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九霄池魚 > 第二百五十八章祝田兩家
  徐晚的離開并沒有讓徐誓的好心情消失,他收起床單將其帶回自己的房間,然后喜滋滋的藏了起來。

  “徐晚,你這個不孝女,趕緊給老子滾下來。”一樓大廳內,中年男人的暴喝聲響徹整個別墅。

  聽到這動靜,徐誓連忙跑出來,在二樓的欄桿處見到了暴喝的中年男人。

  在他厭惡的目光下,徐誓委屈的轉頭,看向自己身后的女人。

  她卻沒有搭理他,而是一臉譏諷的看向那個中年男人:“你老不在島上好好養老,怎么跑回來了?”

  “你這個不孝女,老子才走了多久,你居然就帶著這么個玩意回家,你不要臉老子還要臉呢!”徐路州指著徐誓,臉色很難看,心里更是被惡心得不行。

  他幸幸苦苦養大的白菜,居然被一只圈養的玩意拱了,真是氣煞他也。

  “他很好,我的事就不勞你費心了。”徐晚皺眉,不動聲色的將徐誓藏到她身后。

  這維護的態度,人精似的徐路州怎么會看不明白。

  他家的白菜真的看上了這么個圈養的玩意。

  “你這個不孝女,長大了翅膀硬了是吧?老子今天非要教訓教訓你不可。”徐路州四處張望,卻沒有找到趁手的東西,只能對徐晚放著狠話。

  徐晚一言難盡的看著這個便宜父親,善解人意的問道:“需要我讓康叔去找根藤條來嗎?”

  “你說呢?”徐路州狠狠瞪了自己女兒一眼,對徐誓他是一個眼神都不想給。

  黑著臉就拉著徐晚去了書房,徐晚也不反抗,乖乖跟著他走了。

  年輕時成迷酒色,年紀大了身體又不好,她得順著他點,別一不小心真把人氣死了。

  到時候她可就真的完美繼承這個便宜父親的傳統,氣死老子了。

  書房門被關上,徐誓站在外面,聽不到里面人的談話,只是偶爾能聽到徐路州的暴喝,還有徐晚涼涼的語調。

  “徐晚,祝田兩家你隨便選個都比門外的人強,你年紀還小,現在不明白父親的苦心我不怪你,可你必須和祝田兩家中的一人結婚。”這才是徐路州此次回來的目的。

  徐晚養男人他是不贊同,可更不贊同她一直可有可無的態度。

  “老頭子,你能不能別把你選女人的眼神用在給我選男人上,祝田兩家的繼承人什么德行,我不相信你不知道。”徐晚嘲諷道。

  “男人花心點沒事,只要他不把女人帶回來,當家主母也是你,你管他去哪里做了什么?”徐路州也是男人,年輕時候更是縱情酒色,對于男人的通病他表示理解。

  “既然這樣,不如老頭子你嫁過去,祝詞那個小少爺男女通吃,他長得好活也好,老爺子你嫁過去之后肯定會喜歡的。”徐晚說完,成功看到便宜父親被她氣得滿臉通紅。

  “砰”的一聲,書房里的大花瓶在徐路州的盛怒下慘烈犧牲了。

  “不孝女,你這是想要氣死我?”徐路州捂著自己的胸口,額頭上的青筋一跳一跳的,一只手指著徐晚顫抖的不像話。

  “老爺子這話說得就不對了,幾所不欲勿施于人,你都看不上他,為什么覺得你優秀的女兒我能看上?”徐晚冷漠的臉上恰到好處的表現出自己的鄙夷和不屑,表明她真的看不上祝詞那樣的衣冠禽獸。

  “就算這樣,那田徑呢?”徐路州不死心,祝田兩家必須聯姻一個,才能讓徐家更上一層樓。

  “他一沒本事,二沒膽子,行事也瞻前顧后,不堪大任。對了,他最近剛把一個女人的肚子搞大,田家知道這事后還把那個女人接回了家,我要是嫁過去可就直接給人當后媽了。老爺子,你說我要上趕著犯賤被人踩嗎?”徐晚吹了吹自己的指甲,眼中一片涼薄之色。

  見到徐路州遲疑的模樣,徐晚再接再厲道:“我知道老爺子擔心什么,放心,你擔心的事不會發生的,畢竟你女兒我可是成功把你拉下馬的人啊!”

  不說這個還好,一說這個徐路州就更來氣了。

  自己幸幸苦苦培養的一波人馬,結果到頭來那波人把他架空了,還把她的女兒扶上了他的位置,簡直是讓他嘔血。

  不行,他得趕緊離開這里,不然他怕自己真的會忍不住把這個不孝女打死的。

  郁悶得吐血三升的徐路州黑著臉打開書房的門,見到門外的人,他的臉色更黑了。

  重重的冷哼一聲,理了理自己的衣服,彈了彈上面的灰塵,他什么話都沒說。

  可有時候人不說話,一些語言動作也是很侮辱人的。

  那不屑一顧的模樣,就像徐誓是什么骯臟的東西,處在同一片空間中他都覺得臟。

  見到徐誓面色蒼白的模樣,徐路州這才滿意的離開,面上沉靜,心里卻想著怎么樣才能讓這個只靠美色博取他女兒注意的人消失不見。

  徐晚從書房出來,一眼就看到站在門口垂頭喪氣的徐誓。

  她沒說話,他通紅著眼睛道:“姐姐是不是不要我了?”

  “……”她敢想,但她不敢這么做。

  不為別的,只因眼前這個人不是正常人啊!

  平時裝可憐博同情,黑的時候誰知道他暗地里在想什么?

  妥妥的病嬌一枚。

  “姐姐,我錯了。”徐誓抓住徐晚的手,十指相扣,緊緊糾纏,就像他這個人在某事的時候。

  在那樣的目光下,徐晚呼吸一窒,敗下陣來,她對他妥協道:“徐誓,我永遠都不會不要你。”

  “就知道姐姐最喜歡我了,我也好喜歡姐姐,特別是在床上的時候。”徐誓說得眉開眼笑,完全就看不見徐晚黑下來的臉色。

  老天爺,她錯了,她不該逞一時口舌之快,現在報應來了。

  她剛把老子氣走,就有一個小的來給他報仇來了,她這是算自己給自己挖坑嗎?

  徐晚心很累,可能怎么辦,只能寵著了。

  于是,徐氏公司的人都知道了,自家年輕的董事長養了一只小奶狗。

  小奶狗顏好愛撒嬌,還很護食,一旦有人靠近徐晚,他就奶兇奶兇的。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深秋白雪的九霄池魚

  御獸師?