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九霄池魚 > 第二百六十三章她是他傷的源泉
  徐晚去見了她的便宜父親,對這個有血脈相連的人,她做不到那么狠心的地步。

  他雖然有心利用她,可他也是從心里愛她的,只是他高傲冷漠慣了,不善于表達。

  所以總是做一些莫名其妙卻讓她頭疼的事。

  比如和祝田兩家聯姻,比如對她的人動念頭。

  “哼!你這個不孝女,還知道來看我這個老子。”徐路州臭著一張臉指責道。

  “你派去的人被我抓到了。”徐晚直接開門見山道。

  徐路州哪里還不明白,他這個女兒是向他問罪來了。

  就為了一個男人,還是一個靠出賣色相的男人,她居然來質問他。

  徐路州覺得自己很委屈,梗著脖子道:“是我派去的人,那又怎么樣?他配不上你,也不配待在你身邊,更不值得你為他花盡心思。”

  “他是我的人,你不能動他。”徐晚冷漠著臉對這個便宜父親告知自己的態度。

  “要是我非要動呢?”徐路州也冷漠著臉表明自己的態度。

  “那我就只能送你去海島上,以后都別想回來了。”徐晚沒有表情的說完這句話,起身打算離開。

  “孽女,你為了一個身份不明的男人,居然這樣對你老子我?”徐路州指著徐晚滿臉憤怒。

  “他什么身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這個人,他是我的人。”徐晚強調這件事。

  畢竟便宜父親要是真鉆牛角尖,非要動徐誓,她這個中間人會很被動。

  她不想傷害便宜父親,可她更不想傷害到徐誓。

  天平的方向早就倒向一邊,所以她才會親自來警告自己這個便宜父親。

  “孽女啊!給老子滾,老子不想再看到你。”徐路州氣得面色通紅,捂著自己的胸口處,覺得自己遲到會被這個女兒氣出心臟病來。

  “保重身體,再見。”徐晚默了默道。

  為人子女,她知道自己不稱職。

  可關乎到徐誓,她不得不出此下策,只有強硬的表明自己的態度,便宜父親才會放棄。

  她是要和徐誓一起一輩子的,不能除掉便宜父親,那就只能一開始就掐死那些不好的苗頭。

  這樣對大家都好,即使不能好好相處,也不必鬧得你死我活。

  目送徐晚離開,徐路州知道,他的女兒是認真的。

  多可笑,他風流一生,既然生了個癡情的女兒。

  為了一個男人,親自跑來威脅他這個親生父親。

  以前,他對于徐晚能從他手中搶奪到公司,他是既憤怒又驕傲。

  現在,只剩滿心凄涼。

  游戲人生半載,最后卻成孤家寡人。

  唯一的女兒不待見他,甚至為了一個男人,清楚明白的跟他劃清界限。

  ………

  徐晚回來的時候,徐誓正坐在沙發上等她。

  一見到她,那人就幾步跑過來,緊緊抱住她,不說話,也不見任何動作。

  “怎么了?阿誓?”他比她高一個頭,徐晚伸手拍著他的背部,像是在安撫一個沒有安全感的孩子。

  “你離開了我兩小時三十八分四十七秒。”徐誓悶悶不樂道。

  聽到這句話,徐晚哭笑不得起來,偏偏小萌還出現找存在感:“主人,他說得時間分毫不差耶!”

  對于破壞氛圍的電燈泡,徐晚無視,并在心里下令讓小萌陷入休眠狀態。

  “晚晚,答應我,以后都不要離開我這么久好不好?”徐誓也覺得自己很無理取鬧,可他控制不住自己。

  只要一想到徐晚不在他身邊,徐晚會對著別人笑,對著別人說話,他就覺得心痛極了。

  “那怎么辦?我要出去賺錢才能養你啊!”徐晚努力板著自己的臉道。

  “我可以不吃那么多,也可以不用買那么多衣服。”徐誓的話讓徐晚臉上的表情差點繃不住。

  “你這腦子整天在想什么?你要是不吃飽飯,可就沒力氣爬我的床了。”這句話,是徐晚踮起腳尖在徐誓耳邊說的。

  如愿看到某人通紅的臉,還有眼中的羞澀糾結,徐晚笑了。

  懷抱中人的笑是那么晃眼,讓徐誓眼中滿是溫柔,同時也有些無奈之色。

  “阿誓,等你到了法定年齡,我們就結婚吧!”徐晚突如其來的話讓徐誓呆了呆。

  他干澀著嗓子道:“晚晚真的想和我結婚,一輩子都在一起嗎?”

  “君無戲言,我像是那種隨便開玩笑的人嗎?”徐晚裝出不高興的樣子,可眸子里的寵溺卻將她賣了個徹底。

  “晚晚,你知道嗎?這件事是我夢里才有的,沒想到有一天我會夢想成真。”徐誓傻傻的笑了。

  抱著徐晚的他像一只大狗,腦袋一直在徐晚脖子間蹭來蹭去,以此來證明自己不是做夢。

  “傻子。”徐晚溫柔的呢喃出這兩個字,眼中流露出幾分酸澀。

  他不記得她了,可是他本能的愛著她,在意著她。

  與他相比,她真的虧欠他很多。

  曾經她確實怨懟過他,也恨過,因為她知道自己抓不住他。

  而他卻偏偏一而再再而三的招惹她,讓她覺得自己就像是他無聊時的消遣品。

  讓她不敢交出自己的心,也害怕自己會因為情這種虛妄的東西受傷。

  更怕的是自己走的路會斷掉,從此再也追不上他。

  從閻王爺給她看他的記憶時,她才知道,原來他做了那么多,付出了那么多。

  可她不敢在別人面前吐露自己的心思。

  更害怕的是,她成了他的軟肋,會讓他萬劫不復。

  所以她掩藏起自己的心思,自己都把自己騙了過去。

  她不喜歡他,她恨他,也怨他。

  卻沒想到,她不只騙了她自己,也騙了他。

  她是他一切傷的源泉。

  濃烈的感情在徐晚心里激蕩,心臟處那朵盛開的彼岸花影搖曳生姿,吸取壓縮她的感情為養份。

  有一瞬間的時候,徐晚心里空蕩蕩的,情感消失,只覺得自己抱著的人好陌生,差點就把人推了出去。

  卻是理智占據了上風,她告訴自己,她不能再傷他了。

  她感受到的都是假的,她是喜歡他的。

  至于為什么是喜歡不是愛呢?

  因為喜歡沒有愛那么濃烈,也不會助長她身上的彼岸花影,讓她再次成為養料。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深秋白雪的九霄池魚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