣!”

  何止是相似,那些照片正是監控錄像里面的截圖,照片清晰,一打眼就能每一張上面的主角都是李翠蘭,根本無法辯駁。

  照片很多,足足有十來張,有她賊眉鼠眼觀察書房環境的,有她貪婪摸著貴重花瓶的,有她拿手機拍文件的。

  饒是李翠蘭,看著這些照片也沒法硬著頭皮說著上面的人是旁人。

  她心虛的低下頭,嘴唇不自覺的向下撇了撇,又實在想不出該如何為自己辯駁,又怕弄巧成拙,干脆不說話了。

  趁他病要她命。

  顧阮沒打算放過她,雙手環胸,一道幽深的目光直直落在李翠蘭身上,語調冷厲,繼續說道,“李阿姨,不解釋解釋?”

  “沒什么可解釋的,我知道顧小姐不喜歡我,可我也是清清白白的人家,自從來了這里后也一直恪守本分,顧小姐斷不能因為不喜歡我就冤枉我,我說沒進去過,就是沒進去過!”

  李翠蘭臉上是一副嫉惡如仇的模樣,她急于脫身,說起話來語調變得極快,生怕說慢了就沒人信了一樣。

  但其實只要仔細觀察,就能發現她緊張的雙手都被汗水浸濕了,嘴唇也一個勁兒的哆嗦。

  顧阮見她這般油鹽不進,也不想跟李翠蘭再爭論下去,證據就擺在那里,任對方口舌如簧也無法自辯清白。

  “既然如此,李阿姨還是跟小陸警官去警局好好解釋解釋吧!”

  說罷,她跟小陸警官使了個眼色,轉身走了。

  即便是蠢笨如她,也聽得出顧阮話里的意思,無非就是讓小陸警官帶自己去警局審訊。

  她確實偷拍了文件,不著急是不可能的,更何況她本來就是個欺軟怕硬的性子,敢那么懟顧阮也不過是看著顧阮的脾氣好,不輕易發火,更不一定會處理她罷了。

  誰知她猜錯了,顧阮再好的脾氣也不是圣母,也不會原諒背叛她的人。

  見她真的毫不留情的轉身離開,先是一愣,繼而看向顧阮的眼神里帶著震驚與著急,她大聲咆哮,聲嘶力竭的喊道,“顧小姐,你別走啊,我…我真的…我真的沒偷,你要相信我啊!”

  即便她喊得聲音沙啞,顧阮依舊沒有回頭。

  ……

  經小陸警官詢問,李翠蘭偷盜已成事實,顧阮不同意私了,那雖然是份初始文件,但經過估算價值也不低,其價值足夠判刑。

  這也就是說,李翠蘭即將背著偷盜罪進大牢了。

  至于寧怡柔寧夏夏那邊。

  據寧夏夏交代,她對顧阮感觀一直不好,偶爾會在電話里跟寧怡柔吐槽顧阮,這次她本來跟往常一樣,看電影的時候又想起了當初在電影院被顧阮打臉的場景,沒忍住又跟寧怡柔吐槽。

  誰知她剛剛把話題引到顧阮身上,那邊也不等她吐槽完就不著痕跡的跟她打聽顧阮。

  寧怡柔以前都是耐心聽自己講完,然后再寬慰自己幾句,等她氣消的。

  誰知這次卻跟以往不一樣,寧怡柔不僅打聽顧阮名下財產,還非要她描述顧阮的喜好,長相,身材,細致到三圍這種私密都問了一遍。

  其他的寧夏夏還能知道一些,可這三圍她怎么可能知道,她是不喜歡顧阮,可也不是偷窺狂啊。

  她實在是不能理解自家小姑姑這是要干什么,但不了解歸不了解,小姑姑一向對她極好,她就撿著自己知道的告訴了寧怡柔。

  說完后,她本想問問寧怡柔問這個干什么,誰知還沒等她問出口,那邊直接讓她來一趟京都。

  此話一出,寧夏夏更摸不到頭腦了,即便她腦子不好使,但姑丈出事的事鬧得那么大,她怎么可能不知道?

  昨天自己父親還耳提面命,告知她小姑姑最近很忙,讓她不要在這個檔口去煩她的小姑姑。

  這才過了一個晚上,她小姑姑就喊她去京都,一時間她都不知道聽誰的了。

  她索性問現在去京都不會給她添麻煩嗎?

  對此,寧怡柔也只是一遍遍的重復有事跟她商量,她來了就知道了。

  至于旁的,寧夏夏如何追問,寧怡柔依舊閉口不言。

  權衡了一下,好奇最終戰勝了理智,她當即開始在網上買了一張今天的航班。

  當天下午,寧夏夏就到了寧怡柔的家。

  寧怡柔對寧夏夏是真的沒話說,至少在寧夏夏眼里是這樣的。

  她這剛一進門,就聞到一股飯香。

  本就饑腸轆轆的寧夏夏顧不上洗手,拿起筷子就開始狼吞虎咽,甚至還不忘贊美一下寧怡柔的手藝。

  寧怡柔也只是笑著看著她,時不時用公筷給寧夏夏夾菜,直到寧夏夏吃飽后癱在椅子上揉肚子,寧怡柔才說出了自己讓寧夏夏來京都找她的原因。

  她擠出幾滴眼淚,然后像模像樣的跟寧夏夏說起郭克恩被抓是因為華日的新總裁搞出來的,寧家和她現在聲望下降也是那總裁搞出來的。

  她吐槽顧阮吐槽的興起,期間有添油加醋,但這事確實是顧阮吩咐的,倒也不算是誣陷。

  寧夏夏看不得寧怡柔哭,上前為她遞上紙巾,然后問道,“可這和顧阮有什么關系?總不能那個新總裁就是顧阮吧?”

  她是不敢相信的,畢竟就算那顧阮在s市混得風生水起,但顧阮開得是娛樂公司,總不能她身兼數職,連金融這方面也想要分一杯羹吧?

  “怎么不會?”寧怡柔帶著哭腔,抬眸望向寧夏夏,眼神幽怨,“我打聽過了,就是她。”

  ……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