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九霄池魚 > 第二百九十章成婚夜
  徐晚和木恒的婚禮很熱鬧,女皇帶著原主的父妃一起前來,兩個人露了個面就回宮去了。

  雖然這里女尊男卑,可拜堂的流程都差不多。

  拜了天地,拜了高堂,夫妻對拜后,新郎就被送入洞房,而作為今天主角的徐晚則被留在大廳中陪酒。

  知道自己酒量差,徐晚不敢多喝,一被喝一口,其他的酒則被她以袖掩飾,倒入了衣服中。

  整場宴席走下來,她袖子都濕透了,渾身酒味散發出來熏人的很。

  “華一,扶我回房。”徐晚踉蹌著走入后院,醉眼朦朧道。

  “主子,新房在這邊,您走錯了。”華一連忙拉著徐晚換了一個方向道。

  “呃!華一,你帶路。還有準備好熱水,我要洗洗,這一身的酒味他不喜歡的。”徐晚放棄掙扎了,她這會除了還有點理智,神智都被酒熏沒了。

  “知道了,主子,來,小心點。”華一今天也喝了不少酒,有些是替徐晚擋的,有些是和王府里的姐妹們喝的。

  一主一仆走起來都東倒西歪的,好在華一沒有徐晚醉得厲害,路還是能找到的。

  到達新房門口后,將主子送進去,華一吩咐了一個下人去備熱水,就歪歪扭扭的走了。

  徐晚懵逼的摔在地上,酒精麻痹的神經讓她緩緩捂住自己的鼻子,而后看著自己手上的血呆住了。

  她流鼻血了?

  她剛才臉先著地了?

  木恒本來規規矩矩的坐在床榻上。一聽到房間里的動靜,不由得把紅蓋頭掀開,待看到徐晚的狀況時,哭笑不得起來。

  頂著掀開一半的蓋頭,木恒走到徐晚身邊蹲下道:“王爺這樣子是喝了多少酒?”

  “……”不多,每杯一口酒,加起來就幾杯的量,但這種話能說嗎?那鐵定不能說啊!

  幾杯酒就失態成這樣,說出來真是太丟人了。

  “木恒,扶我。”掙扎著是起不來了,徐晚頂著冒血的鼻子,干脆光棍起來。

  “王爺,今天可是我的洞房花燭夜,你喝成這樣是不想碰我嗎?”木恒沒有扶徐晚,反而站起來居高臨下的問。

  “木恒,你變了。”徐晚爬起來坐好,眼冒金星的她一把抱住眼前的緋紅。

  于是,下人們抬著熱水進來的時候,就見到自家主子正抱著新郎的大腿一臉控訴。

  “愣著做什么?把水放好,都出去。”木恒可沒有被人圍觀的習慣,呵斥了一句,在下人們異樣的目光中把徐晚從地上提了起來。

  確定房間中的人都出去了,毫不客氣的他將徐晚丟入了水桶中。“王爺,能自己洗嗎?”

  “嗯!”徐晚乖巧的點頭,然后木呆呆的開始脫自己的衣服。

  一臉酡紅的女子,純真無邪的眼神,那沒有絲毫警惕的動作,讓木恒可恥的心跳加速了。

  不自然的轉身,眼前依然劃過剛才看見的景色,木恒這才驚覺,原來這個世界不只有女人好色,看到好看的女人,他也好色。

  啊!不對,他對別的女人沒興趣,只是對她一個人好色而已。

  不過今天是他和她的新婚之夜,他光明正大的看她應該沒事吧?

  尷尬著臉,木恒又轉過頭來,入目的是一片白,他紅了臉,她無知無覺的看著他。

  “我沒有干凈的衣服。”徐晚漿糊的腦袋只有這個想法。

  “我去給你找。”木恒同手同腳的轉身離開,拿到衣服的時候,他的臉色都是緋紅的。

  徐晚隨手披上衣服,越過木恒,直奔床榻而去。

  谷</span>掀開被子,躺好,蓋上,閉眼睡覺。

  所有動作快如閃電,木恒還沒回過神來,徐晚就傳來均勻的呼吸聲。

  “這就睡著了?”木恒站在床榻前,怒氣直從心底冒出來。

  他的新婚夜,他的洞房花燭,徐晚這個混蛋居然就用喝醉酒告終了。

  這讓他明天要怎么出去見人?

  新婚夜過后還保持著童貞的新郎,第二天可不得被人嘲笑死。

  “徐晚,你起來,現在還不能睡。”木恒試圖把人叫醒。

  “乖狗狗,別吵,我好困。”徐晚的夢語讓木恒表情崩裂。

  生悶氣半天,奈何有人睡得跟只死豬一樣。

  木恒氣呼呼的躺下,被子一卷,讓徐晚抱著自己的衣服睡去吧!

  ……

  第二天早上,徐晚面對木恒的黑臉不敢說話,她搜了搜鼻子,搓了搓手臂,不可避免的打了個噴嚏。

  “哈嘁!”眼淚不可控制的從眼角流了下來,卻惹來木恒的一個冷笑。

  “我錯了,木恒。”徐晚沒有底線沒有下線的認錯道。

  “王爺哪里會有錯啊!有錯的也是我,沒本事,沒有伺候好王爺。”木恒陰陽怪氣的話讓徐晚低下頭去。

  求解,新婚之夜讓新郎獨守空房該怎么辦?

  “要不我們現在圓房?”徐晚小心的建議道。

  “王爺想白日宣淫,你是想讓木恒被女皇問罪嗎?”木恒的眼刀子飛過來。徐晚覺得自己說哪句話都錯了。

  “沒有,木恒,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就想補償你,真沒別的意思。”徐晚解釋道。

  “王爺,這個點我們該進宮謝恩了。”木恒冷漠的起身,早就穿戴好的他清冷的出了房門,獨留下徐晚一臉糾結。

  想到要進宮謝恩這事,徐晚只能快速的收拾好自己,她才能讓木恒一個人去皇宮。

  昨晚上的事要是被人說出去。本來就夠讓人笑話他的了。

  要是再讓他一個人進宮謝恩,那明天華晉城肯定傳出:四王爺清平王不喜新王夫。

  到那時,木恒可就真會成為華晉茶余飯后的談資了。

  還好,徐晚急急忙忙的出門,進宮的馬車還停在王府門口。

  一上馬車,毫不意外的就見到木恒那張高冷的臉,還有那無時無刻不對她釋放的冷氣。

  知道他昨晚上欲求不滿,現在正有氣無處發,徐晚摸了摸鼻子,默默的坐遠了些。

  “王爺,我就那么讓你討厭嗎?”木恒冷冷的話讓徐晚一僵,只能向他靠過去。

  毫不意外,她一靠過去,他就坐遠些。

  徐晚抱著可憐兮兮的自己,無語凝噎,這一會這樣一會那樣的,究竟要鬧哪出啊?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深秋白雪的九霄池魚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