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靠神豪系統暴富 > 第66章 你的榮幸
  ……

  “你…你要干什么!我警告你不要亂來啊!殺人可是違法的?”那女人聲音顫抖,似乎很害怕的樣子。

  顧阮不冷不熱地嘲諷道,“原來張萍萍張女士知道殺人犯法啊?”

  “你…你怎么認識我?”張萍萍想要回頭看看劫持自己的真兇。

  “別亂動,誤傷了張女士可就不好了。往里走!”顧阮將匕首用力按在張萍萍脖子上,威脅著。

  “好,我走!你拿穩一點啊!”她連聲音都帶著顫抖。

  一直到走到倉庫里,顧阮才收了匕首。

  “張女士很不乖,讓你三天給我答復,可這就是張女士給我的答復嗎?”

  張萍萍猛的回頭,“你!顧阮果然是你!”

  “你雇傭理清事務所的殺手來綁架我,怎么見到我在這還這么驚訝?”顧阮笑了笑明知故問道。

  “我……”

  顧阮打斷她繼續說道,“因為你覺得我此時應該被綁在地上暈著,等著你來殺是嗎?”

  “顧總您這是什么意思?我聽不懂。”

  張萍萍眼神漂浮,甚至不敢與她對視,心虛的表現,一看張萍萍就是在撒謊。

  “聽不懂嗎?那張女士不是約我在伊人閣見面嗎?你能解釋一下你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嗎?”顧阮冷冷道。

  張萍萍盯著顧阮沒有說話,眼神里都是怨懟和嫉妒。

  “哈,看來張女士還真是不見棺材不落淚呢。”

  張萍萍終究是沒抵住壓力說“我……是我又怎么樣!憑什么我在嘉悅就要對著那些股東點頭哈腰,你就可以趾高氣揚地發號施令!憑什么你長得比我好看!你個小丫頭片子憑什么威脅我!還想要我丈夫手中的股份,你簡直是在做夢!”

  張萍萍被顧阮揭穿,索性也不裝了,她發瘋一般指著顧阮一頓亂吼。

  顧阮聽明白了,她雇兇殺人無非就是她的嫉妒心在作祟罷了。

  “所以你就要殺我滅口嘍。”

  “哼!你能死在我手上是你的榮幸!”張萍萍揚起下巴刻薄地說。

  狗屁榮幸,她以為她是皇帝啊?若不是為了拖延時間,誰愛跟張萍萍說話誰說。顧阮無語地翻了個白,懶得再去理會這個瘋女人。

  顧阮看了眼表,差不多了。

  她用手帕將匕首包住,仔仔細細地將匕首擦了一遍,確認沒有留下自己的指紋后,將它塞回到蔣老大腰間的匕首套里。

  此時,張萍萍也看到了躺在地上的倆人,她不屑地說道,“嘖,真是沒想到啊,號稱無往而不利的理清事務所也有失手的時候。就這,還敢要價這么貴。”

  顧阮一邊解小胖和蔣老大綁住手腳的繩子一邊嗤笑道,”事無絕對嘛。看你連人都敢殺,這種事以前沒少干吧?今天不也翻車了嗎?”

  顧阮嘲諷完張萍萍,拍了拍手,站起身。

  這時,門口傳來了警笛聲。

  ……

  聽著警笛聲,張萍萍不敢置信地看著顧阮道,“你報警了?這里離市區有四十分鐘路程,怎么會來得這么快?你早就知道我會來對不對!!你就是故意的!”

  “我起先確實不知道你會來。”顧阮指了指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蔣老大繼續說道,“喏,但是他不小心說漏嘴了。”

  張萍萍看著蔣老大憤憤道,”呸!成事不足,敗事有余的蠢貨。”

  “張萍萍啊,其實呢,若是你同意我之前的提議,我會以你高于市場一倍的價格購買你手上的股份,讓你不至于竹籃打水一場空。

  誰知道你卻想雇兇殺了我,你是覺得我脾氣很好嗎?”顧阮惋惜地開了口。

  “說得好聽,多出一倍的價格你舍得?我才不信你呢!”張萍萍猛的從兜里掏出一把折疊刀,就要刺向顧阮。

  “把刀放下!”

  一群警察沖進屋內,看到拿刀行兇的張萍萍,端槍警告道。

  張萍萍被一群手持槍支的警察們包圍住,她身體往后退了退,環顧四周,此時平安倉庫就像一個巨大的牢籠,將她困住,這里除了門口竟然沒有一處可以供她逃生的路,此時此刻她也明白自己無路可逃。

  她渾身害怕得發抖,扔掉手里的匕首,放棄了反抗。

  這時離他最近的兩個警察眼疾手快地將她摁在了地上,緊接著兩人十分默契地配合著為張萍萍戴上了手銬。

  直到這套流程搞完,那倆警察才把她從地上拽了起來,一左一右站在她旁邊,以免她突然暴動。

  至于小胖和蔣老大不僅綁架顧阮,甚至還想殺了顧阮,自然也是榮獲銀手鐲一對。

  倆人被戴上手銬的時候還是昏迷不醒的狀態,警察為了后續方便,只好將兩人給叫醒了。

  被叫醒的兩人都有些懵,不過蔣老大好歹還有些腦子,發現自己被戴上手銬后,就一聲不吭地坐在地上看著手腕處的手銬發呆,警察讓他站起來,搜身時,他都配合,只是不管警察是問他姓名還是年齡,他都沉默不說話。更不用說提供線索了。

  可小胖明顯是個智商不夠的,他一把抓住叫醒他的警察的手哭嚷著,“警察叔叔,我再也不敢了,嗚嗚嗚…警察叔叔,我是初犯!初犯!我就參與了綁架,我沒殺人!”

  就這樣,還沒開審,他就自爆得干干凈凈。

  不過也出現了個小插曲。

  原本這是一場嚴肅到不能再嚴肅的抓捕行動,但在場的警察多半都是和那被小胖叫叔叔的警察共事多年的同事,自然是知道那警察的真實年齡的,于是他們都帶著揶揄地目光望著他,“陳升,叔叔啊?”

  陳升一個眼神瞪過去,那些警察瞬間老實了。但他心里終究還是有些不舒服的,任誰32歲就被一個二十出頭的小伙子叫做叔叔都會不舒服吧?

  不過無論如何,眼前的事都是要處理的。

  陳升回了神,他將自己的手從小胖手里解救了出來,然后義正言辭地拍了拍他的手說道,“兄弟,你先放開我。你是不是初犯我們會調查的,你放心我們絕對不會冤枉任何一個好人,也不會放過任何一個壞人的。”

  他猶豫了一會兒,緩緩開口說道,“還有啊,兄弟我今年才32。叫叔叔不合適。你就叫我同志吧。”

  ……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