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九霄池魚 > 第二百七十九章她要成親了
  徐晚很安靜,諸君也很安靜,靜默的相擁,大概是他們最平和的相處。

  “晚晚,死亡之花的事我會想辦法,姓閻的我不會放過他的。”諸君的話音消落,徐晚從夢里醒來。

  坐起身觀察四周,發現不是自己的房間,而且她旁邊還躺著個人。

  借著月光,徐晚抬眸打量著這個摟住她的女子,當視線落在她脖頸處時,她目光僵住了。

  喉結?男的?

  她不是在女尊世界嗎?

  徐誓怎么有膽子打扮成一個女人靠近她?

  該說他太有想法了還是太大膽了?

  徐晚復雜的看著身邊的人,抬手將自己從他懷里解救出來,將被子塞給他,抬步下了床榻。

  臨出門前,她回頭看了睡著的徐誓一眼,想到自己剛才的夢境,徐晚就沒法淡定。

  短時間內,她不想見到徐誓。

  她怕自己會遷怒,也會控制不住傷害他。

  盡管她一遍遍的告訴自己,諸君和徐誓是兩個不同的人,可剛才夢里的一切都又在告訴,他們都是同一個人。

  因為徐誓在她身邊,所以她才會被諸君拉入夢境里。

  能做到這種程度,說明諸君的元神是清醒的,他知道徐誓身上發生的所有事,更知道她的存在。

  徐晚走后,床榻上的徐誓丟掉懷中的被子,眼睛中是一片黑暗之色。

  不過片刻,他又恢復了清明,有點疑惑的看著自己。

  待看到身邊空空如也的床榻時,他不高興了。

  徐晚走了,一聲招呼都沒跟他打,真是沒良心的女人。

  徐誓的手撫上自己的脖頸處,心中思索著徐晚到底發現沒有?

  要是發現了,她為什么沒有質問他?

  要是沒發現,那他不是還要再找機會暴露自己的身份。

  想了半天,徐誓決定明天看看徐晚會如何對他,之后再做別的打算。

  卻不想,第二天起來,徐誓卻看見王府中的下人開始掛起紅綢,她們個個都喜笑開顏,好像發生了他不知道的大好事。

  “別看了,我家主子馬上就要迎娶王夫入門,女皇陛下親自賜婚,我家主子也很滿意這門婚事。”華一不知道什么時候出現在徐誓身邊,明明沒有表情的臉在說這話時,卻無端的帶著一種不屑。

  當然,這種不屑是針對徐誓的。

  “怎么會?她要娶王夫了,她為什么不跟我說這事?”徐誓臉色有點難看,他所有的期待,所有的計劃都泡湯了。

  “娶王夫是我家主子的私事,為什么要跟你交代?”華一黑著一張臉道。

  她就差指著徐誓的鼻子說,你一個剛入住王府的陌生人,我家主子如何,還要向你請示不成。

  “徐晚在哪里,我要去找她。”徐誓也不管華一對他的態度,當務之急是找到徐晚問清楚。

  這些暗衛下人說的話,他是一個字都不信。

  “徐誓姑娘,不巧了,我家主子一早就去木府下聘禮去了,這會還沒回來呢!”華一瞥了一眼徐誓,心里幸災樂禍的同時,又嗤之以鼻。

  她家主子才不會喜歡一個女人,就算這個女人再好看都沒用。

  “木府在哪里?我去找她。”徐誓說著就要朝王府大門的方向走去。

  “徐誓姑娘,我家主子和她未來王夫在一起,你去湊什么熱鬧?我家主子交代了,你要想找她,還是等她回來再說吧!”華一攔在徐誓面前,什么意思不言而喻。

  這也是徐晚出去前交代的,不許徐誓去找她,有什么話等她回來再說。

  “徐晚,你好得很。”徐誓瞪紅了一雙眼睛,怒氣沖沖的她一掌打在華一的肩膀上。

  沒有一絲留手,直接把華一打得口吐鮮血,華一指著徐誓,滿臉的不可置信。

  “華一,你不是我的對手,你還要攔我嗎?”徐誓沒有情緒的看著華一,淡淡的問道。

  “主子交代了,她讓我告訴你,要是徐誓姑娘今天出了王府大門,以后就不要回來了。”華一確實不能強攔徐誓,可是徐晚能。

  “徐晚,你這是吃定我了,我偏要出去也偏要回來,你王府又能拿我怎么樣?”徐誓才不顧及那么多。

  他只知道,徐晚要跟別人成親了,她要娶另一個人回來做她的王夫。

  她娶了別人,那他要怎么辦?

  徐誓從來沒想過,徐晚會和別人在一起。

  從第一眼起,他就知道,他想和她在一起,相守一生。

  他的計劃里有她,卻沒想到她的人生里會有他人。

  徐誓出了王府,確實是無人敢攔他。

  華一站在王府門口,看著徐誓遠去的背影,擦掉嘴邊的血跡,吩咐門衛幾句,向木府而去。

  她得盡快去告訴主子,徐誓離開了。

  ……

  木府中。

  徐誓坐在木恒旁邊,茶水已經喝了三杯,可話卻沒說過三句。

  她的面前,是上百箱的聘禮,而木恒則是在查看這些聘禮。

  “王爺還真是深知我心,知道我喜歡金銀珠寶,就送來如此多的金銀珠寶,真是有心了。”木恒是真的開心,他一個支撐木府,家里的一切吃穿用度都得精打細算,對錢他是真的愛不釋手。

  “我別的沒有,也就只有這些黃白之物了。”徐晚感嘆道。

  原主的一生,可不是什么都沒有,除了錢就只剩錢了嗎?

  “王爺,你這是告訴我,嫁給你別的好處沒有,就錢有的是嗎?”木恒不知道什么時候站在了徐晚的面前,他笑瞇瞇的看著她,就像是看到自己最喜愛的物件。

  “你也可以這么理解。”徐晚有點不適的后退,沒辦法,木恒的臉離她太近了。

  而她因為昨晚的夢,對諸君的一切都有點抗拒。

  這種反射性的沖動,不是她能控制的。

  “王爺好像很不喜歡我?”木恒又湊近了一步。

  “沒有,本王很喜歡你。”徐晚后退道,那模樣還真是有點欲蓋明彰的味道。

  “可是,王爺你在躲我啊!”木恒站定,終是沒再多近一步。

  不是他不想,而是怕某人一不小心再后退一步,就要掉進身后的水池里了。

  “本王只是覺得你我還沒有成親,婚前應該保持點距離,不能污了你的名聲。”徐晚臉熱的解釋道。

  “王爺,這華晉也就只有你會覺得我木恒還會有名聲了。”木恒不在意的笑了笑,轉身走到椅子邊,很灑脫的坐下。

  那粗魯的樣子,要是被一般女子見到了,定是直搖頭沒有男德。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深秋白雪的九霄池魚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