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九霄池魚 > 第二百九十九章回華晉城
  徐晚被救回去了,可惜軍醫看過后也直搖頭,表示自己無能為力,最好的辦法也只是給她吊住一條命,再另請高明。

  木恒知道這個結果時,差點沒把軍醫殺了,好在被雪末攔了下來。

  殺不了軍醫,木恒一腔憤恨難消,身體中的藥效一除,趁著雪末不注意,自己帶著華二還有一干士兵殺上了烏衡山。

  等雪末帶人趕到的時候,就見到木恒一把紅纓槍舞得殺機四溢,凡事靠近他的匪徒們,都被他一槍斃命。

  無疑,現在的木恒殺紅了眼,他不在乎自己會不會受傷,他的眼睛里只有殺殺殺!

  紅色的晨曦照在他身上,無端的添上幾抹嗜血,他一身紅,就像是從尸山血海里爬出來的惡鬼。

  攻上山寨后,殺掉所有的匪徒,任由木恒如何翻找也不見徐誓的蹤影。

  他好像憑空消失了。

  可木恒心里很清楚,他們都是同一種人,不達目的誓不罷休。

  徐晚還在,他沒道理就這么消失了。

  總有一天,他還會出現的。

  “王夫,現在要怎么處理?”雪末看著寨子里尸橫遍地,心驚木恒的狠辣程度時,也佩服他的能力。

  這位王夫不動則已,一動驚人。

  可惜是男兒身,要是位女子,肯定也是位保家衛國的大將軍。

  “一把火燒了,雪將領,你在這里親眼看著他們被燒成灰燼。”木恒冷漠的擦著自己的紅纓槍,對于自己手中多了那么多條人命,他心里一點波動都沒有。

  “是,王夫。”雪末領命,帶領著一些人善后,恭敬的目送木恒離去。

  回到營地,木恒脫下帶血的盔甲,洗漱了一下才敢去見徐晚。

  床榻上的女子面無血色,嘴唇蒼白如紙,只有細微的呼吸聲代表她還活著。

  “妻主,匪徒已經被我剿滅了,我們馬上就回華晉。華二已經傳消息回去廣招天下名醫,你肯定能活過來的。”此時的木恒多么希望再次聽到徐晚的聲音,哪怕是一句責罵都好啊!

  可惜沒有,連那種他以為的幻聽都沒有了。

  一夜沒睡,再加上一場拼殺,血絲彌漫上木恒的眼睛。

  他的精神很疲憊,身體也很累,可他不敢休息,他怕醒來徐晚已經不在他身邊了。

  直到華二端著藥進來,他才舍得移開眼。

  “王夫,主子該喝藥了。”華二前所未有的沉默。

  主子突然成為這個樣子,她難辭其咎,身為暗衛,沒有保護好自己的主子,這是她最大的失職。

  “華二,雪將領回來沒有?”木恒接過藥碗,用湯勺試了試溫度,有點燙。

  “王夫,雪將領還沒有回來。”華二搖頭道。

  “去準備一下,我們立刻動身回華晉城,不等她了。”木恒心一橫,決斷道。

  等華二一走,他溫柔下臉上的表情,用哄孩子的語氣對昏迷的徐晚道:“王爺,這藥有點苦,我喂你喝!”

  昏迷的人根本無法吞咽,木恒只能以嘴渡之,廢了些功夫,這吊命的藥才給徐晚喂下去。

  華二準備的速度很快,幾乎是木恒剛喂好藥,她就過來稟報已經安排好了。

  “華二,你負責清掃這一路的障礙。誰敢阻攔,通通殺無赦,出了事本王夫頂著。”臨上馬車前,木恒吩咐道。

  谷</span>“華二謹遵王夫和王爺法旨。”華二視死如歸的雙手抱拳道。

  坐在馬車里,木恒將徐晚的腦袋靠在他的大腿上,手有一下沒一下的梳著她的頭發,眼睛里一片深幽之色。

  回華晉城的路上,他們走得并不太平,木恒雖然沒有出去幫忙過,但也知道這一路究竟來了多少暗殺者。

  有三王爺的人,有七皇女黨的人,還有大皇女的人,還有一批人是敵是友還待考究。

  當木恒知道這些人里面竟然有大皇女的人時,他是驚訝的。

  被女皇關禁閉的大皇女,居然派人來殺他的妻主,真是讓木恒想不明白。

  幾乎整個華晉城的人都知道,所有皇女中,就只有大皇女和四皇女的關系最要好。

  曾經最要好的的姐妹,突然暗下殺手,這其中有他不知道的隱情嗎?

  木恒不明白,可徐晚昏迷了,他也問不了當事人。

  華二這個暗衛更是一問三不知,所有的疑點都成了疑點。

  而事實就是,大皇女要殺他的妻主。

  距離華晉城還有一天的時間,暗殺的人越來越多了,華二身上的傷口就沒好過。

  可她一直記得自己的職責,她這次一定保護好王爺,哪怕是丟掉這條命。

  木恒冷漠坐在馬車里,聽著外面的廝殺聲,還有刀劍入體的聲音,人臨死前的慘叫聲。

  他看著自己懷里的人,摸了摸她冰冷的臉頰道:“妻主,你都這樣了,她們還是不想放過你,真是太討厭了。”

  回應木恒的是馬車里的沉默,馬車外的廝殺聲。

  突然,有疾風聲傳來,目標正是馬車中央的木恒。

  那是一柄箭矢,箭矢的速度很快,它的尖端處還泛著黑光,那是被抹了劇毒的顏色。

  華二在廝殺時見到這一幕,眼睛都差點裂開,她驚恐的大喊道:“王夫,主子,小心。”

  木恒在箭矢突破馬車的瞬間,一手抱著徐晚一手拿著紅纓槍滾下了馬車。

  “轟”的一聲,馬車被箭矢射得四分五裂,爆炸開來。

  木恒和徐晚雖然暫時安全了,可也徹底暴露在所有刺客的面前。

  對上那么虎視眈眈的目光,木恒笑了,他用腰帶將徐晚綁在背上。

  手中的紅纓槍對準他面前的刺客,一個突刺,一條命。

  對木恒而言,有徐晚在身邊,有紅纓槍在手,他就無所畏懼。

  華二見識過木恒的身手,可再見到時卻也只覺得自嘆不如。

  木恒一邊廝殺,一邊尋找機會接近華二,在兩人靠近一段距離后道:“華二,給我制造機會,我騎馬帶妻主離開。”

  “王夫,你這樣做太危險了。萬一前面又有刺客,你帶著王爺怎么對付他們?”華二當即搖頭。

  這個時候華二說什么都不同意木恒單獨行動,即使木恒現在是她的主子。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深秋白雪的九霄池魚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