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靠神豪系統暴富 > 第160章 寧鑄的嫌疑
  ……

  說實話,她如今脾氣算不上太好,這已經好幾天了,朱警官還是沒有撬開陳寶男的嘴。

  得虧顧阮不是個疑神疑鬼的性子,要不然她指不定都要懷疑幕后黑手有沒有收買朱警官了。

  否則陳寶男真的有這個魄力在警方一遍遍的審訊下堅持住不說?

  可其實顧阮知道,朱警官不是這樣的人,從他那眼下的烏青就能看出,他真的已經盡力了。

  朱警官也理解顧阮此刻的心情,推開一間休息室的門,確定屋內沒有外人后,索性也沒有再賣關子,一五一十地將他查到的信息告知了顧阮。

  “顧總,我們查到陳寶男的母親就在今天一早被人送到了一家私人醫院治病。”

  “是誰?”

  “名叫程琛,我們查了程琛的人際關系,發現他是寧鑄的助理。”朱警官將一個文件遞給顧阮,沒等顧阮發問,開口繼續說道,“而且,我們調查了那個私人醫院的負責人,發現負責人是跟寧家也有關系,她是寧鑄的一個遠房表妹,名叫方茜希。”

  顧阮翻開文件,上面有著程琛和方茜希的照片以及履歷。

  她簡單的看了看,抬眸望向朱警官,用著無比肯定的語氣說道,“這場車禍的指使人與寧家有關。”

  朱警官驚訝于顧阮的敏銳,不過他很快回神,贊賞地點了點頭稱贊道,“顧總聰明,我們懷疑這件事與寧家有關,我們已經對寧家展開了調查,相信很快就能水落石出了。”

  事情有了進展是好事,但顧阮總是覺得這件事不會這么容易就查清楚。

  她不是不信任朱警官,而是總覺得那個幕后黑手肯定會在他們查出來是誰之前,再搞出些事情來,以此轉移他們的視線。

  只不過,現在還沒有發生,顧阮也不好妄下定論,萬一她說錯了,說是干擾警方辦案也不為過。

  想到如今朱警官帶來的消息不管怎么說確實算得上是個好消息了,她眼色略微緩和了一下,微微一笑說道,“那就辛苦朱警官了。”

  “不辛苦,這都是我們應該做的。”朱警官謙虛地擺了擺手拒絕這樣的恭維,隨后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樣,臉上帶著擔憂的神色,他叮囑道,“顧總這段時間可要注意安全。”

  其實朱警官的擔心并不多余,畢竟這事的始作俑者若真的是寧家,按照寧家那瘋批的性格,說不定在知道事情敗露后會狗急跳墻,傷及到顧阮的安危。

  顧阮接下了朱警官的關心,鄭重其事地保證道,“嗯,朱警官只需要追查嫌疑人就行,我這邊不會給你拖后腿的。”

  但其實話是這么說,但事在人為,他們誰也不能保證接下來顧阮是絕對安全的。

  寧家雖在京都算不上什么權貴,可寧怡柔到底嫁到京都多年,多多少少有些根基在。

  就算郭克恩倒了,可邁榮如今還在,一些人如今還在觀望著,并沒有徹底的與邁榮劃清界限。

  說白了,總結起來就一句話,寧怡柔現在還有一些可以用的人。

  若她真的破釜沉舟,指不定真能做出什么瘋狂的事情來。

  ……

  顧阮又和朱警官閑聊了幾句,直到朱警官的同事來找,顧阮這才轉身離開。

  許是事情有了眉目,回去的路上車里的氣氛可算不那么低沉了。

  就連一向很少在工作期間說話的唐文杰如今也罕見地開了口,“老板,您之前不是說幕后黑手是寧怡柔嗎?怎么現在證據全部指向寧鑄了?”

  因著出事之時和剛剛談事情唐文杰都在場,所以他算是保鏢里面了解最多的人了。

  他一邊打著方向盤,一邊用余光望向顧阮,似乎很期待她的回答。

  程琛是寧鑄的助理,私人醫院的實際負責人是方茜希,她是寧鑄的遠房表妹。

  這么說來確實證據全部指向了寧鑄。

  顧阮挑了挑眉,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反問道,“唐隊啊,你不覺得這證據來的太輕松了嗎?”

  輕松?確實太輕松了。

  按理來說,陳寶男作為一個小市民,是一個很好的切入點。

  可事實就是陳寶男直到進了警局還閉口不言,一點也不配合警方的調查。

  他不配合不要緊,調查了幾天下來,竟也沒從他的身邊查出任何蛛絲馬跡,這太不正常了。

  誰都知道,哪怕對方在小心,若是真的存在必定會留下痕跡。

  可如今除了陳寶男母親住的醫院外,竟調查不出別的信息了,不得不說,這個指使他開車撞顧阮的人十分的謹慎。

  顧阮幾乎可以篤定,陳寶男并不知曉那個雇傭自己撞人的真實身份。

  否則他不會面對著警方一遍遍的詢問,依舊能做到讓警方找不著蛛絲馬跡。

  這事或許有寧鑄的摻和,但幕后主使絕對不是他。

  畢竟關于他的消息實在是暴露的太快了。

  更何況,若真是他的話,怎么也不該真的用自己身邊的人來做這些事,這一但暴露一個,順藤摸瓜查到他身上簡直不要太容易。

  寧鑄不應該蠢到這個地步的,否則寧氏早就被競爭對手瓜分的一干二凈了。

  但是不得不說,現在寧鑄的嫌疑的確是最大的,否則警方也不會去調查他了。

  還沒等唐文杰接話,這邊姜舒韓眼眸陡然一亮插話道,“所以老板,這事不是寧鑄做的嘍?”

  顧阮點了點頭,送給他一個孺子可教也的眼神,“顯而易見。”

  姜舒韓聞言仰天長嘆,“成年人的世界太復雜了。”

  坐在他旁邊的周遠衍,有些無語地朝他翻了個白眼,吐槽道,“姜舒韓你這么一驚一乍的干什么,再說了,我記得你也是個成年人吧。”

  姜舒韓歪理一大堆,理不直氣也壯,掐著腰反駁道,“哎哎哎,衍弟弟,我今年才二十二,嚴格意義上來說只能算是個剛剛步入社會的年輕人你懂不懂。”

  周遠衍嘴角抽搐,面對姜舒韓無賴般的話術很不給面子的回懟他,“是是是,你不是成年人,你這副模樣要是成年人,那可真是給成年人這個群體丟臉。”

  “隨便你這么說…”

  ……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