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靠神豪系統暴富 > 第169章 李阿姨的目的
  ……

  李阿姨小心翼翼地推開書房的門,然后躡手躡腳地走了進去,然后又輕輕地關上了門。

  由于她從來沒來過顧阮的書房,所以她對于這里異常的陌生,確認沒人后,原本因為緊張而緊繃的身體逐漸放松下來。

  隨后她開始打量起屋內的設施,左摸一下右摸一下,那架勢跟劉姥姥光大觀園沒什么兩樣。

  書房不大,說實話一眼就望到頭了。

  在看到顧阮用來當做擺設的那堆隨意擺放的古董花瓶后,她眸子陡然一亮。

  她上前一步拿起那素白的古董花瓶,眼中滿是貪婪之色,她不停地翻看著花瓶,嘴里還嘟囔著,“顧阮這個小丫頭還真是有錢啊,這么好的花瓶居然就這么放在這落灰。”

  話音未落,她另一只手又抓上一只花瓶,愛不釋手的摸著。

  那模樣恨不得自己有個百寶袋,能夠悄無聲息的將這些寶貝帶出四合院里一樣。

  她就這么看了好一會兒,像是突然意識到自己來書房的目的一樣,她略有不舍的將那兩個花瓶放回原位。

  在確認位置沒有放錯后,她三步兩回頭的走向顧阮那張木質的辦公桌。

  辦公桌上有著一臺款式最新的臺式電腦,因為長時間沒人操作,已經息屏了,沒有密碼打不開,李阿姨果斷將視線移開。

  可能是因為四合院沒人會違背顧阮的命令,讓顧阮認為書房很安全,所以那辦公桌上還擺放著一些沒有批閱完畢的文件。

  其中一個文件就那么大咧咧的敞開著,沒有任何保密措施。

  文件夾大都長得一樣,為了方便辨認,每個文件夾上都有著名字。

  而這個文件夾上赫然標注著“吞并計劃”幾個大字。

  至于吞并誰,眾所周知,那只能是邁榮了。

  李阿姨那雙渾濁的眼眸閃過一絲喜色,看得出來這文件就是她要找的東西了。

  那因歡喜而顫抖的手摸向衣服口袋,她做賊心虛地觀察著書房的角落,應該是在找書房的攝像頭。

  說起來大戶人家的書房向來是秘密最多的地方,為了防止秘密泄露,有攝像頭太正常不過了,故此李阿姨以為顧阮也是這樣的人。

  當然,她想的沒錯,這書房里確實有攝像頭,然而這攝像頭可不一般,這里的攝像頭可是最先進的攝像頭。

  這種攝像頭可以偽裝成各式各樣的物件,幾乎已經到了可以以假亂真的地步,就算貼連觀察也很難發現這是個攝像頭。

  當初計劃開始實施時,唐文杰等人按照顧阮的吩咐盯梢的盯梢,盯監控的盯監控,就這么有條不紊的進行著。

  前面也說了,他們擔心李阿姨在做飯時做手腳,開始頻繁的幫她洗菜打下手,這也就導致了李阿姨做飯時,廚房里總有那么幾個人,她根本沒機會下手。

  對此李阿姨臉上并沒有什么異常,反而樂在其中,有事沒事就直視幾人幫他。

  就這么近距離觀察了幾天后,顧阮終于下了個定論,李阿姨來這的目的不是給她投毒的。

  至于李阿姨這段時間有什么異常嗎,那還真有。

  顧阮發現,李阿姨總是將視線落在書房那邊,而且有事沒事也會找理由進入書房。

  有時是切了水果,有時是給顧阮續茶水。

  不過因為有著唐文杰在書房外把守,她每次有備而來都被唐文杰以顧阮不喜歡辦公時被打擾這個理由拒絕了她想進書房的請求。

  哪怕李阿姨苦口婆心地說著自己送完東西就出來,不會打擾顧阮,唐文杰也沒有同意。

  一開始李阿姨這個行為顧阮還沒太在意,但是次數多了,就引起了顧阮的注意了。

  她腦子轉的飛快,想到李阿姨可能是想到書房尋找什么東西,要不然她一個傭人為什么會對書房感興趣呢?

  想明白的顧阮,從網上果斷下單了幾個攝像頭,趁著李阿姨做飯的功夫,看著說明書安裝在了書房的隱秘角落。

  在安裝完監控后的當天下午。

  可能是李阿姨那個神秘雇主等不及了,也可能是李阿姨等不及收尾款的緣故,李阿姨有些心急了,一計不成又生一計。

  她干脆在摸清顧阮的作息后支開了唐文杰他們,讓這個四合院如今只剩下李阿姨和熟睡的顧阮。

  她想趁著這個時間,一鼓作氣完成那邊的任務,這樣她也可以盡快收到尾款回家享福去。

  雖然她對姜舒韓等人的討好很是受用,但是她現在身份到底還是個傭人,可尾款到賬那可就不同了,那筆錢足夠她揮霍好一陣子了。

  她還在那做著春秋大夢,殊不知被她支走的人,此刻正在顧阮的房間內通過辦公桌上的一個塑料擺件形狀的攝像頭盯著李阿姨的一舉一動。

  ……

  果然,李阿姨掃視一圈后并沒有發現正對著她的攝像頭。

  她暗自給自己做了個心里建設,然后從兜里掏出了一部手機。

  那部手機有些舊了,是好幾年的款式了,許是內存不夠,用起來有些卡。

  她擦了擦頭上不知是因為緊張還是興奮的而出現的薄汗。

  嘴里小聲抱怨著,“哎呀,這個破手機怎么一到關鍵時候就卡,等我有錢了準保換了你。”

  卡了幾秒后,拿手機恢復了正常的運行,李阿姨明顯松了一口氣。

  估摸著她也知道多留一會兒多一點危險的道理,打算速戰速決。

  她快速對著文件拍照,一頁一頁,哪怕再著急也沒落下一張。

  雖然她不知道文件上到底寫的什么東西,但在她眼里這東西可都是錢,少拍一張萬一漏了什么重要的信息,那筆尾款肯定要大打折扣的。

  等拍完后,她將手機放回兜里,然后又謹慎的將文件恢復原樣,這才按照來時的模樣悄聲離開。

  等她出了書房,看著空空的走廊,這才松了口氣。

  若說做了虧心事不心虛那是不可能的,但是心虛不心虛又怎么抵得過金錢的誘惑呢?

  等心情平復的差不多了,她拍了拍胸脯,然后徑直向自己的房間走去。

  ……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