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靠神豪系統暴富 > 第113章 十天半個月
  ……..

  宋言秋和李朝陽也跟著一起整理著文件。

  不過他們也沒整理多少,就被各自的秘書搶去了工作。

  于是,秘書們在埋頭整理,幾人站著也沒事,干脆低聲交談起于華日公司的事務。

  幾分鐘后,秘書也收拾好了。

  鐘赫山笑了笑說道,“葉總,那我們這就走了?”

  葉初回頭,她猛得想起自己好像還沒有說怎么處理沈星逸背刺一事。

  她眼中戾氣一閃而過,略微沉默了片刻后,嘴角勾起一個絕美的弧度,她說,“對了,鐘總,還有一件事忘了說了。”

  鐘赫山微微欠身,滿臉堆笑,畢恭畢敬地說道,“葉總您還有什么事,直說就是,我肯定幫您辦的妥妥當當。”

  葉初看著明顯比之前態度更好的鐘赫山,眼底閃過一絲詫異,她心里嘀咕著,“雖說一開始他看到他自己時,也很熱情,但也沒到如今這副近乎諂媚的態度,這個變得太快了吧?”

  不過,她看得出,鐘赫山并不是那種唯利是圖的人,她腦子轉的快,只瞬間就想通了鐘赫山態度轉變的緣由。

  她估摸著鐘赫山是想到自己如今算得上是他的上司了,能留下還要靠自己,所以才態度轉變的如此之快的。

  “鐘總那么拘謹干什么。”葉初朝鐘赫山勾唇一笑,頓了頓繼續說道,“其實我叫住鐘總,是想起華日似乎并沒有追究沈星逸的行為?”

  “嗯…葉總是這樣的…咱們華日這段時間一直都在忙著穩定公司內部的情況,所以…”

  鐘赫山余光瞥了眼葉初,沒看出個所以然來,才硬著頭皮繼續開口解釋道,“葉總,所以我們就沒…”

  還沒等鐘赫山說完,葉初眼眸中迸射出明顯的惱意,她怒氣沖沖地拍了下桌子,皺著眉打斷了他的話,“所以,你們還沒有處理這件事?”

  “咳咳,葉總,其實我們也不是沒處理,只是這個‘邁榮’雖說和華日一直以來都是敵對關系,但是其實他們的實力是在我們華日之上的,更何況他們那邊背景可不小,所以我們想處理也無能為力啊,現在沈星逸在‘邁榮’任職,‘邁榮’肯定會保他的。”

  宋言秋以為她初來乍到,還不了解京都的局勢分布,所以他小心地斟酌了一下用詞,這才耐心的跟葉初解釋道。

  李朝陽也跟著附和道,“是啊,葉總,這個‘邁榮’經常仗著有人撐腰給咱們公司添麻煩,以前咱們實力雖然比不上‘邁榮’,但是好歹也是骨頭硬的,每次都跟‘邁榮’斗得你來我往的,本以為他會有所收斂,沒想到他居然…哎。”

  說到傷心事,李朝陽嘆了口氣,一拍大腿,坐在辦公椅上撇過頭不說話了。

  宋言秋拍了拍李朝陽的肩膀無聲地安慰著他。

  而鐘赫山眉心微低,略帶愁容地插了句話,試圖熄滅葉初的怒火,“葉總,您現在也清楚我們公司的情況,若是您不來,我們公司或許明天就得因為資金周轉不開而宣布破產了,實在是和‘邁榮’斗不起了。”

  話音剛落,葉初打量著辦公室中低迷的幾人。

  她先是思索片刻,隨后嘆了口氣,推了下架在鼻梁處的金絲眼鏡,鄭重其事地說道,“不管以前如何,既然老板派我來了咱們華日,那么公司的資金問題我會如實和老板溝通,若是不出意外,想必很快運轉資金就會匯入公司的賬目中。”

  “那太好了。”鐘赫山一改之前低迷地情緒,他笑得滿臉褶子,一臉期待地望向葉初,迫不及待地嘟囔著,“葉總,那很快是多快啊,您也知道咱們公司的情況…我怕等個十天半個月的,那時候可就晚了…”

  其他兩人雖然沒說話,但他們眼神中寫滿了期待。

  葉初雖然理解幾人焦急的緣由,畢竟是自己一手帶大的公司嘛,出了問題自然是想要盡快補救的。

  但是她嘴上依舊沒有透露出風聲,她好笑地搖了搖頭跟幾人打起官腔說道,“現在還不能給你們準信,得等到我跟老板洽談好了才能告訴你們。”

  “哎,葉總,您這就沒意思了啊,您現在可是咱們華日的總裁啊,您可不能瞞著我們啊。”

  李曉陽見資金問題解決了,也放下了心里的大石頭,嘴皮子一下子又閑不住了,眉開眼笑地跟葉初開起了玩笑。

  葉初朝李朝陽翻了個白眼,隨后繼續說道,“少來,我只是掛名總裁,過些時日老板忙完可就來了,到時候李總你可別亂說話,要是老板聽了這話,說不定我就要丟了飯碗的。”

  “顧總要來?什么時候啊?”鐘赫山聞言眼底劃過一絲喜色,他搓了搓手,好奇地問著。

  葉初微微一愣,臨行之前,顧阮并沒有跟她提過認識鐘赫山,那為什么鐘赫山聽說顧阮要來會這么激動?

  想到這點,她看向鐘赫山的眼神中不禁多了幾分打量,她試探地問道,“鐘總問這個干什么?你有事?”

  雖說不管是資料還是她見到鐘赫山之后的印象,都是忠厚老實且善良本分的人,但是事關顧阮,那就由不得她不謹慎了。

  不是還有一句話是說知人知面不知心嘛,誰不知道他是不是善于偽裝呢?

  鐘赫山是個人精,也猜出葉初的用意。

  “還不是想見見我們一擲千金的顧總嘛,她實在是太豪氣了,所以想認識一下。”他嘴角掛上一抹略顯無奈地笑容,話鋒一轉,隨即繼續說道,“咱們顧總這么闊綽,想必顧總肯定是位年輕有為的有志青年,對于做生意肯定是具有獨到的眼光,

  所以就想著說不定到時候也能跟著顧總取取經,彌補下自身的不足。”

  說實話,鐘赫山的話有理有據,挑不出毛病,不過她現在也不能定下結論確保鐘赫山這個人沒問題,只能繼續觀察著。

  于是乎,葉初聳了聳肩膀,裝作無所謂地模樣,其實余光正偷偷瞥向了鐘赫山,暗中觀察著他,看他有沒有暴露意圖的小動作。

  ……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