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九霄池魚 > 第三百一十三章沐川白
  事實上是徐晚想多了,這位爺說得是去看風景是真的去看風景。

  推著輪椅走在河岸邊,兩人出色的容貌頻頻讓人凝視,卻因為兩人身后的護衛望而止步。

  不少姑娘都偷偷把目光落在青年身上,注意到他癱瘓的雙腿時,眼中都流露出可惜的目光。

  那些惋惜同情的目光是那么多赤果果,徐晚以為青年會被中傷,沒想到他像是沒察覺般對徐晚指使道:“晚侍女,我想吃栗子糕,你去給我買來。”

  “好的,公子。”徐晚接過青年遞過來的錢袋,走出一段距離才發現,她適應現在的角色還真是良好。

  買來栗子糕,回到河岸邊時青年還在那等著她,他無聊的看向四周,對于他身邊嘰嘰喳喳的人視若無睹。

  徐晚疑惑的目光落在這個多出來的陌生人身上,隨即又移開了。

  走近才聽到那人對青年道:“皇兄,你就讓華陽姑娘跟我回府吧!我保證我會好好對她的。”

  “三弟,說這話前,你忘記你府中的柳絮姑娘了。”青年也就是沐川白面無表情的看著自己這個皇弟。

  “皇兄,你相信我。我是真的喜歡華陽姑娘的,對柳絮我也是一片真心。”沐風景指著天發誓道。

  “三弟,華陽現在是我的搖錢樹,你想要她總得拿出點誠意來,平白來討人這就是你的不對了。”沐川白沒得商量的樣子。

  “好皇兄,你難道要拆散我們這對有情人不成?看著我們為了對方茶不思飯不想,你忍心嗎?”沐風景痛心疾首的指責著沐川白,那痛苦的樣子,不知道的還以為沐川白怎么他了呢!

  “要人沒有,除非錢來,三弟要是繼續胡攪蠻纏,華陽的面你都別想見了。”沐川白冷冷一笑,心里卻想著對自己這個三弟他真是太仁慈了。

  不然他哪來的膽子敢對他大呼小叫,現在還敢想吃他白食,從他手里要姑娘,空手套白狼,他想屁吃呢!

  沐風景一聽不能見到心心念念的美人,臉都差點皺成苦瓜,當即討好的笑了起來。“皇兄,你別這么無情啊!不說就不說了,華陽姑娘還在等我,皇兄回見啊!”

  “哼!你就這點出息。”沐川白懶得搭理這個腦子里只有女人的三弟,見徐晚回來,當即對她招了招手讓她過去。

  這喚狗的熟悉動作,讓徐晚差點把手中的栗子糕摔到沐川白臉上。

  到底還記得自己現在扮演的角色,徐晚一臉溫順的到沐川白面前把栗子糕打開呈上。

  “太甜了,栗子糕就由晚侍女負責吃掉吧!”沐川白手都沒動一下嫌棄道。

  “???”徐晚抱著栗子糕,臉上的表情差點沒崩掉。

  不是,讓她特意去買栗子糕,結果她買回來看一眼就嫌棄得不行,他想干嘛?

  “皇兄,這位姑娘好陌生,也不介紹一下。”去而復返的沐風景搖著折扇笑得好不風流。

  那騷包的樣子,讓徐晚想起一種動物,孔雀開屏。

  “她,你不能動。”沐川白冷漠的警告道。

  “為什么?”沐風景突然覺得有意思起來。

  畫舫上那么多姑娘,不管他染指哪個,他這個二皇兄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今天,還是他第一警告他不許碰誰。

  “三弟,好奇心害死貓,不該問的別問。”沐川白摩挲著隨身攜帶的銅錢,低垂的眉眼間滿是生人勿近。

  “原來是鐵樹開花啊!早說嘛!居然如此,姑娘,我們再會。”沐風景說著,可惜的看了徐晚一眼,灑脫的轉身離開。

  只是他還沒灑脫多久,就在沐川白一個眼神下,立馬慫了。

  看著同手同腳離開的人,徐晚想笑又忍住了。

  “他很好笑嗎?”沐川白的視線就沒離開過徐晚,自然也看到她忍笑的樣子。

  谷髳</span>“沒有,只是覺得很有趣。”徐晚肯定的點頭道。

  智障兒童歡樂多,更何況還是個又慫又喜歡踩點的大兒童。

  “哼!膚淺。晚侍女過來推我回去,我的休息時間到了。”沐川白等待被伺候的大爺模樣,讓徐晚的好心情瞬間消失。

  她就不明白了,旁邊還有兩個護衛呢!

  他們哪個不比她力氣大,沐川白偏偏就要她來推輪椅,確定不是對她有意見?

  心里雖然這么想,徐晚還是上前推動著輪椅轉身回畫舫上。

  ……

  只是休息前,沐川白對徐晚吩咐道:“晚侍女,我夜里睡覺不安穩,今天你守夜。”

  “好的呢!公子。”徐晚點頭如搗蒜,抱著栗子糕的她回得要多沒誠意就沒誠意。

  沐川白見徐晚這個樣子,有心想呵斥,隨即想到自己會留下徐晚的理由,也就作罷。

  左右是個打發時間的玩意,要是和別的侍女一樣規規矩矩的,他要來何用!

  直到沐川白發出均勻的呼吸聲,徐晚才放下沒吃完的栗子糕。

  思索了一下,徐晚熄掉多余的燭火,只留一盞照明,她才退出房間去。

  跟兩個護衛打了個招呼,一路下了四層樓,來到三樓聞枳的房門口,想了想徐晚還是推門走了進去。

  小孤女的愿望是關于他的,作為任務中最主要的角色,她不能對他不聞不問。

  “你這是什么打扮?”聞枳看著推門而入的徐晚,沒有絲毫驚訝,只是對于她現在的模樣,眉宇間幾不可見到皺了一下。

  “明天晚上我就要登臺表演了。”徐晚簡潔道。

  “什么?你瘋了?我那是氣話,你怎么可以……你沒腦子的嗎?這里是什么地方,你以后還要不要嫁人了?”聞枳聞言又驚又怒,他指著徐晚,臉上盡是慌亂。

  “知道,我可以不嫁人的。”徐晚還真沒想過完成小孤女的愿望后會結婚。

  她知道,小孤女不會回來了。

  而她,心里已經被一個人占據,她也嫁不了別人了。

  不是他,她都不愿。

  “你別這么蠢行不行,你知道我是誰嗎就想這么幫我?我告訴你,我不需要你的幫助和可憐,你給我走。”聞枳忍不住對徐晚惡語相向。

  嘲諷的語氣看不起她的模樣,要是站在他面前的還是以前的小孤女,聽到這些話一定很傷心。

  “聞枳,血海深仇一個人背著很累吧!”

  “躲在這種地方你打算躲到什么時候呢?”

  “每次客人來了就點迷情香,久了也會敗露的,到時你真的要委身于那些男子嗎?”

  一個個問題猶如利劍般扎入聞枳的心中,他看著面前的女子,明明是那么熟悉,卻覺得好陌生。

  仿佛站在他面前的這個人,再也不是他熟悉的那個人了。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深秋白雪的九霄池魚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