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九霄池魚 > 第二百七十八章感情從來就是說不明白的
  “仙尊大人,那你想我怎么樣?愛你愛到不可自拔,失去理智任你呼來喝去嗎?”徐晚冷嘲道,眼睛里的嘲諷刺痛了諸君的心。

  “晚晚,我不是那個意思,你明明知道的。”諸君苦澀的一笑。

  “仙尊大人,你到底想如何,你想得到的不是得到了嗎?”徐晚扭過頭,不去看諸君的眼睛,她怕自己會動搖。

  “徐晚,我想得到什么你真的知道嗎?如果只是想和你一場歡愛,本尊何必煞費苦心。”諸君捏住徐晚的下巴,強迫她直視自己的眼睛。

  他也想看看,她是否是真的對他無情。

  “那么這里的東西你知道多少?”徐晚指著自己的心臟處,她不相信修為到諸君這種地步,他會不知道這朵彼岸花的厲害。

  “姓閻的說,這朵死亡之花能克制你的感情,讓你在被傷害時不至于情緒崩潰,毀滅自己。”諸君盯著徐晚心臟處的彼岸花,眸子里的光有點暗淡下來。

  “真的只是這樣嗎?”徐晚的手指一片冰涼,這種涼通過手指直接冷到心里。

  她沒想到,諸君知道這事,也是他縱容閻王爺種下的這朵彼岸花。

  諸君覺得徐晚的表情不對,像是有他不知道的事情發生了,或者是誤會了什么!

  而這件事情很重要,他今天要是不說清楚,可能就會成為他們之間的隔閡。

  諸君思索片刻才道:“晚晚,你不是天生的仙人。一個凡人要想成仙,其中的劫難均是九死一生困難重重,被背叛被傷害更是常有的事。”

  “人的本性,生來就有七情六欲,一生也被七情六欲而左右。我不想你因為那些不重要的人毀掉自己,所以我默許了姓閻的種下這朵死亡之花。”

  諸君看著那朵死亡之花,越看越覺得礙眼,想到徐晚剛才問他時的表情,諸君心里一振,干澀道:“晚晚,這朵死亡之花有什么問題嗎?”

  “它會吞噬我的感情,直至讓我成為一具傀儡。”徐晚說這話時,臉上的情緒淡淡的,那模樣說得好像不是關于她自己的事情一樣。

  “什么?成為一具傀儡!”諸君臉色驟變,手中的青筋直跳,同時周圍的空間開始不穩定起來。

  徐晚親眼見到,本來還如同仙境的夢境瞬間坍塌,成了一片無盡的黑暗。

  “晚晚,你別怕,我現在就把它拔出來,我不會讓任何人傷害你的。”黑暗中,諸君的身影有點遲鈍,他的手來到徐晚的心臟處,卻有點顫抖。

  “諸君,別傻了,這里是你的夢境啊!”徐晚這話也是在提醒諸君,他現在做的事情根本沒用。

  “我,對不起,晚晚,我沒想傷害你的。”諸君抱著徐晚,緊緊的摟住,哽咽著向她道歉。

  感受到他如同孩子般的害怕,徐晚眼中一片復雜之色,慢慢抬手,就在手要拍上諸君的背時,她放下了。

  他是諸君仙尊。

  她是眾生池中的一條池魚,即使躍出了眾生池,可本質還是一條池魚。

  她不敢去擁抱天上的明月,更不敢去想明月會為了她落下天空。

  他是徐誓時,她能開心的和他在一起,因為她知道,他只是徐誓。

  可當他是諸君時,她不能。

  他們之間最大的問題是不對等的身份。

  或者說,在諸君心里,她就沒有對等的位置。

  他口口聲聲說愛她,可他做過的事情卻從來沒尊重過她的意見,更不會詢問她的想法。

  他想給的,她就要接受。

  不管愿意還是不愿意,喜歡或者是不喜歡。

  他想做的,她只能看著,無從阻止拒絕。

  有時候徐晚真的很想讓諸君也體會她的感受,可她放棄了。

  諸君仙尊,生來倔強又高傲,他體會不了她的感受,也不會理解她的感受。

  歸根結底,終究是她太弱,沒有強大的實力,就沒有平等的話語權。

  “晚晚,你不說話,你沉默是什么意思?你始終是不肯喜歡我嗎?可你對徐誓不是這樣的,你那么喜歡他,對他那么好,好到讓我都妒忌了。”耳邊,是諸君有點神經質的話,徐晚聽后越發沉默了。

  她想起了一句話,當一個人重新輪回,身體里的內在就已經不同。

  她現在有點懂了,徐誓和諸君靈魂上是一個人,可他們之間又是有差別的。

  久久得不到回答,諸君的情緒很焦慮,本來就深處黑暗中的他周身開始黑絲繚繞。

  “晚晚,不要喜歡徐誓好不好?他就是我啊!你能喜歡他為什么不能喜歡我?”諸君困獸般的咆哮讓徐晚回神,她復雜的看著周圍的環境。

  沉默良久才道:“諸君,徐誓是徐誓,你是你,你和他不一樣。”

  “哪里不一樣,他是我,我也是他啊?”諸君是真的不明白,徐晚怎么就覺得他和徐誓不一樣。

  要說徐晚介意他強迫她的事,可上個世界中,徐誓不也做了同樣的事,她不也沒生氣嗎?

  為什么徐誓能得到她的原諒,他就不行?

  “他會尊重我,你不會。諸君,你對我只是占有欲而已,你其實并不喜歡我。”徐晚的的手不知道什么時候抵在了諸君的心臟處。

  那里平靜的心跳清晰的告訴著兩個人,它不愛。

  諸君呆住,他有徐誓的記憶,自然也知道徐晚和徐誓之間是怎么相處的。

  他很清楚,自己對徐晚的渴望,怎么可能會不愛呢?

  “晚晚,你說的都是借口,你就是想擺脫我。不可能的,你永遠都不能擺脫我。”諸君的眼睛都紅了,固執的他緊緊扣住徐晚的肩膀,那力道像是想把人揉碎,鑲嵌在自己懷中。

  “諸君,等你什么時候能做到徐誓那樣的地步,再來跟我談喜歡吧!”徐晚扯了扯嘴角,終是抬手摸上了某人的頭。

  溫暖的觸感讓諸君偏執的思維消散,徐晚的話他聽見了,卻也讓他沉默不語起來。

  他是諸君啊!怎么能如同一個普通凡人那樣,為了討一個女子的喜歡,去一次次放棄自己的底線!

  他生來就只明白,自己想要的東西自己去爭取,爭取不到的就搶過來,搶不過來也要不擇手段的占為己有。

  他以為,他喜歡她,她也會喜歡他的。

  卻原來,他的喜歡,在她看來只是占有欲。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深秋白雪的九霄池魚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